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果然有先见之明
    武贤仪的住处比从前又扩大一倍,宫女也多了数十人,听说儿子和未来的媳妇来了,武贤仪欢喜地迎了出来。

    果然,细心的武贤仪发现杨玉环的皮肤变黑了一点,似乎没有上次那么水灵了。

    李琇笑着解释道:“娘,这几天玉环在学着种花草呢!”

    “哎!真是傻孩子,种花草也要戴好遮阳帽,衣服也要穿密实一点,才能防止不被晒黑。”

    “娘娘,我.......”

    杨玉环不知该怎么开口。

    武贤仪笑道:“正好圣上也在,琇儿,带玉环去见见你父皇,这次北疆之行,你父皇对你赞许有加,娘也跟着沾光。”

    李琇暗吃一惊,天子居然在这里,果然被自己猜到了,幸亏做好了准备。

    杨玉环心中有点害怕,李琇轻轻牵着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众人走进内殿坐下,武贤仪笑道:“你父皇在里面做药敷,稍等一会儿就出来。”

    “娘,父皇做什么药敷?”

    “你父皇这段时间有点背痛,估计是筋脉不畅,我做了一些膏药贴,给他敷在后背上,连敷三天就会好转,今天是第二天,他已经好多了。”

    正说着,李隆基从里面缓缓走出,武贤仪连忙上前扶住他,“陛下,感觉怎么样?”

    “感觉浑身轻松多了,就像丢掉了一堆重负,就像爱妃说的,经脉就通畅了。”

    李隆基显得有些疲惫,武贤仪扶他缓缓坐下,李琇连忙上前跪下,“儿臣参见父皇!”

    李隆基笑着点点头,“昨天听高力士说你回来了,朕正好在你母亲这里敷药,没法起身,这次北庭干得不错,朕一直担心北庭会被突骑施占领,没想到你把问题解决了,着实令朕宽慰啊!”

    “儿臣没有多少经验,还是北庭将士们誓死保卫家园,是他们的功劳。”

    李隆基暗暗点头,三十八郎果然成熟了,懂得谦让,把功劳让给将士,这才是合格的主帅啊!

    “琇儿,你不是一个人进宫吧!”

    李琇连忙向杨玉环招招手,杨玉环上前跪下,低声道:“民女玉环参见陛下!”

    李隆基笑着对武贤仪道:“这就是朕未来的儿媳吗?”

    “陛下,正是她!”

    武贤仪又笑道:“玉环,不用那么含羞,抬起头来!”

    “是!”杨玉环慢慢抬起头。

    李隆基细细看了看杨玉环,心中略有些失望,武贤仪告诉他,这个儿媳十分美貌端庄,让他心中颇有希望。

    但现在看来,长得倒也不错,但在李隆基看来也就一般,还是少了点什么?

    皇宫里的美女数不胜数,杨玉环只能算中等偏上。

    比起武惠妃的神采飞扬,比起武贤仪的含蓄内媚,这个杨玉环差得远,不过只要自己儿子喜欢,那也无所谓了。

    所以说第一印象很重要,杨玉环已经在他心上刻下了一个姿色平平的印记,哪怕以后别人再夸赞,他都不会那么期待了。

    在这一点上,李琇的丑妆计大获成功。

    “玉环是东都人?”李隆基温和地问道。

    “民女是河东蒲州人,自幼在东都长大。”

    “你家族以及父祖是何人?”

    “民女的家族是弘农杨氏一支,高祖父杨汪曾是前朝的吏部尚书,父亲是河南府士曹参军事。”

    李隆基点点头,出身还不错,宦官人家,这点可以接受。

    李隆基有三十八个儿子,三十七个女儿,除了个别子女比较关心外,其他子女的婚事他都不会放在心上,毕竟精力有限。

    这种儿女的婚事更多是母亲和宗正寺来操心了。

    “朕要去御书房,你们慢慢坐,琇儿,回头你把北庭的报告给朕。”

    “儿臣已经写好,下午就可以上交,儿臣是给兵部,还是直接给父皇?”

    李隆基想了想道:“你先交给兵部吧!回头让政事堂呈给朕。”

    “儿臣遵令!”

