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贼心不死
    李琇笑了笑,“我今天下午还专门去了一趟东市。”

    他取出三只精美的木盒子,放在杨玉环面前,笑眯眯道:“这是给你的两支钗子,一支白玉钗,一支金钗,一对白玉手镯,希望你能喜欢。”

    这次杨玉环走得匆忙,放手镯首饰盒忘记拿了,她手腕上没有镯子,她不好意思开口,没想到爱郎竟然心细如发,发现了她的尴尬。

    杨玉环心中感动异常,点点头,“谢谢琇郎,我非常喜欢!”

    “你还没看呢!就说喜欢了。”杨玉珮酸溜溜道。

    今天她的目光自始至终在妹妹和李琇身上,早把坐在对面的裴旻丢到九霄云外了。

    这也不怪她,她这两年一直苦苦追求裴旻,但裴旻练武意志坚定,不可能为她放弃对武学的追求,那裴旻至少十几年,甚至二十年内都不会考虑婚姻。

    为此杨玉珮变得很颓废,常常借酒浇愁,但自从她遇到李琇后,李琇的另一个优点也渐渐吸引了她,那就是有钱大方,这一点让她很喜欢。

    直到李琇和妹妹订亲,她才忽然意识到,李琇也已经闯进了她的心中。

    只是她怎么能和妹妹抢爱郎呢!她也抢不过。

    这份情意她只能埋在心中,直到她陪妹妹来长安的途中,日思夜想,夜里说了梦话,才被杨玉环知道了她的心事。

    李琇笑道:“别那么酸,也有你的!”

    李琇又取出三支木盒子,放在桌上笑道:“在场男的没有,女的都有份,小眉、玉珮和紫师姐一人一支。”

    杨玉珮欢呼一声,跳了过来,抢过一支盒子,小眉距离最近,也取了一支,紫林枫稍微犹豫一下,也还是接受了。

    杨玉珮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支做工精美的步摇金钗,用料厚实,她眼中都笑得开花了。

    杨玉珮又看了看杨玉环的金钗,脸有点拉长了,杨玉环也是一支步摇金钗,但人家是翠羽金钗步摇,还镶嵌了名贵宝石。

    比自己金步摇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这个没良心的,就知道偏心!’

    心中骂了一句,她还是喜滋滋地将金钗戴在头上。

    杨玉环小声问道:“琇郎,你没给母亲买一支?”

    “她不需要吧!”

    “她或许不需要,但如果你给她买一支,她一定很高兴,说明你把她放在心上。”

    好像有点道理哦!李琇想了想笑道:“那明天我们去东市,给她也买一支,你帮她挑,让小眉送进宫去。”

    .........

    这顿酒宴吃了一个时辰,众人才尽兴而返。

    钟馗去签了单,李琇带着杨玉环来到酒楼大门前,马车已经停好,公孙小眉先一步进了马车。

    李琇牵着杨玉环的手,正要扶她上马车,不远处忽然有人喊道:“玉环姑娘!”

    李琇一怔,回头望去,脸色立刻一沉,他身后十几步外站着一人,正是李瑁,他似乎也刚刚从酒楼里吃饭出来,带着十几名手下。

    杨玉环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他,她没有理睬,直接进了马车,杨玉珮恶狠狠瞪了李瑁一样,她也进了马车,挡住车窗。

    李瑁高声道:“玉环姑娘,你祖父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愿意给你赔礼道歉,我也愿意披麻戴孝,为他守墓!”

    为了在杨玉环争一点点好感,李瑁脸都不要了,居然要给杨玉环的祖父披麻戴孝守墓,这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杨玉珮低声骂道:“这人就是贱骨头,恶心到极点了!”

    杨玉环也点点头,“确实很恶心,他父母听到会怎么想?”

    李琇走上前,摇摇头道:“我和玉环有婚约了,父皇也已同意,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什么?”

