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明修栈道
    这时,副相国李适之道:“殿下,这不是证据足不足的问题,而是事实摆在这里,我们不用管牛仙客下了什么命令,但王昆被打死了,就在牛仙客的府中被打死,那么作为主人,牛仙客就得承担主人的责任。”

    众人都沉默了,这时,相国韩休缓缓道:“自古刑不上大夫,这种杀人之罪从来不会加在相国的头上,牛仙客最多是失察之责,杀人和他无关。”

    李琎也道:“我父亲也是这个态度,这里面确实没有证据证明牛仙客有杀人动机,更多是他只是想教训一下王昆随意诬告皇子,但杖责王昆他不在现场,更没有亲自动手,他应该是失察,除非有证据证明牛仙客并非失察,否则不能定他杀人之罪。”

    还是李成器精明,他就抓住一点,没有证据证明牛仙客下令杖毙王昆,所有的证词都是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除非有牛仙客下令杀人的白纸黑字,那样才能叫证据确凿,否则就不能用杀人罪给牛仙客定罪,最多是失察。

    但失察之责不至于罢相。

    一直沉默的李琇开口了,“有证据证明牛仙客有杀人动机!”

    所有目光都向李琇望来,李琇不慌不忙道:“我的手下昨天也在寻找王昆,我们找到了他住的客栈......”

    “殿下寻找王昆做什么?”李珣再次插口问道。

    李琇淡淡一笑,“我只是想把事情真相给他说清楚,把事实澄清,如果有必要,我甚至可以稍微补偿王京白一些钱财,虽然是公平买卖,但我确实买得很便宜,现在回头看,我也不想占这个便宜,所以我需要找到王昆,才能找到王京白,殿下能理解吗?”

    “三十八郎请继续说!”

    李琇又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我的手下在他房间找到了一份供述书,他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他怕被牛仙客杀人灭口,便把供述书藏在屋梁上,张相国,请把供述书给大家看一看吧!”

    张九龄把王昆的供述书传给众人,“我们已经确认,确实是他本人所写,字迹、画押、指印都对得上,县衙都有记录。”

    众人匆匆看了一遍王昆的供述书,尤其看到他向牛仙客行贿五千两白银,李珣和李琎心中都‘咯噔!’一下,两人同时意识到,牛仙客有大麻烦了。

    李琇继续道:“牛仙客完全有动机杀王昆,他要杀人灭口,掩盖自己受贿的事实,而且我还拿到另一份口供和证据。”

    李琇取出几张纸道:“这时刚刚拿到的宝记柜坊的记录,牛仙客在扬州期间,接受了元振五千两黄金的行贿,这笔黄金存放在宝记柜坊,这份记录上有元振的亲笔画押,牛仙客就是凭这份票据在京城的宝记柜坊提取了五千两黄金,舒王殿下,摄政王世子,这可算证据确凿了吧!”

    李珣呆住了,他这才明白,原来王昆之死只是一个幌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李琇真正的杀手锏是牛仙客受贿。

    而且证据确凿,让他们无言可对。

    张九龄缓缓道:“供述书上提到了五千两白银都有特殊记号,政事堂做个决议吧!是否同意搜查牛仙客的府邸?”

    说完,张九龄举起了手,表示同意,李适之也举起手,表示赞成。

    韩休投了反对票。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李林甫举起了手,在关键时刻,李林甫狠狠捅了牛仙客一刀。

    三比一,政事堂通过了决议。

    .........

