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针锋相对
    “这两天微臣听到一些传言.......”

    牛仙客表面上是在对天子汇报,但他眼睛却看着李琎,他是想弥补背叛出轨的歉疚,向摄政王继续表达忠诚。

    “传闻三十八皇子用强买强卖的手段,用三万四千贯钱的代价买下了价值二十万贯的洛阳和长安两座京白酒楼,苦主已经向万年县衙告状,这件事三十八皇子最好能够澄清自己,否则德行不配为郡王!”

    牛仙客的这番话使偏殿内一片议论声,这可是大事,德行有亏,莫说郡王,就算县令也不行。

    明知牛仙客在故意找茬,但李隆基真没有应对之策,他解决不了儿子的德行问题,今天的郡王就没法通过了。

    李隆基无奈,只得把球又踢给了当事人,“三十八郎,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隆基当然要给儿子一个申辩的机会。

    李琇淡淡一笑,“我要纠正一下牛相国的错误,这件事没有什么传言,那个告状人王昆的状纸是牛相国代写的,原本还想告我杀死了王京白夫妇,后来发现没有证据,里面有漏洞,又在牛相国的授意下把杀人部分删掉了,只告我强买强卖,昨天晚上,告状人王昆在牛仙国府上呆了两个时辰,到一更时分才离开,还是用牛相国的金牌开了坊门,牛相国,我没有说错吧!”

    十几双眼睛一起投向牛仙客,李琇的答复极为犀利,直接戳穿了牛仙客的企图,众人这才意识到,牛仙客在暗中对付李琇。

    连李隆基的目光变得格外凌厉,等待牛仙客的解释。

    牛仙客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已经被李琇监视了,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半响道:“王昆在半路鸣冤告状,微臣本不想多事,但实在碍不过良心的追问,便教他怎么写状纸,怎么打官司,很多时候,天大冤屈也会因为状纸写得不规范而败诉,微臣并没有干涉案子本身,只是让苦主能够得到一些公平。”

    他这番光面堂皇的话哄哄那些愚夫蠢妇可以,但坐在偏殿里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个在官场混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他们会相信才怪,你堂堂的相国还教人打官司,你手下的幕僚是做什么的?

    这时,一直沉默的李琎终于开口了,他对李隆基道:“陛下,微臣建议问一问万年县县令,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李琇给他父亲上了多少眼药,好容易有一个机会,李琎也不反对给李琇也上上眼药。

    李隆基看了儿子一眼,见他脸上毫无表情,便道:“宣万年县令上殿!”

    有宦官急跑去宣召,正好万年县令崔畅就在大明宫内,他很快便匆匆来到偏殿。

    崔畅跪下行大礼参拜,“微臣万年县令崔畅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崔县令免礼平身!”

    “谢陛下!”

    崔畅站起身,平静地站在下首,等待天子的询问,李琎忽然很不舒服,这个崔县令竟然把自己无视了。

    就算这个崔畅是天子的人,但见到自己父亲,依然要恭恭敬敬行礼,谁敢对摄政王不敬?但换成摄政王世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李琎发现高层官员还好一点,可越是中低层官员,他们对自己的无视越明显,这种无视让李琎恼火万分,他要回去告诉父亲,好好收拾这个崔畅,杀鸡骇猴........

    李隆基对张九龄道:“张相国来问吧!”

    张九龄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不紧不慢问道:“我们正在表决三十八皇子恢复郡王的提案,但牛相国认为三十八皇子德行有失,依据是强逼原东主贱卖长安和洛阳的两座京白酒楼,现在原东主向万年县衙告状,可有此事?”

    崔畅猜到找自己来一定就是为了此事,辛苦自己抓紧时间进行了初步调查。

    崔畅不慌不忙道:“确实有这个案子,但不是原东主,而是原东主的侄子告三十八皇子强买他叔父的酒楼,我这两天正在详细调查此案,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我认为,这桩交易是合理合法,是双方真实意愿达成的交易,不存在谁强迫谁的问题。”

    牛仙客顿时恼怒万分道:“崔县令,对方尽管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民,但也请你秉公执法,主持正义,不能被权势所误!”

