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章 初谈合作
    京白酒楼内,李琇见到了长孙宏仁,这是高力士亲自牵线,给李琇寻找的合作伙伴。

    现在李琇的计划有些推动乏力,关键原因就是李璀身边没有人,柳泉是李瑁身边的人,柳泉可以鼓动李瑁,但李瑁的话李璀未必会遵从。

    关键就是李璀身边没有一个像柳泉那样的人。

    如果要合作,也必须替李琇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合作也没有意义。

    长孙宏仁给李琇斟满一杯酒,满脸诚恳道:“请殿下相信长孙家族的诚意,我们不想沦为第二个元家。”

    李琇淡淡笑道:“我不是相信你们,我是相信高力士,既然是他推荐的,那就是天子给了我保证,如果你们将来失信,那不是对我失信,而是对天子失信,我希望长孙兄能明白这一点。”

    长孙宏仁眼皮一跳,这个李琇果然厉害,看得十分透彻,能一眼看到关键处。

    “请殿下放心,这是我父亲深思熟虑了半年的决定,我们希望用立功来弥补当年的站队失误。”

    “但摄政王是你姑父,是你父亲的女婿,你们真的能背叛他?”

    长孙宏仁沉默片刻道:“家族利益永远是最重要的,摄政王对于我们不是亲情,而是一种站队,如果站队错了,那么就要及时进行切割。

    我也不用隐瞒殿下,当年我姑母嫁给李成器为次妃,是我祖父看好太上皇,认为他会登基,一旦太上皇登基,那么李成器作为嫡长子,就成为继承大统。

    但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祖父的预料推进,反而是三皇子登基大统,那怕后来发生夺门之变,太上皇重新掌权,那怕李成器成为摄政王,手握大权,都无法改变长孙家族背离正统的事实。

    摄政王再有权也不会长久,我父亲这次的选择是在修正我祖父当年犯下的错误,肯定会有代价,但只要我们路线走对了,再大的代价我们也能承受。”

    李琇点点头,“感谢长孙兄的坦诚相告,希望我们合作的成果能够弥补长孙家族承受的代价。”

    “殿下需要长孙提供什么资源?钱还是人?”

    李琇看了他片刻问道:“杨蓉去青丰布店做什么?”

    长孙宏仁惊愕地望着李琇,半晌道:“殿下怎么知道?”

    李琇淡淡一笑,“我能走到今天,你觉得是偶然吗?还是我运气比较好?”

    长孙宏仁半晌叹息道:“殿下果然名不虚传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杨蓉原本是弥勒教鬼母武士的女首领,弥勒教覆灭后,她和几名手下应聘我们在扬州的一家商行,扬州大掌柜发现她武艺超群,便把她推荐到长安,成为长孙家族的内宅女武士。

    前不久李瑁招募武士,我父亲就让杨蓉潜伏进了李瑁府中,青丰布店是她和长孙府联系的地方。”

    “你们为什么要盯住李瑁?”李琇又问道。

    长孙宏仁沉吟一下道:“我们盯住的其实不是李瑁,而是李璀,最近我们发现李璀和李瑁走得很近,两人关系密切,我们不知道李瑁的用意,便让杨蓉潜伏进去,看看李瑁到底有什么企图?”

    “查到李瑁的企图了吗?”李琇微微笑问道。

    长孙宏仁望着李琇道:“殿下应该也知道李瑁想干什么?”

    李琇点点头,话题一转,“你们为什么要盯住李璀?”

    “这里面说来话长!”

    “我和李璀的瓜葛很深,如果长孙兄愿意说,我很乐意洗耳倾听。”

    “李成器当年非常宠爱一个女人,叫做刘桂萍,他的发妻元氏病逝后,李成器是想立刘桂萍为正妻,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长孙氏之女,所以他一直对这个刘桂萍抱有很深的歉疚,刘桂萍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舒王李珣,一个就是李璀。

    去年,刘桂萍和我姑母爆发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冲突,可以说是几十年积怨的爆发,刘桂萍指着我姑母斥骂,‘别看你现在得意,王爷答应过我,他的继承人必然是我的儿子’,我姑母气得病倒,刘桂萍也怒气过头中风偏瘫了,两败俱伤。

    就是这件事后,长孙家族就开始关注李珣和李璀,李珣表现不错,十分精明能干,但李璀却被溺爱过头,成为十足的纨绔子弟,我父亲和几个叔父就商议,决定从李璀入手,通过他来收集李珣的把柄,为将来李珣和李琎之争提前做好准备。”

    “李璀身边有你们的人吗?”

