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亲家见面
    高力士和李瑁走了,长孙父子忧心忡忡回到书房,长孙宏仁道:“父亲看出来了吗?高公公对这个李瑁也颇为无奈。”

    “我看出来了!”

    长孙南浩轻轻叹口气,“天子太儿戏了,怎么能让这样一个眼高手低的皇子来做大事!”

    李瑁在朝廷中的名声不太好,他的名声倒不是李璀那种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恶评,而是一种眼高手低、才能平庸的差评,尤其他去凉州抓刘飞腾事件,已经成为朝廷的笑谈。

    “天子或许不知道吧!”长孙宏仁很无奈,让他去哪里找李琎的私生子?

    “父亲,关键是我们该怎么选择?”

    长孙南浩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确实遇到一个难题,他心中更倾向于精明能干的李琇,况且他和李琇还有利益交换。

    但天子又偏偏站在让人厌恶的李瑁一边,如果自己不支持李瑁,会不会因此惹恼天子?

    “父亲,孩儿倒有一个想法!”长孙宏仁小心翼翼道。

    长孙南浩看了儿子一眼,“你说!”

    “孩儿觉得李琇并没有退出,他一定还在暗中实施计划,否则昨天他就不会来拜访我们了。”

    长孙南浩点点头,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们和李琇昨天达成的交易绝不会因为李瑁的横空杀出而中止,何况李琇的目标之一就是这个李瑁呢?

    “关键是我们如果不帮李瑁,最后却站在李琇一边,让天子怎么想?”

    “父亲,这个问题我觉得不用太担心,到了最后关头,我们只要站稳大局就行了,这不是李琇和李瑁的矛盾,而是天子和摄政王的争斗。”

    长孙南浩点点头,他明白儿子的意思,他们只要在大局上不站错队就行了,而其他小节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说得对,我们顺其自然!”

    .........

    从长孙府出来,高力士便匆匆赶回了皇宫,虽然李瑁也是去皇宫见母亲,但高力士已经不想和他一路了。

    无论从私人感情还是理智评判上,高力士都倾向于李琇,他实在反感李瑁的自命不凡和妄自尊大。

    李瑁在长孙府表现出的傲慢和无知着实令他担忧,初次和长孙父子见面,怎么能随随便便把查李琎私生子这样的底线暴露出来呢?

    毕竟李琎是长孙南浩的外甥啊!如果长孙南浩想在天子和摄政王之间寻求一种平衡,他就会暗示李琎,导致这边前功尽弃。

    这个李瑁太幼稚了,如果是李琇会怎么做?他一定会先抓住长孙家族的把柄,然后再谈和他们合作。

    天子怎么能把这种重要的任务交给李瑁去做?天子又在武惠妃身上犯下了错误,上次刘飞腾事件导致户部失手,天子竟然忘记了。

    高力士心中很无奈,天子在各方面都很精明,唯独在武惠妃的事情屡出昏招,自己也不能深劝,只能眼睁睁看着天子再一次犯下错误。

    “恐怕这次削弱摄政王的机会要丢掉了!”高力士望着车窗外轻轻叹了口气。

    ..........

    下午,刚刚封为皇妃的武贤妃在大批侍卫的护卫下,带着数十名宫女和宦官来到了李琇的王府,尽管声势不小,但武贤妃这次出宫还是只能算微服,区别就是出宫的正式和非正式,

    这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眼看要娶妻成亲了,双方父母居然还没有见过面,尽管双方身份悬殊,但毕竟是娶媳嫁女,一面不见也说不过去。

    所以今天武贤妃特地来到儿子的王府,见一见杨玉环的父母,顺便和他们商议一下婚事。

    杨玄琰和刘氏着实紧张,尽管李琇已经再三安抚他们,但他们还在武贤仪高贵的气度面前显得战战兢兢,坐立不安。

    寒暄几句后,武贤妃便歉然道:“这次婚礼我原本也想风光一点,但琇儿一心想低调,偏偏他父皇也夸赞他俭朴,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委屈玉环了。”

    杨玄琰和妻子坐在下首,杨玄琰用脚踢了一下妻子,刘氏连忙应声道:“我家玉环从小就不慕虚荣,她不喜欢张扬,低调成婚应该是她的意思,然后让殿下来做主。”

