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双亲进京
    杨玉环的父母终于到长安了,李琇命令开了大门,亲自迎接未来岳父和岳母的到来。

    杨玄琰和妻子刘氏对王府的规模赞叹不已,但并不吃惊,杨玄琰毕竟是河南府的八品参军,他们夫妻被邀请去过洛阳皇宫,有过一些见识。

    杨玉环和姐姐杨玉珮一起见了父母和兄弟,一家人团圆,十分欢喜。

    李琇随即亲自领着杨玄琰夫妇参观王府,刘氏倒是兴致盎然,杨玄琰却有点心事重重。

    “殿下,我一直有点担心,玉环出嫁要从哪里出发?我在长安倒是有几个朋友,要不我去问问,能不能借他们的房子出嫁?”

    李琇笑道:“我在长寿坊为二老买了一座宅子,三亩宅,旁边还有一片两亩的树林,也一并买下了,可以扩大成为五亩宅,树林已经平了,修了围墙,目前正在建造成一座院子,以后可以传给子孙。”

    “另外,玉环将来封王妃,朝廷还会给二老一座官宅,叫做外戚宅,也是五亩左右,可以一直住下去。”

    刘氏对外戚宅不太关心,但她却十分关心李琇给他们买的宅子,她连忙问道:“殿下,我们能不能去看看长寿坊的宅子。”

    “当然可以随时去看,想怎么修建都可以自己做主,只是二老一路辛苦,今天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去看吧!”

    刘氏急忙道:“我们一点都不累,如果可以,现在就想去看一看,要不夜里会睡不好的。”

    “你不要那么急嘛!明天去看不也一样。”杨玄琰埋怨妻子性急。

    刘氏怒视丈夫,“家里事你什么事都不管,都是我在操心,现在时辰还早,去看看有什么不可以?”

    杨玄琰惧内,被妻子一吼,他就不敢吭声了。

    李琇连忙笑道:“我完全理解伯母的心情,没问题,现在就去看。”

    李琇回头吩咐钟馗安排马车,带杨玄琰夫妇去长寿坊看宅子。

    ..........

    杨玄琰受不了妻子的碎碎念,一个人坐在马车前面,杨玉珮陪同母亲坐在后面车厢,还有就是他们的唯一儿子杨玉都。

    杨玄琰夫妇一共生了五个孩子,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是最小的一个,才十二岁,非常老实,和他父亲一样,也是个闷葫芦。

    刘氏絮絮叨叨念了半天,见丈夫不理睬她,她便把注意力转到老三杨玉珮身上。

    “玉珮,你妹妹都要出嫁了,你就不急吗?”

    “娘,你管我做什么?”

    “奇怪了,你是我女儿,我怎么就不能管你?再说,我已经给你说了一门亲事,等你妹妹婚事办了,你就回老家相亲去。”

    杨玉珮瞪大了眼睛,“什么相亲,我才不去!”

    刘氏脸一沉,“你都快十七岁了,还到处野,整天不归家,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收心?”

    “我哪里到处野了,我不是收心了吗?我和玉环住在一起呢,我们说好了,姐妹一辈子都呆在一起。”

    “玉环出嫁了你怎么办?你难道一直想和她住在一起?你让姑爷又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反正大钱袋也养得起,他再多娶一个又有什么关系?”杨玉珮小声嘟囔一句。

    “你说什么?”刘氏一下子没有听明白。

    这时,马车缓缓停下,“夫人,老爷,宅子到了。”

    .........

    杨玄琰夫妇参观李琇府宅属于走马观花,但看长寿坊的宅子就完全不一样了,就差拿个放大镜到处细看,光一座大门就花了一炷香时间,没有办法,这是他们自己的家啊!

    “老杨,我说这宅子蛮新的,家具啊什么都有,后面做工也隔着围墙,咱们就住这里吧!不去麻烦女婿了。”

    杨玄琰还在走神中,他半晌很为难道:“上次给了几千匹彩帛不就说好是财礼么?现在又给一座宅子,我打听过,京城的五亩宅最便宜也要上万贯了,咱们不好收吧!”

