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事出有因
    秘密计划在紧锣密鼓地安排,但次日一早,李琇却陪同杨玄琰和刘氏游玩曲江池去了,而李琇王府内却在忙碌地布置婚礼。

    李琇可谓双喜临门,就在中午时分,在曲江池上坐船游玩的李琇忽然得到了一个喜讯。

    “琇郎,发生什么事了?”

    杨玉环见爱郎把送信的船只打发走,满脸喜悦,她好奇地上前问道。

    “是宫里传来的消息,我母亲正式被册封为贤妃。”

    杨玉环大喜,“那我们赶紧回去!”

    “还没去乐游原看看呢!”

    杨玉环连忙摇头,“琇郎,我不想去那里!”

    李琇想起杨玉环对乐游原有过不愉快的回忆,便笑道:“那就不去了,再游湖一圈就回去。”

    杨玄琰听说亲家母封贤妃了,心中大喜,连忙对李琇道:“湖上风蛮大的,我们就回去吧!”

    刘氏不解,悄悄问道:“为啥亲家母封妃,你这么高兴。”

    他们坐在一艘很大的游船上,李琇和杨氏姐妹坐在前舱,杨玄琰夫妇坐在后舱,杨玄琰小声道:“晚上再给你说!”

    刘氏比较性急,在丈夫腰间掐一把道:“他们听不见,你现在就说!”

    杨玄琰只得压低声音道:“后宫封妃一般都是年轻美貌得宠才会封妃,亲家母年纪也不小了,她现在封贤妃就那不是她自身的原因,一般是儿子的缘故,一旦母亲封妃,那么女婿很快就要封为亲王了,哪有母亲是皇妃,儿子才是郡王的道理。”

    “你的意思是说,因为琇儿要封亲王,所以他母亲才得以封皇妃?”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母凭子贵,懂了吧!”

    刘氏眼睛一亮,“那咱们女儿是不是要封王妃?”

    “所以我才高兴啊!”

    “那什么时候才能封王妃啊!我真怕夜长梦多。”

    “你不用担心了,只要是正妻就没有问题,我之前特地问过老友,一般是成婚三个月后正式封妃,你想想嘛!肯定是成了亲才能封妃。”

    “那有没有偏妃的说法?”

    杨玄琰明白妻子的意思,他想了想道:“这件事你先不要提,等和亲家母见面时再谈!”

    ..........

    刚回到王府,钟馗匆匆走出来道:“高公公来了!”

    “来了多久?”

    “刚到,在贵宾堂等候!”

    李琇快步走进府宅,来到贵宾堂,只见高力士正负手站在大堂上,在想着什么?

    “让高翁久等了!”

    李琇笑着走进贵宾堂。

    “你母亲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我已经得到通报了,很突然!”

    “突然?”

    高力士笑了起来,“那只是你不关心罢了,当然,你不在皇宫,这件事皇宫议论很久了,各种迹象都已经发生,天子最终决定是在昨天晚上,昨天晚上签署的册封旨意,今天上午正式公布罢了!”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册封?”

    “天子册封你母亲是因为你,从元家倒下,你的功劳就已经定了,本来天子打算封你为亲王,但因为摄政王反对而只恢复你郡王的爵位,你扳倒了牛仙客,虽然事情不大,但影响深远,天子在考虑几天后便正式封你母亲为皇妃,这是为封你亲王之爵而做准备。”

    “我以为高翁今天过来是封我爵位.......”

    高力士摇摇头,“我今天来找你是有另外的事情。”

    李琇慢慢走上前坐下,高力士没有坐下,依旧负手望着屋顶,好一会儿,他缓缓道:“昨天晚上李瑁来找圣上了!”

    李琇一怔,李瑁去找天子倒出乎他的意料。

    “他找天子做什么?”

    “他告诉天子,李珣和李琎斗得非常厉害,李琎在外面养了别宅妇,还有私生子,李珣在寻找他们,寻找证据,李瑁的手下也在寻找李琎的证据。”

    “李瑁怎么会知道这些?”

    “是李璀告诉他,这段时间李瑁和李璀交情密切,你知道李璀那个人,头脑简单,心中有事藏不住,他被李瑁利用了。”

    “然后呢?”

    “李瑁希望天子同意他的计划,挑拨李珣和李琎,利用李璀激化二者之间的矛盾,让他们打起来。”

    “高翁,李瑁不靠谱,他会坏大事的!”