    杨玄琰也补充道:“还有就是她祖父去世才几个月,我们也觉得不宜张扬,所以玉环的祖母也没有过来,王妃千万不要有什么歉疚。”

    刘氏恨丈夫不会说话,商量婚礼,提老人去世的事情干什么?她暗暗咬牙,伸手在丈夫的腰间狠狠捏了一把。

    杨玄琰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心中更加不安了。

    武贤妃虽然听到对方提老人去世,心中也不太舒服,但她也看出对方有诚意,确实没有介意婚礼简办,她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

    事实上,武贤妃在人情世故上还是稍稍欠了一点火候,婚礼简不简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

    钱还是那么多钱,仪式简单了,财礼就相应增加了,还能给女儿一大笔嫁妆,有这种好事情,谁还会在意那种虚头巴脑的仪式?

    双方又商议了婚礼的一些细节问题,武贤妃从沉吟一下,对刘氏道:“有件事我想单独和亲家母谈一谈,看看亲家母是否方便?”

    “当然没有问题!”

    武贤妃随即让宫女们都下去,杨玄琰也下去了,大堂上就只剩下刘氏和武贤妃二人。

    武贤妃叹口气道:“我没有别的孩子,只生了琇儿一个,我最大心愿就是有一大群孙子孙女,但光靠玉环一人,恐怕也不现实,所以我也在考虑让琇儿纳妾。”

    刘氏忽然想起一事,心中一动,便笑道:“琇儿是王爵,纳妾当然没有问题,我不会反对,而且我听丈夫说,王爵成亲还些规矩。”

    “也不叫规矩,而是皇家礼仪,琇儿很快要封亲王了,他父皇的意思,这次可以按照亲王的等级成婚,倒时成婚的新妇恐怕不止玉环一人。”

    刘氏脸色一变,“娘娘,什么意思?”

    “你不要紧张,听我慢慢说,我知道普通百姓成婚除了正妻外还有一到两名陪嫁丫鬟,这两名陪嫁丫鬟将来会成为妾。

    皇子成婚也一样,但皇家不叫陪嫁丫鬟,而是叫同嫁内官,而且不用等将来再转正,成亲的当天就是妾。

    正常情况下,太子妃的同嫁内官封为良娣,亲王妃的同嫁内官封为良媛。”

    刘氏稍稍松了口气道:“我明白了,就是成婚时,新妇身边要有两名同嫁,和新妇一起成亲。”

    “就是这个意思,两名同嫁之女一般是由皇宫内务署来选,从朝廷百官的女儿中选出,但我把这件事要过来了,也就是由我来选,这里面有些原因,想必亲家母也知道。”

    刘氏的脸腾地热了,她明白王妃的意思,他们家只是普通人,女儿成为正妻,万一选出高官的女儿当妾,那就在地位上很不妥当了,大家都会难受。

    刘氏讷讷道:“娘娘有心了!”

    “我选定了第一个人,从小是我养大,视她为女儿,又跟随琇儿多年,不说你也知道是谁?”

    “小眉!”

    武贤妃点点头,“就是她,她贴身照顾琇儿,关系密切,她做陪嫁是最合适不过了。”

    “不知第二人是谁?”

    “第二个人就给亲家母来选吧!玉环的族妹、表妹都可以。”

    武贤妃的言外之意,不能选丫鬟侍女之类,必须要有一定的地位。

    刘氏咬一下嘴唇,鼓足勇气道:“玉环的姐姐玉珮行不行?”

    “玉珮?”

    武贤妃笑了起来,“姐妹同嫁一夫当然可以,那孩子我也蛮喜欢,她师祖青螺仙姑曾在皇宫里住了十年,教玉真公主学剑,收了小眉的姑姑当徒弟,我也跟她学会了配药,说起来还真是缘分,关键是她自己愿不愿意?”

    “她当然愿意,她亲口告诉我,她很喜欢殿下!”

    小眉是武贤妃早就定好的人选,但纳妾的决定权是在正妻手上,所以武贤妃把另一个妾决定权交给刘氏,实际上是想让刘氏去和女儿商量,不料刘氏定下了另一个女儿。

    武贤妃想了想道:“这件事亲家母再和玉环商量一下,如果玉环同意,那我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