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从内部突破
    中午时分,柳泉来到了京白酒楼,酒保带他来到后院的一间雅室内,钟馗已经等待他多时。

    柳泉拱手歉然道:“让钟先生久等了!”

    “无妨,柳先生请坐!”

    柳泉坐下,钟馗笑问道:“家人都走了?”

    柳泉点点头,“今天一早乘船走了,请转告殿下,感谢他赠送的盘缠。”

    “柳先生的谢意我会转告殿下,但我想知道,你怎么给李瑁解释?”

    “不用给他解释!”

    柳泉冷冷道:“他如果问起来,我就说,既然我儿子进不了太学,我就送回家乡找名儒教他读书。”

    钟馗点点头,“李瑁和李璀会面之后有什么后续?”

    “看来李瑁是认真的,昨天他进宫见了武惠妃,拿回来两万贯钱,今天他就要求增加武士,而且要求招募高水平的武士。”

    “他怎么招募?”

    “都是让手下互相推荐,基本上不对外。”

    钟馗沉吟一下道:“殿下希望你能促进李瑁和李璀深度结盟,尤其要促进二者关系密切。”

    “然后呢?”

    “先把二者关系密切,然后我再告诉你该怎么办?”

    “我知道,请转告殿下,为他效力,我感到很荣幸!”

    柳泉端起桌上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便拱拱手走了。

    ........

    钟馗沉思片刻,也匆匆赶回了王府。

    王府后堂,钟馗向李琇汇报了今天和柳泉见面的情况。

    第一次和柳泉合作,当然不可能尽信,要有所保留,所以后续的安排都没有告诉他。

    李琇点点头笑道:“这个柳泉很聪明,他能感觉到我们对他还不是很信任。”

    “殿下说得没错,卑职也是这个感觉,他更愿意成为殿下的下属,最后才说为殿下效力是他的荣幸。”

    “这个人功利之心太重,就指望着我给他安排进官场,如果他能淡然一点,说不定我会留在他在身边,他会有更高的发展,也罢,这也是个人的缘分。”

    “殿下,招募武士之事怎么说?”

    李琇沉吟片刻道:“去把杨秋找来!”

    钟馗匆匆去了,不多时,他带来一名武士。

    武士叫做杨秋,三十岁出头,是元家武士之一,在高昌跟随苗长春投靠了李琇,现在也是皇宫侍卫,在北庭立功,封为八品宣节副尉。

    杨秋是楚州人,当年在楚州也是赫赫有名的梁上君子,后来被元家招募。

    杨秋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殿下!”

    “杨秋,我记得你曾经给我说过,你认识弥勒教的鬼母武士?”

    “回禀殿下,弥勒教的鬼母武士也都是江淮一带盗匪高手,卑职当时叫做罗秋山,也在江淮一带厮混,得了一个秋山飞盗的绰号。”

    “弥勒教灭亡后,很多鬼母武士都投奔了李瑁,据我所知,李瑁手下武士中,一半以上都是弥勒教的鬼母武士,你认识他们吗?”

    “回禀殿下,卑职认识其中一人,他叫王乐,曾是我的搭档。”

    “他知道你吗?”

    “他知道我在元府做事。”

    李琇点点头,“我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事成之后,我升你为翊麾校尉。”

    “愿为殿下效力!”

    ........

    “为我卖命,我从来不会亏待各位,这一千贯钱是我赏给各位,大家拿去分了,该吃该喝该找女人享受,随便大家。”

    院子里站着三十余名武士,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台阶前的十麻袋钱,心情复杂,但毕竟这是李瑁第一次发钱,大家心中都还是很期待。

    李瑁站在台阶前慷慨陈词,“现在我们的问题就是人手太少,我希望各位能引荐武艺高强的朋友,他过去做什么不重要,只要武艺高强,只要肯为我卖命,我不仅不会亏待他,还会替他洗白,引荐的人也同样有重赏,各位尽快联系吧!机会难得。”

    李瑁让首领给大家发钱,他走回内堂,柳泉上前道:“殿下招揽英才,但还是要注意把关,不要让敌人的卧底混进来。”

    李瑁在洛阳有过这方面的深痛教训,他点点头,“先生说得很对,这次要特别把关,我会把所有新募武士的资料交给先生,请先生替我仔细查看,寻找可疑之处。”

    “卑职一定会妥善做好,另外,卑职还有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你说!”

