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六十章 突破之口
    柳泉的妻子指了指里屋,“家里有人在等你!”

    “谁?”

    “好像说是钱塘郡王!”

    ‘钱塘郡王?’

    柳泉猛然醒悟,不就是李琇吗?

    “你就说我今天不回家!”

    他转身要走,妻子拉住了他,“夫君不能走,英儿还在他们手上呢!”

    “什么!”

    柳泉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他们在书房等夫君,英儿也在书房,一直没有出来。”

    柳泉呆住了,半晌,他嘴角苦笑一声,这个李琇还真厉害,捏住了自己儿子,等于捏住了自己的要害。

    他只得叹息一声,“他在哪里?”

    “他在书房!”

    柳泉点点头,“我去见他,你给他们上茶。”

    柳泉整理一下衣冠,硬着头皮向书房走去,他心里太清楚李琇为什么来找自己,李瑁一直在对付李琇,但李琇从来不接招,现在李琇要还击了。

    首先就掐住了自己,柳泉不得不佩服李琇的手腕,难怪连摄政王都被收拾得灰头土脸,下手太精准了,不动则已,一动必是要害。

    走进书房,只见一个头戴纱帽的年轻男子坐在书桌旁,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儿子写字,柳泉一眼认出了这个年轻人,正是钱塘郡王李琇。

    旁边还站着几名身材高大的武士。

    柳泉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小民柳泉参见郡王殿下!”

    李琇笑着对旁边的少年道:“你爹爹回来了,你回房去练书法吧!”

    少年怯生生地看了一眼父亲,柳泉向他点点头,少年连忙收拾笔墨出去了。

    李琇望着他背影笑了笑道:“令郎字写得不错!”

    “他从五岁就开始练字了,幸得家乡一个名师指点。”柳泉对儿子的书房还是很自信的。

    “听说柳先生一直想送令郎进太学读书?”

    柳泉的后背顿时冒气一股寒气,这件事他只对李瑁提起过三次,其他人都不知道,甚至自己的妻子都不知道,李琇怎么会知道?

    “殿下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只要关注李瑁,自然会知道他的一切,其实我也懒得理睬这种蠢货,若不是他不知好歹,非要和我做对,我说不定就放他一马。”

    李琇的言外之意,他不打算放过李瑁了。

    柳泉心中一沉,李琇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在下是李瑁的幕僚,殿下不怕我告诉李瑁?”

    李琇笑着摇摇头,“你告诉他也无妨,他知道我不会放过他,不过我觉得先生应该更看重自己的儿子,不会为了李瑁牺牲儿子。”

    “殿下在威胁我?”

    李琇淡淡一笑,“我威胁人很正常,我连摄政王也一样威胁过,只不过我每次都会把威胁变成现实,柳先生既然这么看重儿子,就不应该蹚这滩浑水。”

    已经涉及到儿子的安危,柳泉也豁出去了,他冷冷道:“殿下就明说吧!到底要做什么?”

    李琇注视着他道:“你既然在元谞府中做过事,那应该认识苗长春吧!”

    “我认识他,元彪的幕僚,失踪了,应该凶多吉少!”

    “你错了,他没有凶多吉少,他现在改名贺春来,任高昌县县丞,是我任命的,吏部前两天已经正式批准了。”

    李琇又继续道:“他奉元彪之令去北庭刺杀我,结果在高昌被我抓住,然后他弃暗投明,改为效忠我,立下了不少功绩,我便正式任命他为高昌县丞,吏部当然会给我这个面子,毕竟我是北庭节度使。”

    “殿下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只是给你一个选择,你如果继续效忠李瑁来对付我,我必然会铲除你,连同你的儿子,我不会留仇家,一向斩草除根。

    但如果你转而秘密效忠我,那我会任命你为交河县县丞,保证吏部通过编制,当然,你最后需要改一个名,我会给你一个姓新的履历,柳泉就不存在了。”

    柳泉听说自己能任命为县丞,不由怦然心动。

    李琇又淡淡一笑,“你考虑一下吧!明天答复我也可以,我先告辞了。”

    说完,他将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在桌上,便带着几名手下转身离去,走到院子,正好遇到柳泉妻子端茶过来。

    李琇微微笑道:“大嫂还是要劝劝柳先生,人生的机会不会太多,也就那么一两次,就看能不能抓住它,改变自己的命运。”

    李琇走到门口时,柳泉从书房内快步走出,“殿下留步!”

