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深度捆绑
    听说李琇来拜访,长孙氏家主长孙南浩亲自到大门前迎接。

    “李琇来得唐突,打扰长孙家主休息了!”

    “哪里!哪里!殿下是贵客,让长孙府蓬荜生辉,我们欢迎还来不及,请殿下入府!”

    “家主先请!”

    长孙南浩以及几个儿子如众星捧月般将李琇拥进了中庭贵客堂。

    李琇看了一眼后面的长孙子弟,微微笑道:“今天来,只是和长孙家主闲聊几句,不好意思打扰这么多人。”

    闻弦知雅意,长孙南浩让众人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只留下了长子长孙宏仁。

    “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感谢长孙家主对我的支持,可以说,没有长孙家族的帮助,我就无法突破之前的困境!”

    李琇将长孙家族捧得很高,但长孙南浩却隐隐感觉到李琇有点将长孙家族和他捆绑的意图。

    长孙南浩呵呵一笑,“殿下过奖了,长孙家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关键还是殿下自己的能力,再说,我们也是奉天子之令和殿下合作,圣命不可违!”

    李琇暗骂一声老狐狸,只得暂时放弃口头上的拉拢,他很清楚,长孙家族这样的世家不是几句话就可以哄骗,必须有切切实实的利益,才能把他和自己捆绑在一起。

    这时,有侍女进来送茶,李琇喝了口热茶,又道:“前两天,高力士来找我,和我谈到了摄政王继承人之事,他说摄政王其实还是看重李琎,只是想利用一些手段来巩固李琎的合法性。

    但从我的接触来看,李琎这个人优柔寡断,性格软弱,老家主觉得他将来成为摄政王,真的合适吗?”

    “李琎是嫡子,本身没有什么过错的情况下,摄政王要想废嫡立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摄政王没有废除王妃,所以一切都是传言,另外,世人都说长孙家是李琎的后台,其实并非如此,长孙家没有那样的实力和面子。”

    李琇也只是听听,既然长孙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就得拿出切实的利益来隆基。

    “长孙宏远在豆卢军已经有八年了吧!”李琇笑问道。

    长孙宏远是长孙南浩的三孙,在敦煌从军,担任中郎将已经有五年了,长孙家在兵部没有关系,长孙宏远一直升不上去,李琇却从中发现了和长孙家合作的机会。

    长孙南浩叹了口气,“他资历是足够了,但机会没有,我准备在适当的机会请求圣上把他调回中原,看在哪个州内出任都尉。”

    人人都知道只有在边军才有向上提拔的机会,如果回中原,成为都尉后就基本上到顶了,大唐有几百个州,每个州都有一名府兵都尉,想从府兵都尉中脱颖而出,谈何容易。

    长孙南浩也只是嘴上说说,他哪里想让儿子回中原,况且从前他不敢求天子,现在他已经转投天子派系,也就有机会向天子开口了。

    李琇沉吟一下道:“元涛在北庭覆灭后,他几个将领也一起拔掉,包括伊吾军使马弘远,目前伊吾军使还没有合适人选,如果长孙宏远调去北庭,我可以任命他为伊吾军军使。”

    长孙宏仁心中一动,但他没有吭声。

    长孙南浩大喜,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成为伊吾军使不仅仅是儿子升一级的问题,而且前途就打开了。

    中原各州都尉的升迁都是兵部的职权,但边军不一样,完全是各节度使的权力,只要北庭给豆卢军发去调令,豆卢军肯放人,长孙宏远就调去了北庭,然后北庭节度使李琇就可以任命他为伊吾军使。

    由于这是边军之间的调动,兵部那边只要备案就可以了,他干涉不了。

    长孙南浩连忙抱拳道:“感谢殿下提拔犬子!”

    “我们之间的交情,家主就不用客气了,关键是豆卢军那边,家主得让他们放人!”

