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抓住漏洞
    入夜,世子李琎从郊外庄园回来,马车进了春明门,在数百侍卫的保护下,向兴庆宫方向行去。

    李琎这段时间着实有些疲惫,父亲不断压任务给他,明显有让他继位的意思,他也知道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必须要静养,很多朝务上的事情都不能再过问。

    也只能自己扛起来,可有些事情李琎也觉得自己难以处理,还是自己能力不足的原因。

    马车忽然停住了,前面传来一阵轻微骚乱,李琎拉开车帘问道:“前面怎么回事?”

    侍卫迟疑一下道:“似乎.....有人射箭!”

    李琎吓了一跳,“有刺客吗?”

    “好像又不太对!”

    不多时,一名侍卫跑上来禀报道:“启禀世子,有人射了一封信箭到队伍里。”

    “信呢?”

    侍卫呈上一封信,李琎接过信打开,里面只有一句话:

    ‘牛仙客暗中和李瑁往来!’

    李琎前后翻看,只有这句无头无尾的话。

    他一时不解这句话的含义。

    ........

    李成器躺在床榻上,听完儿子的汇报,他眼睛慢慢睁开一条缝。

    “你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李琎有点惶恐道:“孩儿看了两遍,确实一头雾水。”

    “珣儿,你说呢?”李成器又问旁边的李珣。

    李珣躬身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牛仙客不看好父亲,开始给自己找后路了。”

    李成器不满地瞪了李琎一眼,“听到了吗?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都反应不过来,你还有什么用?”

    李琎胀得满脸通红,瞪了一眼李珣,连忙道:“这一点孩儿是想到的,只是孩儿想不通这是谁写来的纸条?”

    “你说呢?”李成器又问李珣。

    李珣也不管李琎的面子,他沉思片刻道:“必然是牛仙客损害到谁的利益了,或者谁在窥视牛仙客的相位,对方才想借我们的手收拾牛仙客,这里面的可能性比较多,孩儿的意思是,稍微等两天,一定会水落石出,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父亲要小心,当心牛仙客为了自保,会在关键时刻背叛我们,就像他在关键时刻背叛元家一样。”

    “你说得对!”

    李成器赞许地向李珣点点头,又对世子李琎道:“派人严密监视牛仙客,如果他真和李瑁有勾结,立刻罢免他的相国。”

    “孩儿遵令!”

    李成器又问道:“这两天朝廷有什么大事?”

    “这两天还比较平静,但明天朝廷要审议北庭之战的报告,然后就要对李琇恢复王爵的议案进行表决,当然,这只是一个形式,孩儿已经按照父亲意图通知了几位相国,赞成李琇恢复王爵。”

    李成器沉思良久,忽然淡淡笑道:“你们说,这封箭信是不是李琇派人射来的?”

    ...........

    得到了万年县主簿杨弘的禀报,下午时分,牛仙客怒气冲冲来到了县衙,在他身后还跟着原告王昆。

    王昆确实是王京白的侄子,王京白的独子死后,他就是京白酒楼唯一的继承人,当他从叔父王京白那里得知已经两座酒楼贱卖给了皇子李琇。

    这口恶气他实在咽不下,便跑到长安,行贿牛仙客三千两银子,恳求他帮忙要回酒楼,并许诺牛仙客,若要回酒楼,给他三成的份子。

    既可通过打击李琇交好李瑁,又能获得丰厚的好处,可谓一举两得,就在牛仙客的策划下,王昆向万年县递交了状书。

    “牛相国不要生气,有什么事情,请慢慢说!”

    牛仙客的到来在崔畅的意料之中,他装作一脸茫然问道。

    牛仙客用手指敲打状纸,痛心疾首道:“崔县令为什么不立案?难道因为对方是皇子就可以随意枉法,要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十八皇子在洛阳犯事一样被严惩,怎么到了三十八皇子这里就特殊了?难道是万年县的法律和洛阳不同吗?”

    崔畅瞥一眼站在下方的王昆,不慌不忙道:“我原本以为只是一桩民事案,所以把状书接下了,但等我细细看完状书,这里面竟然涉及状告三十八皇子杀人,这里面就涉及三个问题,第一,民事案中不能混淆刑事案,必须写两份状书,民事案交给县衙,刑事案请交给大理寺或者州衙;

    第二,杀人地点是在荥阳县,那是郑州的管辖地,万年县没有管辖权,京兆府也没有,原告只能去大理寺或者刑部告状,刑部自然会把案子转给郑州府调查。

    第三,退一万步说,就算案子发生在万年县,就算我们有审案权,也需要原告提供明确证据,没有任何证据,那就只能报案,而不能随意指认凶手是谁。

    正是存在以上三个问题,下官才认为达不到立案的条件,打回去让原告重新提交证据。”

    崔畅说得合情合理,一时间让牛仙客无言以对,他看了一眼王昆,“你能提供三十八皇子杀人灭口的证据吗?”

    王昆哪里能提供证据,他叔父王京白在荥阳诈死,人在老家杭州活得好好的,否则他从哪里搞到卖店铺的契约?

    只是牛仙客指使他告李琇杀人,他才把这件事写进去。

    王昆吞吞吐吐道:“我赶去荥阳的时候,叔父和婶娘已经下葬了,我从常理推断,只能是三十八皇子杀人灭口。”

    “意思就是说,你并没有见到王京白夫妇?”

    “正是!”

    “既然如此,你这封契约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这是我从遗物中发现的。”

    崔畅冷笑一声,“就算你从遗物中发现,就凭这份契约,你就认定是三十八皇子杀人灭口,你觉得理由很充足吗?”

    “小人从常理推断。”

    “好一个常理推断!”

    崔畅冷冷道:“这样吧!我马上派人去荥阳,如果你说是实话,那荥阳县应该有记录,如果证明你满口谎言怎么办?那是不是你在诬告皇子,这可是大罪!”

    王昆脸色刷地变得惨白,求救般地向牛仙客望去。

    牛仙客也没有想到崔畅这么厉害,几句话就抓住把柄了。

    无奈,他只得干咳两声道:“崔县令,我来说两句吧!”

    崔畅心中对牛仙客厌恶之极,竟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付皇族,幸亏自己立场坚定,否则就会被这个混蛋害死了。

    “牛相国请说!”

    牛仙客绞尽脑汁道:“我刚才想了想,正如崔县令所言,这个刑事案不属于万年县的管辖范围,这样吧!刑事案部分退回,让原告重新写一份状纸,只涉及民事部分,如何?”

    崔畅冷冷道:“可以!但请牛相国不要在状纸上批示了,会让人误以为牛相国收了原告贿赂,在做人情案!”

    “崔县令开玩笑了。”

    牛仙客干笑两声,“老夫之所以涉案,是因为王昆拦截告状,老夫最看不惯权贵欺压百姓之事,才一时气愤填膺,才毅然在状纸上批复,帮助弱者告状。”

    说到这,牛仙客又语重心长道:“崔县令,三万四千贯买价值二十万贯的酒楼,这里面确实有大问题啊!”

    崔畅淡淡道:“这件事我不好先下结论,要看了状纸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