    刘氏眼睛一瞪,“说你是个死脑筋,人家是什么身份,是郡王,郡王娶妻只给几千匹财礼不让人笑话吗?再说你要替都儿想想,将来都儿在京城有房产了,他才能立住脚,这可是你老杨传给子孙的祖产。”

    提到儿子,杨玄琰彻底没脾气了,他一辈子没出息,在洛阳住的房子还是父亲的,自己却没有留下什么财产。

    好在他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生了四个美如天仙的女儿,尤其四女儿杨玉环,十岁后,就开始有媒人上门提亲了,五年来门槛都被踩断了不知多少根,那是公认的倾国倾城的容貌,眼看长得越来越美,最终还是嫁给了皇子,也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杨玄琰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杨玉珮在一旁笑道:“娘,你们的财礼可不止这座宅子。”

    刘氏眼睛一亮,;连忙把女儿拉到一旁,笑眯眯问道:“好女儿,还有什么好东西?”

    “只要你不干涉我,我就告诉你。”

    “嘁——我是怕姑爷烦你。”

    “他才不烦我,他说有我在家,家里才热闹一点,要不太冷清了,再说娘娘也很喜欢我,夸我的美貌不亚于妹妹,还从不化妆。”

    “行了,我不干涉你就是了,快说,还有什么?”

    “我是听娘娘说的,皇子成婚,天子会拿出三万贯钱,一般是一万贯财礼,两万贯婚礼耗费,但公子要求简办婚礼,婚礼的两万贯耗费就缩减为五千贯,然后就是一万五千贯财礼,一万贯嫁妆。”

    “哎呀!”

    刘氏猛地一拍大腿,失声喊道:“老爷,我们把玉环的嫁妆忘记了!”

    杨玄琰得意道:“那是你忘了,我可没有忘,我准备拿出两千匹彩帛给玉环做嫁妆,走之前我在成都宝记柜坊,把两千匹彩帛兑换成四千贯钱,做了一张飞钱,回头在长安宝记柜坊取四千贯钱就是了,那是就是给玉环的嫁妆。”

    “可为啥要简单出嫁,风风光光出嫁不好吗?”刘氏有点纠结。

    杨玉珮解释道:“娘,主要是殿下仇家太多,他担心太招摇,妹妹会被仇家盯住,低调一点更加安全吧!而且两万贯钱的婚嫁耗费,不知要被那些宦官从中间捞走多少,恐怕一半都不止,咱们节俭一点,多出的钱当做财礼和嫁妆不好吗?”

    刘氏想想也对,两万贯钱办婚礼,太奢侈了,省出一半给女儿当嫁妆,当然要比被别人捞走好。

    更重要是,她听说会不安全,她便不再坚持风光嫁娶,婚礼再重要也没有女儿的安全重要。

    长寿坊的宅子让杨玄琰夫妇非常满意,尤其正在新建的两亩新宅,杨玄琰做了大修改,原本是打算修成客房东院,但杨玄琰把它改成一座独院,这将来是他儿子成婚后的独院,将来儿子既有自己的独立院子,又能和自己住在一起,是最好不过的格局。

    至于家乡来人,可以住在前院,没有必要单独给他们准备一座院子。

    入夜,夫妻二人便在新宅住下,杨玄琰有些疲惫了,倒头要入睡,刘氏却兴奋得睡不着,两人躺在床上不停说话。

    “老爷,你说成婚不会立刻封王妃,将来会不会又再娶一个门当户对的正房?”

    “你瞎想什么?三万贯钱都下拨了,你以为娶个妾会拨三万贯钱?这就是按照正房的规矩娶妻,至于封王妃,肯定是成婚以后的事情了,好像都是这样。”

    “老爷,你说三妹是不是也想嫁给姑爷?”

    杨玄琰都快要睡着了,忽然被妻子这句话吓醒了。

    “应该被会吧!”

    “你那个死脑筋什么都不会,今天我就感觉不对劲,她今天说要一直住下去,还说姐妹一辈子呆在一起,又说娘娘很喜欢她,而且我发现她陪我们逛王府的时候有点紧张,现在想起了,应该是当时姑爷和走在一起的缘故。”

    杨玄琰半晌道:“如果姑爷要纳她为妾,我们也没有办法,还是看她自己吧!我们也管不了。”

    “不行!我要找时间和娘娘谈一谈,除非她认可玉珮,给玉珮一个名份,我才会答应,否则啥名份都没有,我女儿成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