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意插柳
    这一顿酒,两人喝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两人有了共同的敌人,可谓相恨见晚。

    两人互相搀扶着醉熏熏走出酒楼。

    “贤弟放心,回头我会安排人具体商议对策,咱们耐心点,一步步来,只要我们齐心合力,一定会干掉他。”

    “要不是兄长点拨,我真不知道自己轻敌了,我听兄长的,先把人撤回来,咱们从长计议。”

    两人各自上了马车,马车启动,向平康坊外驶去。

    就在李瑁和李璀刚走,隔壁海棠房的客人也起身结帐了。

    这是四个年轻男子,他们都穿着儒袍,头戴平巾,一看就是正在读书的学子。

    他们也上了一辆马车,迅速离开了海棠房。

    过了几天,一名伙计清扫海棠房时,意外发现角落的隔板被挖了一个小洞,凑在小洞上,隔壁牡丹堂的客人说话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

    郡王府后堂,王泽安向李琇汇报了他们探听到的情报。

    “卑职和手下装扮成太学生在他们隔壁,我们可能去晚了一点,前半程没有听到,但后面我们都听得很清楚。”

    “他们说什么?”

    “他们都是在互相述说和殿下的各种交集,真真假假,夸大其词,以后该怎么办都没有谈及,只是说要团结合作,联手干掉殿下,总之,给卑职的感觉,他们今天是在结盟,具体怎么做还没有考虑,只是说从长计议!”

    “好一个从长计议!”

    李琇哼了一声,又问道:“他们谈到杨姑娘了吗?”

    “应该谈到了,但没有明指,只是说殿下的女人,李瑁装模作样,说他不喜欢已经嫁人的女人,他不在意了,主要想入主东宫,李璀头脑简单,说他发誓要把殿下的女人弄到手,那是他的,他谁也不让。”

    李琇心中恼火,他克制住情绪,冷静问道:“然后呢,还有什么?”

    王泽安想了想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情报,李璀酒喝多了后透露出他的胞兄李珣在和李琎争夺摄政王世子之位。”

    李琇精神一振,这是个重要情报啊!上次政事堂议事,他就发现李珣和李琎关系有点微妙,没想到在李璀的口中证实了,两人果然在争夺摄政王世子。

    这才是今晚得到的最重要的情报。

    …………

    次日一早,一支三百人的军队在郡王府东面空地上驻扎了,这支军队是从准备派往北庭的一万增援军队中挑选而来.

    为首将领是一名郎将,叫做李晋安,河东晋州人,年约三十岁。

    李琇赶到军营,这里原本是寺院和王府之间的一块空地,大约十亩左右,已经平整完毕,士兵们扎下了数十顶大帐。

    李晋安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卑职李晋安参见殿下!”

    “李将军请起!”

    李晋安起身抱拳道:“卑职是昨天下午得到命令,护卫殿下安全,请殿下放心,但凡有令,我们随时行动!”

    李琇点点头,“我主要是担心突骑施人和高句丽人对我进行报复,有你们的驻扎,足以震慑宵小。”

    李琇看了看士兵们正在搭建的军营,又问道:“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解决?”

    “目前暂时没有困难,各种物资很充足。”

    李琇点点头,“你们的任务是对我进行私人保护,这样吧!我会按照亲兵的标准给你们一定的补贴,算是一种惯例。”

    李晋安大喜,“多谢殿下关心!”

    “我让钟参军和将军联系,他是我的总管,以后有什么要求,或者有什么安排,你们之间都可以进行沟通。”

    李琇已经看见高力士的马车,正从远处驶来。

    李琇便让钟馗和驻军进行联系,他迎了上去......

    高力士的马车在李琇府门前停下,一名小宦官将高力士从车里扶下,李琇笑着行一礼道:“高翁是来看的新宅吗?”

    “你这座宅子我看过无数次了,最后还是我帮你选的,也是天子对你的厚待啊!就连李瑁的王府也比不上你的新宅,算起来,只有东宫比你的宅子稍好点。”

    “高翁夸张了吧!”

    “夸张?这可是薛王的宅子,长安城能和它相比的,只有岐王宅,岐王宅是从前太平公主的宅子,你这座宅子从前是你外公的宅子。”

    李琇顿时明白了,这原本是武三思的宅子,高力士煞费苦心,说服天子把它给了自己。

    由此可见,高力士还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李琇把高力士请进了府宅,两人在大堂上坐下,侍女给他们上了茶。

    高力士不慌不忙道:“今天军队已经进驻了,原本是给安排一支临时军队,但天子想试探一下摄政王的反应,就直接从北庭援军中抽了三百人给你做护卫,天子批准后,转递给摄政王,没想到摄政王那边直接批准了,出乎意料啊!”

    李琇笑问道:“是不是摄政王也想派一支军队保护李珣,他无法开口,正好父皇提出了要求,他就顺水推舟批准了,然后李珣身边也会出现一支军队。”

    “你分析得有道理,应该是这样,以前是绝不可能的,摄政王这个人极为坚守各种制度,最近半年他屡屡让步,着实让人惊讶,最出人意料是他批准了牛仙客的革职令,他其实完全可以死保牛仙客,但他最终还是让步了。”

    “我听说天子推荐裴宽入相,摄政王推荐王珙入相,还在胶着吗?”

    高力士点点头,“这不是举相的问题,而是争夺政事堂,这是十五年来,天子第一次得到争夺政事堂的机会,他坚持要抓住这个机会,摄政王也不肯放,导致新相国出不来。”

    “其实把李林甫争取过来,政事堂还是三比二。”

    高力士苦笑道:“如果这次争夺新相国输了,李林甫也不会投向我们了,现在能和摄政王势均力敌,已经大大进步,但我们要争取在朝廷中压过摄政王,那么摄政王的优势就在地方上了。”

    “高翁找我有事?”

    高力士点点头,“你母亲向内务署正式提出了你的成亲申请,一些细节我要来向你确认一下,你母亲也是这个意思,细节让你自己做主,只要你喜欢,她都没有问题,我先问你,你计划什么时候返回北庭?”

    李琇笑道:“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吧!我返回北庭的申请已经提交了,但父皇却迟迟未批。”

    高力士点点头道:“你父皇是希望你在长安呆一段时间,这几个月摄政王那边有异常,这个关键时刻最好你能在长安。”

    “摄政王的病情不是已经稳定了吗?”

    “他现在确实比之前好点了,但也只是好一点点,就像你说的稳定,有低风险的稳定,有高风险的稳定,还有危险的稳定,现在摄政王的稳定急属于危险的稳定,我们得到的绝密消息,摄政王现在每两三天就会晕厥一次,这也是他在你母亲之事上让步的原因。”

    李琇笑道:“高翁来找我,真是为了谈婚事?”

    “谈婚事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希望你也参与进来,这是你父皇的意思。”

    李琇手写了一张纸条,递给高力士,“高翁知道这件事吗?”

    高力士看了看纸条,眼睛一亮问道:“真是这样吗?”

    “应该是真的,高翁,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我们可以创造条件,然后静观其变!”

    停一下,李琇又道:“至于婚礼,我希望一切从简,用最简单的婚礼!”

    高力士点点头笑道:“最简单的婚礼有,那是当年太宗皇帝号召节俭而定下的简单婚礼,武则天时代,李氏皇族嫁娶基本上都是用这种简单婚礼,你父皇当年娶妻也是用这种婚礼,很低调,现在皇子都嫌它太简单,如果你想替你父皇省钱,他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