    李隆基玩了一个手段,他既没有召开军政议事,也没有单独和李成器协商此事,前一条路导致李隆基的旨意要作废,而后一条路肯定是协商不成,李成器绝不会答应动牛仙客。

    李隆基便绕开了这两条路,改用政事堂表决的办法,这里面关键就是李林甫的态度。

    李隆基很清楚李林甫的宿怨,但宿怨不是李林甫投赞成票的原因,而只是借口,李隆基那封密信才是李林甫投赞成票的原因,

    李隆基在密信中承诺,一旦李林甫在关键时刻站在自己这一边,那么一旦皇权回归,他将不追究李林甫。

    正是这个承诺,使李林甫在最后投票时,从背后捅了李成器一刀。

    但政事堂的投票并非罢相,罢相是要李隆基和李成器商量决定,政事堂的决定只是搜牛仙客的府宅。

    如果牛仙客受贿的证据确凿,李成器也保不住牛仙客了。

    当天上午,牛仙客被软禁在政事堂内,由御史台出面,十名御史台官员和百名衙役出现在牛仙客的府宅外。

    另外还有几名御史带着数十名衙役出现在宝记柜坊,这里也是牛仙客的另一个存宝之地。

    按照李隆基和李成器达成的协议,任何便携的物品都不能作为弹劾的证据,信件、书画、书籍之类都不行。

    只有兵器、金银、铜钱、雕像、铜器等难以作弊的大件物品才能作为弹劾证据。

    百名衙役跟随御史台官员进入了牛仙客府宅,他们直奔钱库,钱库位于后宅,旁边就是牛仙客的书房。

    库房的门打开了,御史台官员走进库房中,里面都是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奇珍异宝,主要以大件瓷器和玉器为主。

    靠门边放着十口小木箱子,侧面用墨笔写着‘五百两’字样,这十口小木箱子正好是五千两银子。

    御史中丞王玄一摆手,“搬出去打开!”

    衙役们将十口箱子搬到院子里,撬开箱盖,里面果然是一锭锭白银,五十两一锭,一箱正好十锭。

    王玄伸手抓起一锭白银,手中沉甸甸的,他翻过来看背面,上面果然有铭文,‘开元五年,余姚银矿监制’。

    看起来好像没有问题,是官银,但实际上余姚银矿早在唐高宗时期就枯竭关闭了,哪里还有开元五年的事情?

    显然是重大纰漏,是王昆找人故意刻上去的,这个只有非常专业人才会发现这个纰漏,牛仙客长期在地方为官,后来又在兵部,这种专业的漏洞他绝对看不出。

    这种独特性就是一种记号了,和王昆的供述书上一模一样。

    “中丞,你看这个!”

    一名御史官员将钱库账本递给王玄,账本上有清晰记录,‘九月初五,余杭王氏捐银五千两,共十箱百锭,编号:牛府库七十八号’。

    银箱盖上面写着编号:‘牛府库七十八号’

    这就是确凿证据。

    “把银箱和钱库账房带走!”

    ............

    下午时分,高力士来到兴庆宫,他带来了所有的证据和证词。

    这个时候,牛仙客杀王昆已经不重要了,牛仙客坐实了受贿的罪名。

    接受王昆贿赂五千两白银,接受元振贿赂五千两黄金,折合五万五千贯钱,另外还价值数十万贯的财物来历不明。

    高力士在外面等候,李琎把这些证据带进了里屋。

    高力士并不担心李成器毁掉证据,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已经没必要玩这种无赖的手段了,代价太大,为一个牛仙客不值得。

    房间里,李成器翻看了所有的证据。

    他不由长长叹了口气,完全无懈可击,方方面面都证实了牛仙客受贿,金额巨大。

    其实李成器也知道牛仙客贪贿成性,早在牛仙客在陇右当节度使时就人人皆知,这几年好几件大案的背后都有牛仙客的影子,但都因为证据不足被李成器护住了。

    这一次,李成器无论如何护不住了,这次不仅证据确凿,还是天子亲自办的案子。

    李琎在一旁道:“父亲,孩儿得到确切消息,牛仙客确实和李瑁有秘密往来,他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李成器冷冷道:“我并不在意牛仙客的死活,我在意的是他的相位。”

    李琎一时无语。

    李成器沉吟片刻又问道:“李林甫为何要投赞成票?”

    “孩儿问了李相国,他说他希望牛仙客下地狱!”

    李成器半晌说不出话来,李林甫和牛仙客之间的龌龊他早知道,他们的矛盾很深他也调解过,虽然没有效果,但李成器怎么也想不到在关键时刻李林甫落井下石。

    虽然是针对牛仙客,可也伤害了自己的利益啊!

    李林甫真的只是为了泄愤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