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阳登高日
    摄政王李成器最终签署了罢相令,罢免相国牛仙客。

    杀人案李成器可以以证据不足替牛仙客辩护,但受贿案他就没有办法了。

    牛仙客被罢相,同时免去一切官职和爵位,他的所有财产被查封,交给大理寺审理他的受贿案。

    这个案子颇有戏剧性,原本是牛仙客想借京白酒楼一案阻击李琇复爵,没想到一番较量后,最后却变成了牛仙客被弹劾受贿罪而罢相受审。

    但朝廷百官都知道,表面是李琇对牛仙客的防守反击,但实际上是天子和摄政王的相权之争。

    在牛仙客罢相的次日,李琇便搬到了新的郡王府,新的王府便是从前的薛王府,位于长乐坊,紧靠皇家寺院安国寺。

    李琇虽然只是郡王,但李隆基特批待遇,他的各项待遇都等于亲王,甚至比一般亲王还高,从王府就能看出。

    薛王府属于一级亲王的府宅,占地六十亩,光主人居住的后宅就有四十亩,宫女、宦官近百人,后宅内有山有湖,各种亭台楼阁,美不胜收。

    薛王李业长年呆在洛阳,长安的王府加起来居住还不到半年,不少地方需要修葺刷漆,不能马上搬家,至少还要等十天半个月。

    李琇便索性带着杨玉环姐妹去乐游原秋游去了。

    同行的还有公孙小眉,另外还有裴旻的妹妹裴豆豆也一起出游,裴旻和紫林枫和十几名护卫跟随左右。

    虽然裴旻有点怵师妹杨玉珮,但他最近发现一个微妙的变化,师妹杨玉珮对自己似乎没有兴趣了,好几次相遇,杨玉珮只和他打个招呼就走了。

    这让裴旻长长松了口气。

    三辆宽大的马车在官道上行走,几个年轻女子坐一辆马车,几名丫鬟坐另一辆马车,中间一辆马车由李琇单独乘坐。,

    李琇原本打算骑马跟随在杨玉环的马车旁,但裴旻和紫林枫都反对,这样不安全,容易被射冷箭。

    他只能坐在马车内,透过车窗欣赏沿途风景。

    两边树林一片金黄,层林尽染。

    此时已是九月初,正是深秋时节,早晚已有几分凉意,但白天却是秋高气爽,凉爽宜人,正是出游的黄金时刻。

    今天正好是九月初九重阳节,官道上都是络绎不绝的马车和牛车,几乎都是全家出游,前往乐游原登高秋游。

    乐游原就在长安城内,曲江池北面,是长安地势较高之地,占地上千亩,上面分布大片草原和树林,还有青龙寺和升云阁。

    向南可以饱览波光粼粼的曲江池,向北可以俯视长安全城,一直是长安踏青秋游的胜地。

    马车沿着蜿蜒大道缓缓上升,李琇笑着问窗外的裴旻道:“老裴以前来过乐游原吗?”

    “以前来过一次,还是八年前,办案闲暇,和几名同僚一起前来游玩。”

    裴旻也笑问道:“殿下来过吗?”

    李琇摇摇头,“我哪里有机会,基本上没出过宫,听张瓶说这里的治安不太好,是真的吗?”

    “以前确实不太好,游客多,无赖痞子也多,还有些权贵子弟仗势欺人,这两年不知道了,不过我们人手足够,殿下不用担心。”

    “我倒不是担心,我就怕扰了我的游兴!”

    马车进了一片停车场,里面停满了马车和牛车,李琇先下了马车,又扶杨玉环下了马车。

    杨玉环穿了一件红色襦裙,穿着浅绿的秋衣,双臂绕着彩帛,头梳双环望月髻,美眸流盼,娇颜无双,肌肤雪白如羊脂一般,腮上略涂一抹霞红,更显得娇艳无比。

    其他几人也都穿着艳丽的襦裙,手执一柄团扇,三人站在一起,美貌夺目,格外引人注意。

    无论是杨氏姐妹,还是公孙小眉,都是第一次来乐游原,众人向四周看了看,忍不住惊呼一声,还真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分布着星星点点的树林,游人也很多,年轻女子都穿得姹紫嫣红,份外娇娆。

    还有不少白色大帐,这是大户人家扎下帐篷,和后世郊游扎下小帐一样,有了一座帐篷就方便了很多,尤其对女性家眷方便很多。

    李琇也是一样,天不亮,张瓶和赵壶便带着几名家丁上乐游原搭帐篷了。

    大户人家都是天不亮就上山搭帐篷,争取有利的位子。

    乐游原最好的位子在南面,欣赏波光浩渺的曲江池,北面虽然能欣赏长安城的壮丽,但游人们上山下山都在北面,所以显得有些喧闹,没有南面那样安静。

    李琇的大帐就在南面,在一片宽阔平坦的草地上搭建了一座羊皮大帐,里面铺上厚厚的地毯,又用厚布分隔出几个小房间,女士们换衣服,补妆以及上卫生间都很方便。

    不远处也有一座大帐,上面还插了一面旗帜,看得出是官宦人家的帐篷。

    杨玉环站在一块大石旁,眺望着远处曲江池,波光如镜,美不胜收,杨玉环的美眸变得朦胧起来。

    李琇缓缓走到她身边,笑问道:“第一次来这里?”

