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朝廷对证
    朝廷的朝会分为大朝、中朝和小朝,大朝是特殊时间才会举行,比如新年大朝,登基大朝等等。

    中朝是平时大朝会了,但也是每月逢五、逢十时才举行,每天举行的是小朝会,五品以上的职官参加,一般武将和虚官们就不用参加了。

    而今天举行的军政议事属于临时朝会,等级更高,从三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参加。

    除了相国外,还有一些权重的职官,比如御史中丞、吏部侍郎和兵部侍郎等等。

    军政议事在紫宸殿偏殿举行,众大臣都已到位,天子李隆基和摄政王世子也到了。

    此时李琇坐在最下方,平静地等待军政议事的开始。

    这次议事实际上就是专门为他安排的北庭述职,同时要让朝廷百官明白北庭目前的局势。

    ‘当!’一声云板敲响,朝会开始了。

    李隆基缓缓道:“上个月朕也在这里和众爱卿讨论北庭危机,短短一个多月过去,北庭危机已经解决,相信大家都和朕一样,有很多疑虑要厘清,所以借今天这个机会,朕就让三十八皇子给大家好好汇报一下北庭局势,让大家都有一个清晰的判断。”

    主持今天军政议事的是右相张九龄,他随即起身道:“节度使的报告大家想必都已看过了,下面请北庭节度使李使君给大家再简单复述了一下他的判断。”

    张九龄是以正式官方的态度来称呼李琇,和天子李隆基不同。

    李琇起身走到丹陛前,这个位子就是大臣述职报告之处,既面对天子,同时也照顾到了大臣们。

    李琇给天子行一礼,又给摄政王世子行一礼,这才缓缓道:“北庭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偶然事件,但偶然中又带着必然会发生的轨迹,大家也知道,突骑施人谋北庭已久,但年初的碎叶大战重创了突骑施人,他们的势力不得不向北转移,主要分布在夷播海至金山以南一带。

    这一带正好也是葛逻禄人的势力范围,从我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突骑施人和葛逻禄人有为争夺地盘而开战之势,在这个局势下,突骑施人是不会大举进攻北庭。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偶然事件,是吐火仙擅自用自己的部落军队南下入侵北庭,和突骑施主力没有关系。

    当然,这也是吐火仙不满自己可汗之位被夺,他想夺取北庭后,建立南突骑施,正好元家想割据北庭,双方一拍即合,就出现元涛让出伊州的事情发生。”

    这时,李林甫举手道:“我有个疑问,能否请殿下解惑?”

    “李相国请说!”

    “刚才殿下说,元家想割据北庭,如果是这样,元家应该安排前往北庭才对,但元彪和他子孙并没有离开长安的打算,怎么解释呢?”

    “这就是一个时间点的问题,元涛出任北庭节度使才半年,还远远谈不上掌控北庭军,元家要前往北庭也绝不是现在,至少要两三年后,等元晋完全控制凉州,等元涛完全掌控北庭,他们才会把财富和子弟转移去北庭。

    只是我奉命前往北庭打乱了元家的计划,元家也不能确定我到底是送亲,还是奉命抓捕元涛,他们也在观望,加上我没有动元晋,他们还没有感到危机。

    问题就出在元涛来高昌证婚,他怕自己的军队太少,被我用天山军偷袭,所以他又命令孙兆阳率伊吾军南下,这就出现伊州空虚的局面,吐火仙抓住了这个机会,率军占领了伊州,北庭的危机发生了。”

    “殿下的意思是说,突骑施人偷袭伊州,元涛也没有意识到?”李林甫追问道。

    “元涛确实不知道,但伊吾军军使孙兆阳知道,他被突骑施人收买,他率军南下之前,派人去通知了吐火仙,吐火仙才抓住这个机会,从我掌握的情报来看,孙兆阳有私心,背叛了元家。”

    李林甫刚要再问,李琎有些不悦道:“李相国,元家已经是过去之事,不用再纠结,我们还是应该把目光放在大局上!”

    李林甫连忙道:“微臣明白!”

    他不再多问,便坐了下来。

    李适之起身道:“请问殿下,突骑施人会不会重新南下,打着为吐火仙报仇之类的幌子?如果南下,北庭军队又该怎么应对?”

    李琇不慌不忙道:“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件事,现在突骑施人还有多少实力?这个问题不弄清楚,我们就没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这次我们全歼了吐火仙部的一万人,从各方战俘的口供来看,一万军队已经占据了突骑施总兵力的三成,也就是说,对方还有两万左右的兵力,而葛逻禄人约有三到四万人,他们将是一场比较长期的对抗,很有可能最后被葛逻禄人吞并,彻底消失。”

    “那有没有被葛逻禄人击败后重新南下的可能?”李适之继续问道。

    李琇摇摇头,“如果他们被击败,那他们的实力已经远远无法和唐军抗衡,更不用说夺回碎叶,他们的命运只有两个,要么向西或者向北迁徙,要么被吞并,不会再南下了。”

    “但这只是你的假设。”

    “不是,这是实力决定的。”

    李适之笑着点点头,“我的问题结束了,感谢殿下答疑!”

    这时,张九龄站起身笑道:“我问一个总结性的问题吧!北庭下一步的重点是什么?”

    李琇欠身道:“回禀张相国,北庭下一步有三件大事要做,首先是维护好丝绸之路北道畅通,这里面主要是加强伊丽河谷的驻军,将伊丽河谷和热海一带牢牢控制在唐军手中,其次便是推行军屯,使北庭军队粮食完全自给,第三件大事就是推动汉人移民,北庭官府需要准备大量土地提供给移民。”

    李琇提出三条方案赢得了众人的共识,尤其是移民北庭和安西,推动朝廷对西域的掌控,这一直是朝廷在极力推行的大事。

    天子李隆基欣然问道:“北庭需要朝廷做点什么?”

    “回禀父皇,北庭需要大量的文职官员,为管理移民做好准备,希望朝廷能够派遣一批文官,其次北庭需要开设一批学校,在师资方面也需要朝廷帮助。”

    李隆基点点头,“皇儿写一份具体的报告,朝廷批准后便可实施!”

    .........

    军政议事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批准北庭之战的表彰和奖励。

    虽然李琇恢复王爵是李隆基和李成器之间达成默契,但那是幕后操作,在明面上是因为他保卫北庭有功的奖励。

    张九龄看了一眼众人道:“兵部草拟的方案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现在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异议,就算正式通过。”

    这时,牛仙客站起身缓缓道:“老臣有几句话想说。”

    李琇眼睛眯了起来,这个混蛋果然在最后时刻站出来了。

    “牛相国有什么话要说?”

    牛仙客不慌不忙道:“北庭将士浴血战斗,我对他们的功绩没有任何疑义,只是关于节度使恢复郡王一事,我认为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

    牛仙客这句话一出,偏殿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李琎心中明白了,牛仙客最近在联手李瑁搞李琇,那么昨天那封箭信很可能就是李琇所射。

    李隆基目光中露出一丝不满之色,恢复三十八郎的王爵,是他和摄政王达成的协议。

    让朝臣讨论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并没有实际意义,应该没有反对意见才对,但牛仙客居然站出来反对,这让李隆基心中当然不满。

    李隆基克制住内心的怒火,淡淡问道:“牛相国的意思是说,三十八郎的功劳还不够大,还不能恢复从前的爵位?”

    “不!不!不!微臣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最近一些传言对三十八皇子名声不利,所以微臣觉得时机话不成熟,如果能稍微缓一缓,等到传言过去了,再恢复爵位也不迟。”

    “什么不利的传言?牛相国请说清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