    “有好几个,其中一人还被殿下打断了腿。”

    “我说的不是武士,而是谋士!”

    长孙宏仁点点头,“李璀身边的谋士张彧是我们安插的人,但李璀不看重他,或者说,李璀根本不看重幕僚谋士。”

    李琇微微笑道:“李璀就是我们双方的合作基础,把这个张彧引见给我!”

    ………..

    当天晚上,长孙南浩召集三个兄弟在后宅议事堂里议事。

    长孙四兄弟是整个长孙家族的核心,他们四人的决定代表着整个长孙家族的利益。

    这两天四兄弟的商议很密集,昨天晚上,四兄弟已经聚集商议过一次,做出了和李琇合作的决定,今晚再度聚会,他们想听取长孙宏仁的汇报。

    长孙南浩、长孙南宁、长孙南盛、长孙南皋聚集一堂,四个兄弟都有爵位,除了老大长孙南浩是丰国公外,其他三兄弟都是县公,各自出任亲王府的闲官。

    “今天中午我在京白酒楼见到了李琇,我们谈得很深入,也达成了共识.......”

    在说出结论之前,众人似乎对李琇更感兴趣,老二长孙南宁问道:“李琇此人如何,传闻他让摄政王也栽了大跟斗,是否言过其实?”

    “他确实很厉害,一开场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为什么?”

    “我请他相信长孙家族的诚意,他说和长孙家素昧平生,谈不上相信或者不相信,他只相信高力士和天子,我们如果失信,并不是在欺骗他,而是在欺骗天子。”

    长孙兄弟四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意识到,遇到了一个厉害人物。

    “他或许只是嘴皮子厉害!”老四长孙南皋哼了一声道。

    “不!不是!他直接问我杨蓉去青丰布店干什么?”

    “什么!”

    长孙南浩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儿子,“他....他怎么会知道?”

    “孩儿发现他早就盯住了李瑁和李璀,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

    “然后呢?”

    长孙南宁又问道:“他又说李瑁什么事情?”

    长孙宏仁摇摇头,“他提到杨蓉只是虚晃一枪,他也不提李瑁,他盯住了李璀,一步步追问我,我感觉他很清楚我们也在关注李璀。”

    “你都告诉他了?”

    “孩儿觉得既然拿出诚意合作,就不要隐瞒他,孩儿都坦诚告诉他了。”

    “接下来呢?”

    “接下来他很满意我的态度,希望我们双方合作愉快。”

    ..........

    长孙四兄弟争论了一个时辰,最终勉强达成一致,可以继续和李琇合作,但要求不能完全暴露长孙家族的底线。

    三兄弟走了,长孙宏仁跟随父亲来到书房,长孙南浩道:“你应该没有言尽,你把对几个叔父隐瞒的事情告诉我。”

    长孙宏仁点点头,“李琇要我把张彧引见给他。”

    长孙靠在软榻上沉思良久,“你觉得和李琇合作有意义吗?我的意思是说,和他合作能不能达成我们家族的改站队的目的?”

    “孩儿觉得,李琇是天子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元家实际上就是败在他的手上,天子今年能够重新翻盘,完全就是因为李琇,跟李琇合作是我们长孙家族最大的机会,可惜几个叔父都有点轻视他。”

    长孙南浩负手走了几步,又回头问道:“你觉他同时也在对付李瑁?”

    “肯定的,否则他不会知道杨蓉的事情。”

    “他为什么要对付李瑁?”

    “从表面上看,李瑁似乎在和他争夺女人,但孩儿觉得,可能和后宫的斗争有关。”

    长孙南浩点点头,“你说得很对,和李琇合作关系到长孙家族的长远利益,你把张彧引见给他,几个叔父那边,我会慢慢说服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