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原来是他
    韩休当天下午便来到兴庆宫,拜见摄政王李成器,这一次李成器亲自接见了他。

    “王爷,伤情怎么样?”韩休坐在床榻旁,关切地问道。

    “就是胳膊断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养几个月就好了。”

    “今天政事堂内部进行了一些讨论,因为有议题涉及到舒王,所以暂时回避他,当然,这个讨论不管是什么结局,都需要王爷批准。”

    李成器冷笑一声,“你们给我挖坑啊!如果政事堂通过了,天子批准了,我反对又有什么意义?”

    “那个是一般的军政事务,但如果涉及到政事堂本身的改革方案,或者人员增减,都必须要王爷批准。”

    “那你说一说吧!什么方案?”

    “是张九龄提出的方案,扩大政事堂议事,让五个准相国一起加入,获得投票权,这样就形成了九张票,能够形成多数。”

    这倒是一个办法,总比他和李隆基僵持着没有结果要好,李成器想了想道:“这个方案草拟一份文书出来,我要考虑一下。”

    “文案已经有了!”

    韩休将一份文书放在旁边小桌上。

    李成器瞥了一眼文案,顿时眉头皱了起来,“怎么李林甫投的赞成票?”

    “卑职问了李林甫,他觉得新相国久拖不决不是办法,会引起朝廷对立,他也认可这个方案,觉得可行。”

    “不是他觉不觉可行,而是应该先和我商量一下,没有和我商议,他就直接投票了,他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李成器的语气中透露出掩饰不住的不满,上次牛仙客事件,李林甫就投了赞成票,导致政事堂罢免了牛仙客,自己很被动,不得不同意,这一次在关键时刻又投了赞成票,他什么意思?想背叛自己投靠李隆基吗?

    “微臣也不知道,这件事他没有和微臣商量。”

    李成器心烦意乱地摆摆手,“继续说,关于舒王什么事?”

    “就是一个态度问题,张九龄和李适之都反对换世子,认为世子没有失德之举,但微臣和李林甫都认为应该尊重王爷的决定,政事堂表决最后是二比二,没有结论,最后还是要天子和王爷商议。”

    停一下,韩休又问道:“大家还需要明确一点,王爷真的决定换世子吗?”

    李成器缓缓道:“我是决定换世子,但不是说马上就换,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大家达成共识,我当然尊重大臣的意见,所以才让舒王参与每天的政事堂议事,让大家了解他,至于天子那边,我会和他商量,事情不要那么仓促,一步一步来!”

    “微臣明白了,就不打扰王爷养伤,先告退了!”

    韩休告辞走了,李成器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张九龄的态度必然就是李隆基的态度,李林甫可以不和自己商议就直接表态,但张九龄不会,他一定和天子充分商议过,包括让五名准相国入政事堂的方案。

    李成器发现自己越来越被动了,政事堂那边似乎只有韩休一个人在苦苦支撑,而李林甫态度暧昧,今天在天子和自己这边各投一票,显然是在寻找平衡,这样一来,政事堂的格局就变成两个半对一个半,形势对自己很不利啊!

    ........

    黄昏时分,李珣返回了兴庆宫,他已准备搬到兴庆宫居住,以便时刻聆听父亲的教导。

    “今天情况怎么样?”李成器没有提政事堂的事情,语气温和地问道。

    “回禀父亲,今天孩儿了解政事堂运作流程,下午和李林甫做了些沟通,也拜访了张九龄和李适之,但没有遇到韩相国。”

    “今天政事堂没有议事吗?”

    “上午有议事,但孩儿没有参加,主要是孩儿还没有拿到父亲的正式委托书,还不能代表父亲列席议事。”

    李成器缓缓道:“下午韩休来过我这里,说到了上午的议事,张九龄提出将五个准相国纳入政事堂,一起参与议事,有投票权,但不涉及相国政务,你怎么看?”

    李珣脑海里迅速转动,五个准相国是指吏部尚书陈希烈、工部尚书裴宽、户部侍郎萧炅,以及刑部尚书裴耀卿和黄门侍郎杨慎矜。

    以李珣的认知,萧炅和杨慎矜是忠于父亲的,而陈希烈是中间派,谁都不得罪的老好人,这个方案还是一个势均力敌。

    “这个方案关键就是陈希烈的态度了。”

    李成器淡淡道:“你能看到陈希烈已经不错了,但你还没有看到李隆基的真正用意,这个方案一定是李隆基提出的,他埋在里面的真正棋子是杨慎矜。”

    “杨慎矜?”

    李珣吃了一惊,“他不是一直忠于父亲吗?”

    “以前或许是,但洛阳婚礼后,就未必了,你以为李隆基在咸宜公主身上投下那么大的血本为她举行婚礼,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拉拢杨家吗?现在杨慎矜的态度就微妙了,李隆基推出这个方案,他一定知道杨慎矜是效忠他,最后的结果还是他主导政事堂。”

    “孩儿倒有个想法!”李珣沉思片刻道。

    “你说!”

    “孩儿觉得,如果直接让陈希烈为第五相,是不是比九相更好一点。”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李成器沉思片刻,确实,直接让陈希烈为第五相,要比杨慎矜背叛自己更好。

    至少陈希烈不会明确偏向天子,但这里面也有一个不妥的地方,还是解决不了政事堂内的对立。

    思来想去,这个方案确实不错,符合双方的最低要求,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明天,你替我带封信给天子,告诉他,我支持陈希烈为第五相。”

    .........

    中午时分,一名模样妖艳的女人从李瑁王府出来,坐上一辆牛车,牛车慢慢悠悠向东市方向驶去。

    在不远的后面,一名老者骑着毛驴,不紧不慢地跟着牛车。

    牛车在东市一家布店前停下,妖艳的女人不见了,却从车内走出一名村妇,头包着布巾,胳膊上挎着篮子,衣服臃肿,直接走进了布店。

    后面骑毛驴的老者进了旁边一条巷子,不多时,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目光迷离地蹲在路边,但他身后的毛驴还是刚才那头驴子。

    大概过了一盏茶时间,村妇又恢复成妖艳女子,从布店里出来,直接上了牛车,“回王府!”

    牛车掉头,向东市外面驶去。

    中年男子已经不关心这个妖艳女子了,他的目标转而盯住了这家布店,青丰布店。

    不多时,从布店里出来一名掌柜模样的男子,他也骑着一头毛驴,加快速度向北而去,中年男子骑驴在后面跟着他。

    走了一段路,掌柜来到一座府宅的围墙外,他在侧面找到一个小门,直接进去了。

    这座府宅是谁的宅子?中年男子沉吟一下,向正门绕去。

    ..........

    短短三天时间,紫林枫就向李琇交差了。

    “卑职的手下盯住了杨蓉,发现她化妆成一个村妇去了东市青丰布店,然后返回李瑁王府,她刚离开,青丰布店的掌柜便去了一座府宅,从侧门进去了。”

    李琇笑道:“这倒有趣了,这家青丰布店的背景查过吗?”

    “查过了,这家青丰布店是长孙家族店铺,是五十年前长孙氏家主长孙青丰开的布店,属于长安五大布店之一,那座府宅正是金吾卫大将军长孙南浩的宅子。”

    “难道这个杨蓉是长孙南浩安插到李瑁身边?”

    “殿下听卑职说完!”

    “你说!”

    “长孙南浩的妹妹嫁给了摄政王,成为摄政王李成器的第二任王妃,也就是世子李琎的母亲,也就是说,长孙南浩是李琎的舅父,殿下明白了吗?”

    李琇缓缓点头,“原来是李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