    “卑职考虑,凭我们的力量是扳不倒李琇,事实上,整个朝廷也只有摄政王能扳倒他,我们要借助摄政王的力量。”

    李瑁叹口气,“你虽然说得有道理,但摄政王哪里会受我们影响?”

    “殿下,我们影响不了摄政王,但不等于别人影响不了,尤其是他的儿子。”

    “你是说.....李璀?”

    柳泉点点头,“就是他!”

    “但看起来李璀似乎也不能左右他的父亲的意志啊!”

    “殿下,很多事情我们看不到,李璀也不会说,比如李璀在长安为非作歹,他背后一定有人在支持,否则官府早就抓他了,卑职的意思说,必须要和李璀深交,才能到更深的情报,说不定殿下能由此发现摄政王的秘密,这可是天子梦寐以求的情报啊!”

    李瑁只把心思放在对付李琇身上,别的方面都没有考虑,柳泉的提醒让他豁然开朗,自己可以通过结交李璀获取摄政王的秘密啊!

    母亲整天说自己不求上进,自己拿到摄政王的秘密,不就立下了大功吗?

    “好!多亏先生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瑁找来管家,对他道:“再给李璀送一张帖子,我明晚还是在天然居请他吃饭。”

    ..........

    李瑁的武士都不住在王府内,而是在外面租房子,一是自由,其次也能有机会去揽点私活。

    武士王乐住在距离王府不远的一间小院里,他自己租了一间小独院,夜里,王乐酒足饭饱回来,他开了院门,发现插在门栓上的一根稻草掉了。

    王乐立刻警惕起来,抽刀喝道:“是谁?谁在里面。”

    “老王,是我!”

    有人从屋子旁边闪出,笑眯眯道:“还认识我吗?”

    王乐盯着他看了半响,“你是.....罗秋山?”

    “老兄弟还认识我?”

    两人大笑,上前紧紧拥抱一下,王乐给了他肩头一拳,“听说你在元府?”

    “以前在,现在....一言难尽!”

    “我知道,进屋去说!”

    两人进了房间,王乐点燃油灯,又煮了一壶茶。

    “元彪倒台后,我也打听过你的消息,但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你不知所踪,着实让我担心一阵子。”

    罗秋山跟随苗长春去高昌是元彪部署的绝密任务,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元府倒台,我出去躲了一阵子,刚回来没有多久,舒服日子过久了,也不想再去做老本行,兄弟也一样吧!”

    两人都是江淮盗匪,合作过好几年,关系很深厚。

    王乐点点头,“我是失手被楚州官府抓住,弥勒教在监狱里找到我,如果我愿意加入他们,就放我出狱,我答应了,跟了弥勒教三年,几个月前弥勒教覆灭,我也不想再干本行,就跟着首领进京了,被寿王招募进府,日子还算不错,有吃有喝,青楼也有相好。”

    王乐倒了两杯热茶,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问道:“今天怎么会想到来找我?”

    “老弟应该能猜到吧!”

    “你是说....寿王招募?”

    罗秋山点了点头,王乐蓦地瞪大眼睛,“中午才公布的,你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是这个圈里的,消息怎么可能传得不快。”

    “倒也是,不过凭你的身手和秋山飞盗的名头,完全没有问题,我可以推荐你!”

    “就怕....寿王不喜欢我当过飞盗。”

    “不用担心,我也和你一样啊!寿王根本不在意,你只要你有真本事,肯替他卖命,其他一切都好说。”

    “那我就放心了,哎!找个吃安稳饭的地方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