    “豆卢军没有问题,这个面子还是有的,关键还是殿下的厚爱啊!我会写信给老三,让他忠心耿耿跟随殿下。”

    李琇注视着长孙南浩道:“这是我和家主之间的约定,等我回北庭后就发调令,希望我们继续合作愉快!”

    长孙南浩当然知道李琇不会无缘无故帮助自己,他点点头,“相信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

    李琇又对长孙宏仁笑道:“晚上我在京白酒楼请长孙兄喝一杯。”

    .........

    送走了李琇,长孙宏仁跟随父亲来书房,父子二人坐下,长孙南浩问道:“你怎么看?”

    长孙宏仁担忧道:“李琇这个人情很大,他不会无缘无故给我们,必然是有所求,孩儿就怕他的要求会让长孙家族陷入泥潭。”

    “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李琇也不会无缘无故给我们送好处,但现在也只是达成一个口头协议,并没有付诸行动,当然我也要权衡,假如对长孙家族利益伤害太大,那我宁可把宏远调回中原。”

    停一下,长孙南浩问道:“你和他接触比较多,你觉得他会是哪方面的要求?”

    长孙宏仁沉吟一下道:“孩儿听他说出任命宏远为伊吾军使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当时,我心中猛地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情?”

    “杨蓉!”

    杨蓉是长孙家族派去李瑁王府中卧底的女武士,准备以后发挥作用。

    “和她有什么关系?”

    “父亲,李琇竟然知道杨蓉是我们的人,也知道她通过青丰布店和我们联系,孩儿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件事,很蹊跷,孩儿渐渐想通了一点,李琇一定在深度关注李瑁,很可能他也派人潜伏进李瑁府中了。”

    “什么意思呢?”

    “孩子的意思是说,李琇表面上是在对付李琎和李珣,但很可能他的真实目标是李瑁。”

    “他对付李瑁有什么意思?李琇能得到什么?”

    “父亲,其实不是李瑁,而是后宫之斗。”

    长孙南浩猛然醒悟,武惠妃和武贤仪之间的斗争,何尝不就是李瑁和李琇之间的斗争?

    “你是说,他想让杨蓉帮他?所以来拉拢我们?”

    “父亲,不会那么简单,一个小小的杨蓉,不值得他把伊吾军使这个位子拿出来,但孩儿也看不透他的意图,孩儿只能说,此人深谋远虑,算无遗策,而且心狠手辣,长孙家族最好不要得罪他。”

    长孙南浩点点头,他也深有此感。

    “晚上他不是请你喝酒吗?我估计那时他就会说出他的要求了。”

    ..........

    夜幕初降,长安平康坊京白酒楼内,李琇笑眯眯给长孙宏仁斟满了一杯酒。

    晚上的请客其实还是上午拜访的延续,之所以一天见面两次,李琇要给对方时间考虑,如果给了承诺就立刻提出要求,那就有点太冒然了。

    “上午,我父亲反复考虑了殿下的好意,只是希望殿下有诚意。”

    “请你们尽管放心,我不会连累长孙家族,只是希望长孙家族在关键时刻给我一点顺水人情。”

    “如果在长孙家族能承受的范围,我们一定全力相助。”

    李琇沉吟一下问道:“有多少人知道杨蓉是长孙家族的人?”

    “这件事我们很谨慎,长孙家族内部只有我和父亲知道,其他人都不知。”

    李琇又问道:“那青丰布店的掌柜呢?”

    “他不知道杨蓉是做什么的,实际上,杨蓉在长孙府叫做宁长芝,而且你的人应该也发现了,杨蓉来到青丰会变一个模样,就算长孙府的武士见到她,也认不出她就是宁长芝。”

    李琇沉吟一下道:“我想让杨蓉在关键时刻替我做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现在还不能说,但做之前我一定会告诉你。”

    “然后呢?”

    “然后给一笔钱让她逃亡!”

    “不直接杀了她灭口?”

    李琇冷笑一声道:“你不要小瞧这些江湖亡命之徒,他们善于自保,立刻杀了他们反而会坏事,等事情过去一两年,再杀他们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