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筹划婚事
    次日一早,李琇找到了高力士。

    高力士眉头一皱,“有人监视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不太清楚,我的仇家太多,有可能是摄政王,但也有可能是其他人,比如高句丽人,元家余孽等等。”

    “那你是什么意思?希望圣上提供保护吗?”

    李琇摇摇头,“高翁,我还是那句话,希望配备亲兵,武士还是没有军队可靠。”

    高力士一时沉默不语。

    李琇又道:“我毕竟是北庭节度使,有自己的亲兵卫队很正常吧!为什么父皇就不同意呢?”

    高力士叹口气道:“就算节度使来京城,亲兵卫队也不能进城,都在长安城外驻扎,能入城的随从最多几个人。”

    “但长安常常能看到军队护卫的马车,他们又是什么人?”

    “目前长安城内能有军队护卫的,除了天子和摄政王,然后是太子和世子,内宫嫔妃出行也有宫廷侍卫跟随,再有就是一些级别高的亲王,如果担任要职也可以有军队护卫,殿下虽然担任要职,但在爵位上还差了一步。”

    “没有特殊待遇吗?”

    高力士想了想道:“以前有,比如十六卫大将军就有少量军队护卫,现在只有实权大将军才有军队护卫。”

    “他们没有危险,但我确实面临危险。”

    高力士看了李琇片刻,点点头道:“我明白的心意,我去给天子说,看看能不能变通一下,让你短期内拥有军队护卫。”

    ………..

    就在李琇提出军队要求的同时,公孙小眉也被武贤仪带到内殿.

    武贤仪坐下笑问道:“小眉,你想给我说什么?”

    “娘娘,是关于杨姑娘的事。”

    武贤仪一怔,“玉环怎么了?”

    “是这样,前两天公子带我们去乐游原秋游,结果遇到了摄政王的小儿子李璀,他居然调戏杨姑娘,双方差点发生流血冲突………”

    “什么?”

    武贤仪双眉一竖,摄政王的儿子居然调戏自己的儿媳妇,李成器真当自己是那么好欺吗?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李什么?”

    “他叫李璀,摄政王的幼子,娘娘,这个李璀其实和公子的仇怨很深。”

    “这话怎么说?”

    公孙小眉便将李琇和李璀之间的宿怨大概说了一遍,武贤仪大为惊奇,“难道他是知道玉环的身份,才故意调戏她吗?”

    “应该不是,当时我和杨姑娘在一起,他应该是垂涎杨姑娘的美貌,和之前的李瑁是一回事。”

    武贤仪明白了,因为杨玉环的美貌绝伦,她也是因为杨玉环美若天人才同意儿子娶她,但这样美貌的女子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

    一般无赖地痞不敢招惹,但权贵就不一定了。

    “以后让玉环尽量不要出门,你们还没有搬吗?”

    “公子打算后天搬去王府,娘娘,公子是想尽快娶了杨姑娘,然后带她去北庭,省得长安有人惦记。”

    武贤仪想了想道:“你让琇儿这两天来我这里一趟,另外,小眉你也一起嫁了吧!”

    小眉的俏脸顿时通红,忸怩道:“娘娘在说什么?”

    武贤仪拉着她的手笑道:“我一直把你当女儿养大,就是希望以后你跟了琇儿,虽然没法让你为妃,但至少可以保证你为侧妃,然后我就可以给圣上说,把你家人从岭南放回来。”

    “娘娘,我……..”

    “你莫非还有自己的想法?”

    “不是,我是怕…….公子不肯娶我,我以前对他……那么凶!”

    武贤仪笑了起来,“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是我做主,他若不肯娶你,也就别想娶杨玉环,这是我的条件,由不得他挑挑拣拣。”

    “娘娘,娶妻之事得抓紧了。”

    “你急什么?莫非你自己也等不及了?”

    小眉羞得满脸通红,“娘娘,我是担心……..”

    “我知道了,你让他赶紧来我这里一趟。”

    ………..

    小眉走了,武贤仪心中着实有些烦恼,自从传闻她要封武贤妃后,武惠妃就彻底对她敌视,

    她派人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不会放过。

    琇儿娶妻这件大事,不知道武惠妃得知后,又会拿它做什么文章?

    武贤仪很了解武惠妃,她对付后宫从来都是不择手段,关键是武惠妃的儿子李瑁也旁觑杨玉环,她会不会怂恿天子招杨玉环入宫?