    崔畅淡淡一笑,“对方有牛相国在后面撑腰,哪里是无权无势的小民?”

    李林甫咳嗽两声,问道:“价值二十万贯的两座酒楼被三万四千贯钱拿下,我也觉得很不公平,任何人都会觉得有问题,为什么崔县令觉得没有问题?”

    “原因很简单,真正要强买这两座酒楼的人只出八千贯钱,而且还要两年后再付,王京白夫妇不肯答应,但他们独子却意外死了,两口子被逼得没有办法,从八万贯降价到四万贯卖这两座酒楼,但就是没有人敢买,这个时候三十八皇子出面,稍微便宜了六千贯钱,以三万四千贯的价格买下两座酒楼,对方出价四万贯,还价为三万四千贯,双方成交,一切手续都符合规范,所以我认为交易没有问题。”

    “请问是谁威逼王京白?要强买酒楼!”

    “薛王!”

    大殿内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居然扯到薛王的头上,就连牛仙客也没有想到,王昆压根就没有告诉他,他还真以为抓到了李琇的把柄。

    牛仙客呵呵冷笑道:“这下子真的死无对证了!”

    薛王都死了,你把责任推到薛王头上,谁知道是真是假?

    就在这时,最下面一名官员出列道:“微臣可以作证,崔县令说的句句是实,确实是薛王看中了两座京白酒楼。”

    众人一回头,说话的是工部尚书裴宽,他之前被贬为洛阳令,现在又重新被重用,出任工部尚书。

    牛仙客怒道:“裴尚书怎么又知道?”

    裴宽笑了笑道:“我当然知道,这个交易是我亲手经办,我还担心他们是不是想少缴税故意压低成交价格,所以派人去打听,才知道薛王让手下罗英以八千贯的价格强买京白酒楼,王京白降价到四万贯钱都没有人敢买,这件事在洛阳很出名,很多商人都知道,最后是三十八皇子接了两座酒楼,另外,我想再多说一句,王京白没有死,他们夫妇隐居在杭州。”

    崔畅又道:“这桩交易有协议,有双方签字画押,有居间人做保,有长安和洛阳官府的大印,有缴税记录,一切都合理合法,很多人可能觉得三十八皇子买价太低,不合理,肯定是占别人便宜。

    问题是这个便宜出现了半个月,人人皆知,为什么别人不去占这个便宜?说到底就是他们有没有这个胆识,李琇拿到这两座酒楼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薛王后来死了,他实际上承担了得罪薛王的巨大风险,这中间的差价就是一种风险收益。”

    张九龄点点头,“牛相国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牛仙客着实尴尬,裴宽的出面彻底把局势扭转了,如果他知道这件事和薛王有关,他就不会拿这件事来对付李琇了。

    此时牛仙客知道如果再硬撑下去,破坏了李琇的授爵,一旦真相大白,后果他承担不起。

    “陛下,老臣是为了朝廷的声誉考虑,没有调查清楚,老臣知错!”

    李隆基冷冷道:“身为朝廷重臣,应该慎重行事,随随便便就听信谗言,败坏别人的名誉,这不是一个宰相该做的事情,既然你知错,朕就从轻处罚,罚你一年俸禄,半年内不得参与政事堂议事。”

    牛仙客心中苦涩万分,他这次偷鸡不着倒蚀一把米,他心中恨极,回头一定要狠狠收拾那个王昆。

    李隆基随即问道:“三十八皇子恢复爵位,谁还有异议?”

    没有人再反对,李隆基当即道:“传朕旨意,三十八皇子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全歼入侵突骑施骑兵,保卫北庭安全,有功于社稷,特加封其为骠骑大将军,恢复爵位钱塘郡王,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