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别宅妇
    昨晚发生的事情像毒刺一样钉在李琎的后背,他平时谨慎小心,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把柄,唯独六年前他喜欢上一个青楼女子,把她赎身后养为别宅妇,后来这个女人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四岁了,女人和儿子都没有身份,是他的私生子。

    别宅妇和私生子是李琎最大的把柄,一直是他掩盖得最深的秘密,当然,虽然这件事早有传闻,但没有人能拿到证据。

    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李琎感受到了寒意,虽然他派人已查实,昨晚是有人冒充自己,冒充他的外室。

    但说明有人已经在拿这件事做文章了。

    李琎已经看出端倪,他父亲并没有下定决心换世子,从他母亲没有被废就能看出这一点,他还有一线希望。

    这就意味着他和李珣的争斗将加剧,现在他外室和私生子之事浮出了水面,不用说李琎也知道,这就算不是李珣所为,也是支持李珣之人干的。

    这确实是自己的命门啊!一旦公诸于众,他的德行就会出大问题,一旦德行有亏,他的世子之位就保不住了。

    万般无奈,李琎只得找到母亲长孙氏,希望母亲能够帮自己出出主意。

    长孙氏听完儿子的述说,顿时大怒,“你真是糊涂透顶,你是堂堂世子,你怎么能养别宅妇?怎么能有私生子?要是被朝廷百官知道,你父亲怎么也保不住你!”

    “孩儿也是一时糊涂!”

    “哼!还一时糊涂,六年了,你也不想办法解决,非要事到临头才知道懊悔,难道你父亲说你没有魄力,你这个温吞性格,将来怎么斗得过李隆基?”

    “母亲,事已至此,孩儿后悔也晚了,但母亲不帮我,也没有人肯帮我了。”

    “你要我怎么办?我能有什么办法?”

    “要不,母亲给父亲解释一下。”

    “胡扯!”

    长孙氏恼火地一拍桌子,“你想把你父亲气死吗?他能接受你娶了一个青楼女子,居然还有私生子?御医是怎么说的,他激动的后果是什么,你会不知道?”

    李琎低下头,只要父亲能接受外室和私生子,他就把外室娶进门,把孩子的私生子身份摘掉,这件事就算洗白了。

    但母亲又说得对,父亲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刺激。

    “母亲,孩儿该怎么办?”

    长孙氏生气归生气,而她也知道,这关系到儿子的世子地位,她不可能袖手不管。

    长孙氏沉默片刻问道:“他们住在长安?”

    李琎点点头。

    长孙氏叹口气,“那就派人把他们母子送走,送到江南或者巴蜀,远远地藏起来,二十年后再说吧!”

    ...........

    入夜,坊门还没有关闭,两辆破旧的马车驶入了长安城南部保宁坊。

    保宁坊是底层百姓的聚居之处,坊内房舍大多破旧,道路泥泞不平,到处都是随意搭建的破烂棚子。

    这两辆马车一直驶入最里面,在一座两亩的小宅前停下,一个童子跳下马车去敲门,不多时,院门开了,是一名小丫鬟。

    马车门这才推开,走下一名身穿黑灰色长衫,头戴大斗笠的男子,斗笠完全把脸遮住了,身后还跟着一名若隐若现,鬼魅一般的灰衣人。

    男子走进院子,一个俏丽的少妇奔上前,紧紧抱住男子,泪水涌了出来。

    男子轻轻抚摸她的秀发,沉声问道:“都准备好了?”

    少妇泪眼婆娑地点点头。

    “我也没有办法,有人盯住你们了,你们身份一旦暴露,我就全完了,你们也活不了,出去躲几年,我再把你们接回来。”

    戴斗笠的男子正是李琎,形势对他不利,他不得不把藏在宝宁坊的别宅妇和私生子送走了。

    “我知道,我带孩子今晚就走!”年轻少妇满腹委屈道。

    “小宁呢?”

    “他已经睡了。”

    “你听我说,你们先坐马车出城,然后坐船去江南,我在苏州给你们准备了一座宅子,家仆都有,我会先给你五万贯飞钱,以后还会派人送钱给你们,你带孩子就安心住在那里,等我当上摄政王,稳定下来以后,我再派人把你们接回来,那时父亲也不在了,我会你和孩子一个名份,明白了吗?”

    “我知道,我就等夫君的消息。”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收拾东西走吧!”

    李琎不敢让女人和孩子久呆,生怕夜长梦多,催促他们赶紧离去。

    他又把一个小锦袋递给女人,“里面是信物,收好了。”

    女人万般无奈,只得收下锦袋,回去抱起熟睡中的儿子,带着两名丫鬟上了一辆马车,马车随即向城外驶去。

    李琎站在门口,望着马车走远,他轻轻松口气,这才上了另一辆马车,返回兴庆宫。

    他却不知道,黑暗中,一直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

    李琇正在坐在后宅书房内看书,一名侍女在门外禀报,“殿下,裴将军有急事求见!”

    李琇起身来到中庭的外书房,裴旻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殿下,有紧急情况!”裴旻迎上前禀报道。

    李琇笑着摆摆手,“进屋再说!”

    外书房内已经点亮了灯,李琇坐下笑道:“说吧!什么紧急情况?”

    “保宁坊的弟兄说,李琎把女人和孩子送上了马车出城了。”

    李琇之所以知道李琎的秘密,是因为他用三千贯钱收买李琎的车夫,对车夫这种小人物而言,三千贯钱足以让他出卖一切。

    “盯住没有?”

    “盯住了,请问殿下,什么时候动手?”

    李琇略略沉吟一下道:“离长安远一点再动手,要让李琎相信,那个女人和孩子确实离开长安了。”

    “卑职明白了!”

    裴旻行一礼,匆匆走了。

    李琇负手走到窗前,望着裴旻身影走远,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

    长孙宏仁确实没有说错,李琎性格过于宽厚,甚至是软弱,缺乏魄力,这样的人继承摄政王迟早会葬送李成器的大业。

    但对李琇而言,天子完全控制皇权对他并非好事,所谓飞鸟尽,良弓藏,天子没有了对手,就会渐渐走向放纵,那时他会不会又想到杨玉环?

    关键还是要除掉武惠妃和李瑁,他们迟早会成自己的心腹大患。

    .........

    京白酒楼,柳泉又一次和钟馗见面。

    “你的妻儿离去,李璀没有说什么吗?”钟馗笑问道。

    “他问过了,我告诉他,儿子既然读不了太学,便回老家拜一名大儒为师。”

    “他不尴尬?”

    柳泉摇摇头,“他没有任何尴尬,他反而安慰我,说读太学没有前途,太学生考上科举的没几个,夸赞我的决定正确,我感觉他松了口气。”

    “最近两天李瑁和李璀有往来吗?”

    “有!昨晚他们还在一起喝酒,好像说,李琎布下陷阱,他差点上当。”

    “有没有提到原因?”

    “他说了,但他酒喝多了,说得很含糊,我感觉似乎和什么......私生子有关。”

    钟馗把一封信递给柳泉,“你好好看一看这封信,然后你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柳泉点点头头结过了信,钟馗随即笑道:“你慢慢看,看完信后把信烧掉,想吃什么自己点,都记在我的帐上,我先走一步了。”

    钟馗匆匆走了。

    柳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打开信细看,一边慢慢品酒。

    他看完了信,起身来到香炉前,把信扔进香炉,信燃烧起来,很快便烧成了灰烬。

    柳泉这才披上外套返回了李瑁的府宅,他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