    李隆基走了。

    这时,武贤仪对公孙小眉道:“你带玉环下去休息,顺便补一下妆。”

    武贤仪心细如发,她已经发现杨玉环不是晒黑的,而故意化妆黑的,眉眼也化妆得失去神采。

    她心里略略有些不高兴,她知道杨玉环是个老实的女孩儿,这必然是自己儿子的意思。

    杨玉环行一礼,跟随小眉下去了。

    武贤仪脸一沉,不满地问李琇道:“你为什么要让玉环那样化妆?”

    原来母亲已经看出来了,李琇苦笑一声道:“玉环国色天香,窥视她的人太多,我觉得她出门还是低调点好,尤其是皇宫这种是非之地。”

    武贤仪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你认为你父皇会做那种事?”

    李琇淡淡道:“母亲进过冷宫,有些事情应该比孩儿体会更深,孩儿也不希望出现父子反目那一天,所以还是谨慎点好。”

    武贤仪没有吭声,她很了解天子,天子极为好色,当年皇甫太妃肚子里的孩子,她就怀疑和天子有关。

    更何况玉环和琇儿还没有成亲,只是一介民女,万一真被天子看上了,会是什么后果她也无法保证。

    沉默良久,武贤仪道:“今天是玉环十五岁的生辰日,从明天开始,我会尽快替你们完婚,另外,玉环以后尽量少进宫吧!”

    “感谢母亲理解!”

    武贤仪心中暗暗叹口气,都说皇宫内没有父子情,这句话真没有错啊!

    ........

    从皇宫出来,杨玉环略略补了点脂粉,又再次显得清丽脱俗,神采飞扬,但她心情有点不太好,郁郁不乐。

    她从小到大都不说谎,这次听了爱郎的劝说,化了丑妆,结果被娘娘看出来了,让她有一种负罪感,她不该欺骗未来的婆婆。

    李琇笑道:“你不要放在心上了,我给母亲解释过了,她能理解。”

    小眉也劝道:“娘娘的脾气我很了解,她眼睛揉不得一点砂子,遇到不满的事情一定会追问到底,一定会让你当面认错,但既然她什么都没有说,其实就是默许你了,这就是她通情达理的一面了。”

    杨玉环的心情好一点了,这时,李琇笑道:“我居然不知道今天是你十五岁生日,晚上我们去京白酒楼吃饭,庆贺你的及笄之日。”

    ...........

    李琇还是第一次在京白酒楼吃饭,掌柜听说东主请客吃饭,特地把三楼最大的牡丹堂空出来。

    李琇摆了五桌酒席,上了最好的酒菜,包括三十名武士以及裴旻、钟馗等人都在座。

    李琇当然坐在主桌前,他身边是杨玉环,另一边是公孙小眉,杨玉环的旁边是杨玉珮,公孙小眉的身边是紫林枫,还有裴旻和钟馗。

    张瓶和赵壶坐在另一桌,两人酒品不太好,不敢坐在主桌。

    李琇端起酒盏起身对众人道:“今天借这个机会让大家聚一聚,一是给大家庆功,庆祝我们在北庭圆满成功,这次功劳比较大,我下午已经报给兵部了,估计要过几天才会有批复,相信各位都能升官发财。”

    众人一阵大笑,目光中十分兴奋,他们现在都是宫廷侍卫,再向上涨官职,最差也是旅帅级别了。

    至于赏赐,李琇承诺过他们,朝廷赏赐加上他个人的赏赐,保证每个人不会低于三百贯钱。

    这可以说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收入了。

    李琇又看了一眼杨玉环笑道:“今天还是我未婚妻的生辰日,所以摆下宴席,为她庆贺生日,各位,我们干了这杯酒,庆贺双喜临门!”

    “干!”

    众人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酒楼的侍女进来送菜送酒,众人满上酒,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杨玉珮喝了两杯酒,兴头十足,便探头笑问道:“琇公子,既然是给我妹妹过生辰日,那你的礼物呢?”

    “三姐!”

    杨玉环不高兴瞪了杨玉珮一眼,“今天琇郎很忙,他哪有时间?”

    杨玉珮撇撇嘴,嘟囔道:“还没有拜堂呢!这胳膊肘就开始向外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