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被将了一军
    李琇刚走,高力士便匆匆从兴庆宫回来了。

    高力士给李隆基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李成器坚决反对暂停牛仙客的相权,理由是不合规矩。

    李隆基停了牛仙客的相权,还真不合规矩,按照他们当初达成的协议,政事堂相国无论停职或者免职,都需要天子和摄政王共同决定。

    李隆基将牛仙客停权时,虽然李琎也在,但李琎毕竟不是摄政王,他只是代摄政王出席朝会,摄政王的大印还掌握在李成器手中。

    所以李隆基单方面将牛仙客停权确实不合规矩。

    这时,李隆基也意识到停牛仙客的相权有点操之过急。

    这件事应该先和李成器沟通,即使停不了牛仙客相权,但也能从李成器那里拿到别的利益。

    现在李隆基有点骑虎难下了,君无戏言,他的圣旨都颁发了,难道还要收回来?

    李成器不是不知道,或许他的目的就是这个,让自己收回圣旨,打击自己在朝廷中的威信。

    李隆基有点动怒了,难道李成器不知道让天子废旨是逆鳞吗?

    李隆基站在窗前久久不语。

    高力士也没有说话,他能体会到天子此时的尴尬。

    这两个月天子确实有点‘肆无忌惮’,根本没有把病重的李成器放在眼里。

    以至于李成器突然一记反击,李隆基显然有点措手不及,恼怒加上尴尬,更多是不知该怎么应对?

    高力士的作用就在这里了,他是旁观者,关键时刻比李隆基看得透彻。

    “陛下,解铃还须系铃人!”

    李隆基一怔,他想了想道:“三十八郎?”

    没错,这个铃是三十八郎系上去的,只是.....他能解吗?

    “你觉得他行?”

    “陛下,微臣很了解三十八郎,今天朝会的后半程他几乎一言不发,微臣直觉,他一定还有后手。”

    李隆基沉吟片刻,点点头,“你去找找他吧!”

    .........

    十几大车的箱笼堆积在中庭,足有数百大箱之多。

    这些都是李琇去年罢免王爵时被抄家的财富,现在重新还给了他。

    “这对瓷瓶居然是我的?”李琇兴致勃勃翻看这些箱笼,他发现一对官窑瓷器精品。

    很快他发现不止一对瓷器,光精美的各种官窑瓷器就有数十件之多。

    还有玉器、金器、漆器等等,光金银和铜钱就价值数十万贯。

    不光李琇对‘自己’的东西感兴趣,杨玉环、杨玉珮以及公孙小眉,都一样表现得兴趣十足。

    尤其是公孙小眉,这里面有几个箱子应该是她东西,被一并抄家带走,现在被还回来,让她怎么能不激动?

    可是她找不到了,这些箱子都长一个样,除非把箱子都打开,否则她很难找到自己的财物。

    公孙小眉一连翻了二三十口箱子也没有找到自己的东西。

    她有点急了,连声嚷道:“玉珮,你帮我找找,满箱子红色彩帛可能就是我的。”

    “小眉,笼子里都是彩帛,你能确定哪个是你的?”

    小眉这才发现两百多只大箱子都是一捆捆的彩帛和绸缎,她一下子呆住了。

    这时,李琇笑道:“我们明后天就要搬家了,现在不要打开它们,等搬完新家后再慢慢收拾,一定能找到你的箱子。

    公孙小眉想了想也只得算了。

    这时,钟馗快步走来道:“殿下,高公公来了!”

    李琇一回头,只见高力士笑眯眯走了进来,他连忙迎上去。

    “高翁怎么来了?”

    “咱家来看看你!”

    高力士指了指满院子的箱子笑道:“是不是觉得比从前多得多?”

    李琇含糊道:“以前有多少我已经忘了,好像是多了不少。”

    “多出来都是天子额外赏赐你的,一半对一半。”

    “原来如此,高翁请屋里坐!”

    两人来到客堂上坐下,高力士取出半块玉佩递给李琇,“这是做任务的奖励,一共六万贯,包括北庭任务五万贯和河西抓捕刘飞腾的一万贯,一文钱都不少你的。”

    “抓住刘飞腾才给一万官钱?”

    “抓住刘飞腾虽然奖赏不多,只有一万贯,但它是紫色任务,能升爵的那种,对它感兴趣的宗室很多。”

    这时,李琇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请问高翁,我升为郡王到底是做了两个紫色任务的缘故,还是真的恢复了爵位?”

    “两者皆有吧!”

    高力士淡淡一笑,“你之前是侯爵,侯爵恢复王爵就比较难,但如果你是郡公,那恢复王爵就比较容易得多,你实际上是先升爵为郡公,然后再从郡公恢复郡王。”

    “为什么不直接升为亲王?”李琇忽然问道。

    “你想升为亲王?”高力士意味深长地笑道。

    李琇点点头,“我的皇兄们都是亲王,他们的母亲也并不是妃子,我母亲是九嫔之一,按理,我应该封亲王才对。”

    “那是因为你从小表现不好的缘故,和资格没有关系,但我相信只要天子完全恢复皇权那一天,就是你升为亲王之时。”

    说到这,高力士叹息一声,“今天天子停止牛仙客的相权,有点草率了,遭到了摄政王的强烈反对,按照十五年前定下的规矩,停止相权一定要双方同意,并盖章确定,但这一次是天子单方面的决定,所以违规了。”

    “可是圣谕已经颁布!”

    “问题就在这里,天子已经下令停止牛仙客相权,然后摄政王再坚决反对,要求撤销命令,一旦被迫撤销命令,对天子在朝廷的信誉将是一次重大打击。”

    “父皇有没有办法解决呢?”

    “你父皇唯一的办法就是交换妥协,但那样损失会很大,天子让我来问问你,你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高翁还真问对人了!”

    高力士精神一振,“此话怎讲?”

    “今天中午,牛仙客下令将原告王昆杖毙,他派人手下运送尸体去城外抛尸之时,被我手下武士当场抓获,可以说人证物证俱全。”

    “殿下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说,牛仙客犯下杀人之罪,证据确凿,父皇可以要求摄政王以杀人罪罢免牛仙客的相国之位,至于谁来接替相国,那就要双方商议了,商议一年半载也没有问题,那不还是四相吗?”

    高力士大喜,连忙问道:“殿下的人证物证在哪里?”

    “在万年县衙,高翁要抓紧了,别让摄政王抢了先!”

    .........

    牛仙客是在下午之时意识到事情不对,首先是去扔掉王昆的手下迟迟没有回来,其次他接到万年县主簿杨弘派人送来的密信,他的手下被崔畅抓住了,尸体也被起获。

    这个消息顿时让牛仙客跳了起来,什么叫做尸体?自己只是下令打断双腿,把他扔出长安,怎么变成了尸体?

    他急忙将家丁召集起来询问,在他威逼之下,几名家丁才吞吞吐吐说出了真相,他们确实打断了王昆双腿,但不是两三棍打断,而是五十多棍后才打断的。

    也就是说,王昆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后才最后打断了双腿,难怪变成了尸体,完全是被活活打死的。

    牛仙客气得暴跳如雷,他知道后果非常严重,索性将几名行刑的家丁捆绑起来,押往县衙自首,把自己的责任撇清。

    可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既然让别人嗅到了腥,牛仙客想脱身就没有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