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李琎泄密
    平康坊的清风酒楼也是长孙家族的产业,自从长孙无忌被武则天扳倒后,长孙家族便走向低调,朝廷内几乎没有长孙家族的身影,长孙家族转入商业,在长安收购了无数了商铺,青丰布店就是那时候的产物。

    在长安,只要看到青丰开头的店铺或者清风酒楼、客栈之类,那就是长孙家族的产业。

    其实不光是长孙家族,整个关陇贵族,在被武则天残酷打压后,基本上都投身于商业。

    转机出现在十五年前的夺门之变,以元家为首的关陇贵族支持太上皇复位,而以裴家、韦家、崔家为首的名门世家则支持天子李隆基。

    正是两派势力的胶着,才使得太上皇和天子达成妥协,太上皇以摄政王方式获得执政权。

    有太上皇的绝对权威压制,在前十年,天子李隆基的政令难出皇宫,基本上就是在皇宫内蹉跎度过。

    直到太上皇驾崩,第二代摄政王掌权,摄政王的权威降低,李隆基的处境才稍稍改善一点。

    关陇贵族的重新崛起也是在太上皇掌权之后,元家势力最大,其次是独孤家族和长孙家族,都获得了大将军的头衔。

    在关陇贵族中窦家是个例外,窦家支持天子,一直被打压,直到今年元氏倒下,窦纹才被封为右卫大将军。

    长孙家族得益于和摄政王李成器的联姻,李成器的原配是元氏之女,去世得早,李成器后来又娶长孙家族之女为妻,封为王妃。

    目前的长孙家主叫做长孙南浩,被封为金吾卫大将军,金吾卫大将军和其他大将军一样,也是虚衔,被称为高位养老官。

    而一万金吾卫军队的实权掌握在左右将军手上,负责维护长安治安,两个金吾卫将军都是太上皇任命,效忠于摄政王。

    长孙南浩虽然没有实权,但他的儿子长孙宏武却出任九门将军,手中掌握三千军队,他的长子长孙宏仁出任军器监少卿,职务颇高。

    此时,在清风酒楼的二楼,摄政王世子李琎秘密会见了长孙宏仁。

    长孙宏仁年约三十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去年被李成器任命为军器监少卿,当时还引起过朝廷争议,长孙宏仁既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深厚资历,而且还这么年轻,仅仅因为他是摄政王妃的侄子,就获得如此高位,着实让政事堂的相国们不满。

    不过长孙宏仁虽然资历不足,但他确实精明能干,头脑清醒,他给李琎斟了一杯酒,笑眯眯道:“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现在朝廷内各种传言,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根据,换世子不是换个丫鬟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的后背不光是长孙世家,还有那么多关陇贵族支持你,摄政王会考虑的,除非他想放弃这些支持,那么也无所谓,大家都转而支持天子,至少一大半的军队都要哗变了。”

    李琎叹口气,“父亲这几个月身体每况愈下,甚至在皇宫里摔跤跌断胳膊,这在从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让我们担心的是,他会突然昏迷,一个时辰或者两个时辰,最严重时一天都醒不来,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他会猝然离去,偏偏这个时候,父亲却要换世子,这不是引起内乱吗?”

    长孙宏仁沉吟一下道:“你觉得摄政王会猝然离去,已经严重到这一步了?”

    李琎点点头,“这不是我个人的感受,是太医说的,也是我们都亲眼看到的,父亲不能饮酒,不能失眠,不能激动,他控制不住饮食,身体也控制不住了。”

    长孙宏仁沉思片刻道:“你也不太紧张,我父亲会劝说摄政王,不要在关键时刻制造内部纷争,劝他谨慎行事,相信会有效果。”

    “我也希望父亲冷静下来,这件事就要拜托舅父他老人家帮忙了。”

    长孙宏仁笑了笑又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看你有没有兴趣,前些天李瑁招募了一批武士,我父亲安排一名女武士去应募,结果招募上了,将出任李瑁的女武士首领。”

    李琎长长叹了口气,“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关心李瑁的事情!”

    长孙宏仁注视李琎片刻,便淡淡道:“好吧!我这就回去禀报父亲。”

    ..........

    长孙宏仁匆匆赶回府宅,见到了父亲长孙南浩。

    长孙南浩年约五十岁,当年夺门之变时,他才三十五岁,只是一名侍卫郎将,但他父亲长孙平孝和元彪一起直接参与到兵变之中,只是没有元彪那么突出的功绩,事后长孙平孝也被封为左骁卫大将军。

    父亲四年前病逝,长孙南浩接手了家主之位,也顺利被任命为金吾卫大将军。

    不过今年长孙家族比较低调,原因就是元家出事,虽然长孙家族没有元家那么嚣张,更没有掌控扬州财税十年,但长孙南浩还是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元家嚣张十几年了,以前都没有事情,为什么偏偏今年出事了?

    还有薛王李业,在洛阳横行十几年,从未出过危机,同样也是今年倒下了。

    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显然不是,长孙南浩看得很透彻,这是皇权和摄政王权力此消彼长的必然结果。

    延续了十五年的摄政王时代恐怕要结束了。

    “父亲!”房门外传来长子长孙宏仁的声音。

    “进来!”

    长孙宏仁快步走进了房间,跪下行礼,“给父亲请安!”

    “起来吧!”

    长孙孙宏仁站起身,垂手而立。

    长孙南浩问道:“见到李琎了?”

    长孙宏仁点点头,“孩儿刚和他分手。”

    “他怎么说?”

    “他很忧虑,摄政王要换世子,让他焦躁不安,他希望我们能帮助他。”

    长孙南浩眉头一皱,“摄政王要换世子倒底是传闻,还是真的?”

    “看起来好像是传闻,但孩儿认为是真的。”

    “为什么?”

    “主要是李珣已经正式代表摄政王列席政事堂议事,这是摄政王世子的最重要权力之一,除非李成器是想设两个摄政王世子,否则他不会这样干!”

    长孙南浩点点头,如果真把列席政事堂议事的资格给了李珣,那么换世子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一般人都会这样认为。

    但长孙南浩看得更深更透。

    长孙南浩沉思片刻问道:“你觉得李琎如何?”

    长孙宏仁摇摇头,“很平庸,而且没脑子。”

    “评价这么低?”

    长孙南浩笑问道:“为什么?”

    “他不知轻重,竟然把最绝密的消息轻易泄露了我。”

    长孙南浩坐直身体,满怀兴趣地问道:“什么绝密消息?”

    “摄政王的真实病情,朝廷上下只知道摄政王身体不太好,但不好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就连相国们在也在打听,但没有任何消息,为掩盖真实病情,摄政王甚至不见外人了,但李琎居然就这么随口告诉我了,当时孩儿真的很震惊。”

    “摄政王的情况如何?”

    “病情很重,很容易陷入昏迷,稍微情绪激动,甚至喝酒或者休息不好都会病情加重,太医和摄政王的家人都担心他会猝死。”

    “有这么严重!”

    长孙南浩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没想到李成器的病情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了,居然到了猝死的程度。

    “你继续说!”

    “孩儿告诉他,我们手下一名女武士混入李瑁的府中,还成为首领之一,他居然没有兴趣,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他的机会,他可以重新在父亲面前建立能力,所以孩儿认为他很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