    凭着她这多年对武惠妃的了解,武贤仪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想来想去,这件事不可能瞒过皇宫,也瞒不过武惠妃,除非让儿子不通过皇宫,低调地迎娶杨玉环,但这种没有合法手续地迎娶,以后册封怎么办?

    正左思右想,有宫女来报,“三十八殿下来了!”

    武贤仪一怔,随即大喜,连忙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宫女把李琇领了进来,李琇跪下给母亲行礼。

    武贤仪摆摆手笑道:“是小眉让你来的?”

    “孩儿之前去见父皇,没有见到小眉。”

    “小眉刚才在我这里,我让她找你过来。”

    “母亲找孩儿有事?”

    “我听小眉说,你们去秋游时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遇到一个宿敌,也是宗室里的无赖痞子,他没占到什么便宜,只是给我提了一个醒,我要尽快搬家,以后家眷就尽量少出门吧!”

    武贤仪点点头,“这也是我想告诉你的话,玉环有倾国倾城之貌,会被无数人窥伺,最好的办法就是自身强大,让别人不敢有非分念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最好低调,深居闺中,做好保护,尽量不出门,你的郡王宅就是从前的薛王府,占地六十亩,有这么大的宅子完全不用出门了,记住娘的话,人前是非多,少露面就没有什么是非了。”

    “母亲的告诫,孩儿记住了。”

    “然后是你们的婚事,杨家怎么说?”

    “玉环的父母正在前来京城的途中,玉环说,她父母希望明媒正娶。”

    “明媒正娶肯定没有问题,六礼中的纳采、问名和纳吉实际上已经做了,等他们来京城后,我们就要拿财礼了。”

    说到财礼,李琇觉得有必要把事情说清楚。

    “母亲,孩儿今天已经让手下去买一座宅子,占地三亩左右,还有两亩的空地,然后孩子再准备拿出二十顷地,加上五千贯钱,一起作为财礼给杨家父母。”

    武贤仪摆摆手,“一座宅子就足够了,你是皇子,你的财礼自然是由内库出,你父皇在洛阳嫁女儿就花费了不下十万贯钱,难道儿子娶妻就一文不出?”

    “娘,咸宜公主情况特殊!”

    “这我知道,但宫里有规矩,皇子娶妻的耗费是三万贯钱,包括两万贯钱的财礼和一万贯的礼仪耗费,这两万贯的财礼中包括了女方一万贯的嫁妆,所以加上你的一座宅子,财礼就已经足够了。”

    停一下,武贤仪又道:“至于你的二十顷土地还是自己留着,但五千贯钱你可以给别人。”

    “给别人?”

    李琇不解问道:“母亲让我给谁?”

    “小眉!你不会把她忘了吧!你既然娶妻,我希望你也一并纳她为妾。”

    若能纳小眉为妾,李琇当然是千肯万肯,只是小眉自己愿意吗?

    “娘,你问过小眉吗?”

    “废话!我当然征求过她的意见,她很愿意,你的五千贯钱就算是我给她的陪嫁吧!”

    “孩儿明白了!”

    武贤仪叹口气又道:“还有一件事,我也要给你说清楚。”

    “母亲请说!”

    “你这次娶妻也只是娶妻而已,和郡王妃没有关系,郡王妃是另外册封,一般是在成亲后一年内,然后,你父皇不会参加你的婚礼,你第二天携妻子来觐见天子,这是惯例。”

    李琇点点头,唐朝的婚礼还没有拜堂成亲这这一幕,要到宋朝才有。

    汉唐主要是送入青庐喝合卺酒,夫妻结发交拜,接受亲友祝福,婚礼就算结束了。

    更何况他是皇子,父皇以天子之尊,怎么可能和杨家父母坐在一起,皇子就有皇子的仪式。

    李琇完全理解,他想了想问道:“孩儿什么时候向内务署提出婚礼之事?”

    武贤仪想了想道:“等杨家父母到了以后,安定下来,然后我来申请,尽快在十天内完成婚礼!”

    “母亲,十天是不是太仓促了?”

    武贤仪摇了摇头,缓缓道:“你的婚事一定要提防小人,比如武惠妃、李瑁之流,我有直觉,他们一定会在暗中破坏,所以尽快完婚,以免夜长梦多。”

    “孩儿明白了!”

    武贤仪又语重心长道:“你一定要和高力士搞好关系,明白娘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