    “先生这么就想通了?”李琇回头问道。

    他刚才对柳泉自己的几句话一下子把柳泉打醒了,人生的机会确实太多,也就那么一两次,今天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怎么能不抓住它?

    “今天晚上,李瑁在天然居酒楼宴请李璀,两人或许要结盟。”

    …………

    李琇走了,柳泉的妻子走进房间,担忧地问道:“夫君真要背叛李瑁?”

    “我跟他不过几个月,何谈‘背叛’两个字?”

    “可是………”

    “没有可是!”

    柳泉不耐烦地挥挥手,“他盯住我们儿子了,我若不答应,儿子怎么办?”

    “夫君如果是担心这个,我可以带儿子回老家!”

    柳泉看了妻子一眼,淡淡道:“儿子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他许了我交河县县丞的官职,我还以为苗长春死了,原来人家在高昌县当县丞,这个李琇不简单啊!恩威并施,顺他者厚待,逆他者严惩,相比起来,李瑁连我孩子进太学读书都解决不了,怎么让人不寒心?”

    柳夫人知道丈夫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当官,在他三十八岁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希望,他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

    “我理解夫君的梦想,我也支持夫君的决议,我就是担心万一李琇敌不过李瑁怎么办?”

    柳泉冷笑一声,“不是我贬低李瑁,他和李琇比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所思所想就是想夺走李琇的女人,可李琇是什么人?连摄政王都被他整得灰头土脸,李瑁会是他的对手?李琇从我这里下手,就足见他的手段比李瑁高明得多。”

    “可李瑁的母亲是武惠妃啊!”

    “这你就错了,十年前他们是子凭母贵,现在反过来了,是母凭子贵,武惠妃要依靠儿子来支撑她在皇宫的地位,但李瑁支撑不起,这就是武贤仪这么快就翻身的缘故。”

    柳妻叹口气,“你说的这些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京城不安全了,我和孩子还是先回老家吧!”

    柳泉点点头,“今晚收拾东西,我来安排,明天你们就回去,把母亲也一起带回老家。”

    柳泉忽然明白了,李琇将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在桌上,恐怕就是让自己安排妻儿老母回家,他连自己收入微薄都查到了。

    ……….

    天然居酒楼也位于平康坊,在长安十大酒楼中排名第三。

    李瑁在三楼的牡丹堂摆下一桌奢华酒宴,宴请李璀。

    堂下,几名琵琶女低吟浅唱,一名舞姬正翩翩起舞,门外站着两名武士,大堂两边也各站着四名武士。

    厅堂高榻上坐着李瑁和李璀,他们身边各陪着一名美貌侍女,不仅投怀送抱,还要给他们斟酒布菜。

    “听说贤弟今天吃了大亏?”李瑁试探着问道。

    李璀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今天请我来也是为了李琇那个混蛋吧!”

    李瑁将酒杯重重一顿,“没错!那个混蛋几乎把我毁了,若不是他,我今天已经是东宫太子,此仇不共戴天,我非报不可!”

    “除了报仇,恐怕还有夺妻之仇吧!”

    李瑁知道李璀也看上了杨玉环,他现在可不想和李璀形成竞争之势,李瑁笑了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不过那女人已是残花败柳之身,送给我我也不要,贤弟若喜欢,尽管拿去!”

    李璀兴奋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倒不嫌弃她是不是雏女,初为人妇的女人更有味道,若兄长肯让给我,我会极力帮助兄长入主东宫。”

    “自家兄弟,有什么让不让的,关键是李琇啊!不把他除掉,不管是我的东宫之位,还是你的女人,统统都别想。”

    “说得对,李琇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其他都可以先放在一边,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联手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