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掌控人质
    李瑁昨晚和李璀多喝了几杯,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时分。

    一名侍女告诉他,幕僚柳泉已经找过他好几次。

    “去把他给我找来!”

    李瑁喝了口浓茶,让头脑稍微清醒一点,他感觉昨晚李璀给他说了很多重要事情,他有些记不清了。

    这时,柳泉匆匆走了进来,躬身行礼,“参见殿下!”

    “柳先生找我有事?”

    柳泉一怔,“是殿下找我有重要事情才对啊!”

    李瑁有点晕了,“我找过你?”

    “昨晚殿下回来后,对我说,有重要事情和我商议,让我明天来找你,殿下忘记了?”

    李瑁记得昨晚是和柳泉说了几句话,但他忘记说什么了?

    “我昨晚说了什么,我有点忘记了?”

    “殿下说,李璀告诉你很多秘密,关于李珣和李琎争夺世子的斗争,好像还提到了李琎有私生子、别宅妇,殿下忘了?”

    李瑁在房间内来回踱步,他渐渐想起来了,李璀是告诉他很多世子争斗的事情。

    “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李琎布了一个局,派人冒充他,做了一个假的别宅妇和私生子,李珣差点上当,但为什么说上当,我没有想通。”

    “殿下,可能李琎诱引李珣去摄政王那里告状,等摄政王派人调查发现是假的,就变成了李珣故意造假污蔑李琎,李珣在摄政王心中的好感就荡然无存。”

    李瑁拍拍额头,“原来如此,我总算懂了。”

    李瑁停一下又道:“但李璀说李琎确实有别宅妇和私生子,很多人都知道。”

    柳泉点点头,“我想也是如此,不会空穴来风,李琎也拿这件事设陷阱,所以李珣才差点上当。”

    “但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柳泉微微一笑,“如果殿下很满足现在的爵位,现在的生活,那确实和殿下没有关系,可如果殿下想恢复为亲王,封一个实权官职,甚至有希望争夺东宫,那么这件事就和殿下有关系,而且大有关系。”

    李瑁眼前一亮,连忙问道:“具体说说,我的机遇在哪里?”

    “如果殿下能进一步挑起李珣和李琎的内斗,让他们你死我活,甚至出现流血,必然会给摄政王带去沉重的打击,据说摄政王身体很不好,不能激动,如果摄政王陷入长久昏迷,甚至崩掉,天子是不是可以顺势夺权?一旦成功,殿下的功劳就是第一了,这可比李琇的功劳要大百倍,恢复亲王都是小意思了,关键是职权,我觉得封上将军的可能性都有。”

    李瑁听得浑身发热,心情激动,他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

    “那依先生看,我们首先该做什么?”

    “殿下,我们首先要冷静,不能盲目出手,然后等机会,果断出击,一击得手,必要时需要心狠手辣!”

    李瑁连连点头,柳泉的建议深得他的心,稳准狠,一向是他的信条,他尤其崇尚心狠手辣。

    “先生说得对。”

    李瑁让自己冷静下来,又问道:“先生能否说说细节?”

    “卑职觉得李琎的别宅妇和私生子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李珣也一定从这里下手,而且他手下不多,一定是让李璀来做这件事,卑职建议双管齐下!”

    “继续说,什么双管齐下?”李瑁听得十分专注。

    “卑职认为,关键就是别宅妇和私生子,只要把这个证据捏在手中,不愁李琎不就范,为了得到证据,卑职建议分兵两路,一路是我们自己去寻找,派一个轻功高强的人为首领,带领一批手下去寻找别宅妇和私生子,另一路是从李璀口中得到确切情报,这就需要殿下和李璀密切接触,只要一得到消息,就抢先下手。”

    “别宅妇和私生子就这么重要?”

    “殿下,这是李琎的命门,只要把别宅妇和私生子抢到手中,不管殿下是亲自去对付李琎,还是把这个关键证据交给天子,殿下都是大功一件,不要再犹豫,机会就会在犹豫中消失!”

    李瑁终于点点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招募了那么多武士,这个关键时刻不用,什么时候用?

    ..........

    入夜,一艘客船在渭水上航行,离开长安两天,这艘客船已经过了华阴县。

    这艘船正是李琎别宅妇和私生子的船只,女人姓蒋,除了带着儿子外,还带着两名丫鬟,另外还有一名护卫在沿途保护他们母子。

    一行人要去江南苏州,当然是坐船前往,这里面唯一的一段陆路就是过潼关,过了潼关后,可再继续坐船,沿着黄河和漕河一直坐船到苏州。

    护卫盘腿坐在客船后面甲板上,正闭门养神,这时,他感觉旁边有一艘大船,慢慢睁开眼睛,原来是一艘夜宿的大货车,占据了半个河道,使他们的客船不得不贴着货船而行。

    护卫正要闭上眼睛,他忽然发现水面上长一根奇怪的芦管,他心中奇怪,主河道上怎么会长芦苇,忽然,他猛地反应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一点蓝光从芦管里射出,正中护卫的额头。

    他惨叫一声,倒在甲板上,浑身开始痉挛起来。

    这时,从旁边大货船上出现十几名黑衣武士,纷纷跳上客船,船夫吓得跪下磕头求饶。

    沉睡中的蒋氏被惨叫声惊醒,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船舱帘子刷地被拉开了,一个身材极高的女武士探头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蒋氏吓得抱紧儿子。

    “跟我们走吧!不会伤害你。”女武士冷冷道。

    .........

    半夜,李琇快步来到外书房,灯光下,裴旻和紫林枫已经等候他多时。

    “李琎的女人和儿子抓到了?”李琇笑问道。

    紫林枫点点头,“卑职把他们暂时安置在新丰县。”

    “很好,还有什么收获?”

    裴旻把一只锦袋递给李琇,“这是殿下想要的东西!”

    李琇打开锦袋,里面是一封信,一缕头发和一块银牌。

    李琇取过信看了看,这是一封李琎的亲笔证明信,证明那孩子是他的儿子,头发是他的一缕头发,这应该是给女人的信物。

    李琇又拾起银牌,却不知道它的用途?

    紫林枫道:“卑职问过那女人,这银牌也是李琎的信物,苏州那边的奴仆管家认识这面银牌。”

    “殿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裴旻和紫林枫一起望着李琇。

    李琇沉思片刻道:“耐心等待机会,紫姑娘准备随时将他们母子送回保宁坊!”

    ........

    房间里,李琇负手来回踱步,他这个计划风险很大,搞不好就会自噬,让天子看出自己挖陷阱对付李瑁。

    长孙家族是很好的盟友,必须把他们拉到自己这一边,自己有必要去拜访一下长孙南浩。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柳泉,这个人如果杀了他,他家人会泄露,杀了他家人又会让人怀疑柳泉被操控,搞不好还留有后手,有点难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