    杨玉环轻轻点头,“在洛阳就听他们说,曲江这边风景如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琇轻轻揽着她的香肩,指着曲江池东面的大片掩映在树林中的宫殿道:“那就是芙蓉园,皇家园林,和大明宫相通。”

    杨玉环好奇问道:“这里和大明宫相隔甚远,怎么相通?”

    “看见那边城墙了吗?”

    李琇指着远处的城墙笑道:“城墙中间是夹道,可以容三辆马车并行,联通太极宫、大明宫和兴庆宫,一直到曲江,夏天的时候,天子就带妃子和皇子们来这里度假。”

    “那琇郎来过芙蓉园了?”

    “应该来过,但我记不得了。”

    杨玉环听小眉说过爱郎的事情,年初大病一场,很多从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但因祸得福,从此变得精明能干,帮助天子渐渐走出低潮。

    “琇郎,我们回去吧!风有点大。”

    李琇牵着杨玉环的手向大帐走去。

    杨玉环含羞低声道:“琇郎,我父母已经来京城了,正在路上!”

    李琇顿时大喜,杨玉环的父母来京城,自然是为了举行婚礼而来,杨家已经做出决定了。

    “那你阿婆也要来吗?”

    “应该来吧!但不会在长安久住,她还要回去给阿公伴灵。”

    李琇的头脑迅速转动,他得尽快给杨玉环的父母买一座宅子,方便迎亲。

    两人来到帐前,帐外的空地上,几名家丁正忙碌烤肉,李琇见帐门外站着一名官员,他让一名侍女陪同杨玉还进帐,自己向官员走去。

    官员上前笑眯眯行礼,“殿下还记得微臣吗?”

    李琇哪里想得起,只得歉意道:“年初大病一场,好多人和事都忘记了。”

    “理解!下官张均,刑部侍郎。”

    李琇恍然,原来是前相国张说的儿子,也是天子的坚定支持者。

    “张侍郎也来登高秋游?”

    张均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帐笑道:“我今天带着家人来秋游,没想到正好遇到殿下,殿下到我帐中坐一坐吧!正好有机会和殿下聊一聊。”

    李琇欣然来到张钧的帐中,两人坐下,侍女给他们上了茶。

    张均笑道:“昨天晚上,大理寺已经把牛仙客的案子转到刑部了,我看了看,还挺惊人,明确的受贿记录有二十三条,约合十七万贯,我估计要判终生流放岭南,这还是最轻的,一般这么严重的罪名都是判腰斩。”

    对李琇来说,牛仙客腰斩也好,流放也好,已经不重要,他更关心新相国是何人?

    “新相国人员出来了吗?”

    “天子和摄政王各推荐一人,天子推荐裴宽入相,摄政王推荐王珙入相,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双方势均力敌。”

    这就是天子要坚持搞掉牛仙客的目的,天子和摄政王都有相国推荐权,并不是说摄政王一定要占上风,控制三个相位,没有这回事,都是最后较量的结果,以前一直是摄政王占据上风,现在天子渐渐扳回来了。

    这次争夺牛仙客留下的相位,对朝廷走势至关重要,双方都势在必得。

    “张侍郎认为谁的把握更大一点。”

    “这次天子和摄政王走的都是世家路线,闻喜裴氏和太原王氏,都是天下世家,但我个人认为,裴宽不仅资历,还是德行以及个人能力方面都要强于王珙,如果最后朝野形成共识,就算摄政王心中不甘,但他还是得考虑朝野的意见。”

    “这种博弈一般会持续多久?”

    “这个说不准,如果双方都不肯让步,半年或者几个月都不会有结果,如果快的话,半个月内就能确定下来,就看双方势力较量吧!从目前看,双方势均力敌,这也多亏殿下啊!这几个月,天子渐渐变得强势,朝廷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认识到,二圣临朝不是常态。”

    两人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侍女紧张地禀报,“殿下,玉环姑娘出事了!”

    李琇腾地站起身,大步走出营帐,“她在哪里?”

    “在南面,有好多坏人,紫姑娘正在保护她。”

    “裴旻呢?”

    “他也赶去了!”

    李琇心中杀机顿起,带着其他武士向南面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