    李瑁吃了一惊,父皇已经同意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眼中喷射出仇恨的怒火,冷冷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明天你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我很期待你身败名裂的一刻,到时候杨玉环愿不愿跟你,还不知道呢!”

    “你在说什么?”李琇眯着眼问道。

    “我在说什么你心知肚明,如果你不知道,也不要紧,明天你就知道了!”

    李瑁上了马车,一挥手,“我们走!”

    十几名骑马武士护卫着马车疾速驶去。

    裴旻走到李琇身边,低声道:“要不,卑职去他府上打探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

    李琇摇摇头,“我没有什么把柄,也没做过理亏的事情,就算他拿汪东渡的财宝做文章,我也已经给天子和摄政王说过了,其他更没有什么好怕的,不用管他!”

    李琇翻身上马,武士们也纷纷翻身上马,他一声令下,众人簇拥着马车向府宅而去。

    ..........

    次日一早,李琇没有出门,他原本打算陪同杨玉环去东市购买金簪,只是计划不如变化,一大早,东市珍宝斋的一名女管事带着一批珠宝首饰上门推销了。

    珍宝斋是长安第二大珠宝铺,仅次于粟特人开的奇宝斋,他们只是宝石的货源没有奇宝斋多,但他们各种精美首饰远远超过了奇宝斋。

    昨天李琇说漏了嘴,说他准备成婚,打算买一批首饰,珍宝斋立刻派人上门了。

    这就是要抓住优质客源,生意就是这么一点点做大的。

    丫鬟阿菊把女掌柜请到后宅展示首饰珠宝,李琇则把钟馗找来,商量一下招募丫鬟侍女一事。

    “我想招十名丫鬟,其中玉环、小眉和玉珮各招一名贴身小丫鬟,再找七名差使丫鬟,其他仆妇都足够了,就是后宅的丫鬟不足,你看看这两天能不能尽快到位?”

    钟馗想了想道:“卑职倒有一个建议,贴身丫鬟直接找卖身丫鬟,然后差使丫鬟找签约拿工钱的,殿下看这样行不行。”

    “可是可以,但怎么保证买来的丫鬟玉环都喜欢呢?”

    “卑职可以请掮客帮忙,比如大户人家破产,或者宦官人家破产,家里的卖身丫鬟都要卖掉,可以从这里面挑到一些很好的丫鬟。”

    “这样可以,但注意别把元家的丫鬟挑来,其实也无所谓。”

    “卑职会留意!”

    李琇微微一笑,“今天你回家去看看,明后天再说吧!”

    钟馗连忙道:“卑职在城内租了一间院子,我的妻儿老母目前都住在长安城内,卑职昨天已经和他们团聚了。”

    “等这次奖赏落实后,最好是买一间院子,留点家产。”

    “卑职也是这也考虑的,到时候可以买一座一亩的小宅,正好给妻儿和老母居住。”

    “你去找宅子,找到以后,差多少钱,直接告诉我。”

    “多谢殿下关心!”

    正说着,一名家丁跑来禀报,“殿下,万年县的崔县令求见!”

    李琇一怔,万年县找自己做什么?他忽然想到了昨晚李瑁说的话,难道真是自己的麻烦来了?

    “请他在客堂稍坐,我马上就来!”

    李琇对钟馗道:“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

    万年县县令崔畅坐在客堂上等候,心中有些不安。

    居然有人状告皇子强占民财,这种事情一般官府不会受理,但偏偏对方拿着相国牛仙客的批复,县衙就不得不受理了。

    可就算是真的也很难啊!总不能让皇子把强占的钱财吐出来,如果真要那样做,自己的仕途也该到头了。

    可如果不管,牛仙客一样会以枉法之罪罢免自己。

    所以崔畅不知该怎么才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时,中庭院内传来脚步声,李琇和钟馗一前一后走进了客堂。

    崔畅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卑职万年县令崔畅参见殿下!”

    “崔县令不必多礼,请坐!”

    两人分宾主落座,钟馗坐在下首。

    李琇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崔县令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