    高力士回头看了李琇一眼,“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天子在武惠妃的哀求之下,心软了,他答应了李瑁,条件就是后果自负。”

    “那我怎么办?”

    “天子让你举行了婚礼就回北庭,这件事让给李瑁去做,把这个机会让给他。”

    郭宋半晌道:“所以天子才突然册封我母亲,就是在安抚我?补偿我?”

    高力士点点头,“你回北庭后,天子会册封你为亲王,会让你掌控北庭和安西,以后你的发展就在西域,朝廷这边你就不用考虑了。”

    李琇长长叹口气,“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呢?好吧!摄政王世子之争我就不过问了,我今天会告诉长孙家族。”

    “长孙家族那边我等会儿会去说,你就别管了,安心准备你的婚礼,今天下午,你母亲会过来见亲家,你就在王府里等着,哪里都别去。”

    “需要我和李瑁做个交接吗?”

    “你和李瑁最好不要见面,有什么资料你直接交给我,我来转给他。”

    李琇走出贵客客,吩咐钟馗道:“去把李珣和李琎的卷宗都拿过来!”

    他迅速向钟馗眨了眨眼睛,钟馗会意,立刻下去了,不多时,钟馗拿过来厚厚两只皮袋,放在桌案上。

    李琇把两只皮袋推给高力士,“这是李琎和李珣的调查资料,还有李成器病情的真实情况,我买通兴庆宫内宫女得到的准确消息,一并都在这里了。”

    高力士拾起两只皮袋,对李琇语重心长道:“不要把所有功劳都一个人独占,留一点给别人,这才明智之举,

    “我对付李琎和李珣也就是为了再升一级爵位,既然不用管也能升爵,那我何乐而不为,但你要转告李瑁,不要小瞧了对方,尤其是李琎,此人精明狡猾,轻视他会吃大亏的。”

    送走了高力士,李琇返回中庭,对钟馗道:“形势有变,立刻通知裴旻和紫姑娘来大堂!”

    .........

    高力士随即来到李瑁府邸,带着李瑁前往长孙府。

    李瑁昨天傍晚去见母亲,他招募武士,又发动地痞和乞丐打探李琎私生子的下落,花钱如流水。

    他想母亲再要一点钱,却被武惠妃一顿痛骂,恼羞成怒下,李瑁向母亲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

    武惠妃比她儿子有政治头脑,她深知这种事情不能擅自所为,便带着李瑁来见天子。

    李隆基经不住武惠妃的苦苦哀求,最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李瑁,停止了李琇的行动计划。

    马车内,高力士将两只厚厚的皮袋递给李瑁,“这是李琇收集的各种情报,你看一看,对你有用的,你就拿去。”

    李瑁一脸轻蔑地接过皮袋,翻了翻里面的资料,鼻子哼了一声,“都是一堆垃圾,还没有我了解得透彻,我只想知道李琎的别宅妇和私生子在哪里?别的对我一无用处。”

    李瑁的态度着实让高力士心中不满,不管怎么说,至少李琇服从大局,肯把自己的收集的情报交接给李瑁,这种态度就很好,李瑁什么事都没有做成,就开始摆架子,这样的人能成事吗?”

    高力士控制住内心的不满,淡淡道:“看看长孙家族知不知道李琎的秘密。”

    ..........

    听说高力士到了,长孙南浩带着儿子长孙宏仁亲自出门迎接,把高力士和李瑁请到了贵客堂。

    双方分宾主落座,高力士笑着解释道:“因为三十八郎婚事在即,天子便让他卸掉任务,他的任务由皇十八子接手,以后长孙家族和皇十八子合作。”

    长孙南浩和长孙宏仁父子对望一眼,两人眼中充满了震惊,震惊不是李琇突然卸任,而且李琇昨天上门来达成了协议,李琇显然就是让长孙家在他和李瑁之间做出选择。

    “我们当然会全力支持十八子殿下,只是现在才开始,是不是有点晚了?”

    李瑁不耐烦一摆手道:“我早就开始行动了,其实我也不需要长孙家的帮助,只要你们告诉我,李琎的别宅妇和私生子藏在哪里?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也是长孙家族最大的诚意。”

    长孙南浩呵呵笑道:“殿下果然是出手不凡,其实我们也没有多少能力帮助殿下,这样吧!殿下想要的情报我会尽快打探,一旦有消息,会立刻通知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