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章 成婚前夕
    李瑁这两天彻夜难眠,熬得双眼通红,他不惜耗费重金收买长安的地痞无赖和街头乞丐,到处打探寻找李琎别宅妇的下落,又将手下分成三队,一队由武士统领李虹率领,一队由副统领罗秋山率领,另一队也由副统领杨蓉率领,在城内四处寻找目标,李瑁同时立下重赏,先找到者赏钱三千贯。

    李瑁给父皇立下军令状,三天内找到李琎的私生子,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依旧一无所获,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大堂上团团打转,谋士柳泉劝道:“殿下也不用太着急,这种事情不可能一步成功,天子也会理解,也不是很急,宽延几天肯定没有问题!”

    李瑁叹口气道:“这次机会对我至关重要,我不想让父皇失望,而且我担心李琇也会重新卷土而来,抢走我的功劳!”

    旁观一名武士副首领道:“殿下,手下说李琇这两天在忙碌婚礼,应该没有时间过问别的事情。”

    李瑁呆了一下,顿时双眉倒竖,心中恼火万分,李琇还真会选时候,趁自己无暇顾及之时成婚。

    柳泉见状,连忙劝道:“殿下应该趁李琇无暇顾及李琎之时,尽快把任务完成,等他腾出精力来,一定会插手李琎之事。”

    李瑁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也罢,等自己掌握大权后,一定会把那个女人夺回来。

    这时,一名武士快步奔来,在堂下单膝跪下道:“殿下,有重要消息!”

    李瑁快步走到堂前,“什么重要消息?”

    “副统领罗秋山得到消息,目标可能藏身在保宁坊内,具体位置尚在寻找中。”

    李瑁大喜,“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吗?”

    “说是有人亲眼看见世子李琎两次私下出现在保宁坊内,应该可靠。”

    谋士柳泉走上前道:“保宁坊是出了名的贫民聚居区,皇亲权贵不会出现在那里,身为摄政王世子,李琎居然两次出现在保宁坊,而且也不是公事,看来他私生子藏身保宁坊的可能性很大了,不过现在估计都睡了,只能明天白天再寻找!”

    李瑁精神振奋道:“调集所有人天亮去保宁坊寻找,找到目标我有重赏!”

    ........

    就在李瑁发现线索的同时,李珣和李璀二人也在府内商议应对之策。

    李珣当然也想尽快抓住李琎的把柄,之前他还不是很急,但他当他发现父亲并没有改立王妃的想法,甚至连自己母亲都不过问一下,他终于意识到,父亲重立世子恐怕还是一种初步想法,甚至只是一种试探。

    李珣心中失望、失落,但更多是不甘,他很清楚与其被动等父亲换世子,还不如先把现在的世子李琎扳倒,父亲不换也得换了。

    找到李琎的私生子,抓住他的把柄,也就成为了李珣最迫切的希望。

    “你不要真把李瑁当做什么朋友,立场不同,我们只能是对手,老弟,他不过是在利用你,但反过来,我们也要利用他,我让你派人盯住他的手下,你做了吗?”

    李璀坐在小桌前,目光阴狠,他今天从兄长那里得到消息,李瑁在秘密执行天子的任务,找到李琎的私生子,这无疑和他们的计划重叠了,他这才意识到,李瑁一直在利用自己。

    李璀狠狠一拳砸在桌上,“他真以为我傻吗?我看他才是傻子,兄长,他招募的武士中有我派出的人,我已得到确切消息,他派出三支武士队伍,正在满城寻找李琎的私生子。”

    “他手下有多少你的人?”

    “两名!”

    “要紧盯住李瑁,要利用李瑁来替我们找到李琎的把柄!”

    ..........

    皇宫内书房,李隆基正在批阅奏折,他桌旁还有厚厚一叠奏折,让他格外忙碌。

    这时,高力士从外面快步走来,躬身道:“陛下,摄政王派人送来消息,他同意陈希烈入政事堂!”

    李隆基停住笔,李成器表态在他的意料之中,陈希烈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各方面都不得罪,可一旦进了政事堂,可没有弃权票可选,他会怎么办?

    “高爱卿,你觉得陈希烈会怎么选?”

    “微臣觉得他会和李林甫相似,但又略有不同。”

    “具体说说!”

    “回禀陛下,李林甫目前是三七开,大部分都投摄政王,但在关键时候会投我们一票,而陈希烈一定会五五开,一半支持摄政王,一半支持我们,但在关键时刻,他也会投我们一票。”

    “这是谁说的?”

    “是他大女婿杨乐古,微臣见到了他。”

    陈希烈的大女婿杨乐古是都水监少卿,是陈希烈最看重的人,他的表态基本就是陈希烈的态度。

    陈希烈入相,从表面看双方还是一种均势平衡,但在关键时刻,李隆基还是会获得大多数的支持,这也是他所期待的。

    “可以,政事堂缺相太久,不能再拖下去,朕也同意陈希烈入相,安排政事堂明天一早表决。”

    “微臣遵命!”

    李隆基迟疑一下,“朕记得明天好像还有一件什么大事?”

    “回禀陛下,明天是三十八郎婚礼!”

    李隆基拍拍脑门笑道:“朕还真把这件事忘记了,这个父亲当得不合格啊!”

    高力士苦笑,除了太子大婚和咸宜公主大婚,其他哪个儿女的婚事天子都没有放在心上,他想不起李琇的婚事,很正常。

    但话不能这么说,高力士躬身道:“陛下心中都是天下社稷之事,心中唯公而忘私!”

    李隆基点点头,“按照规矩,三十八郎的婚礼朕就不参加了。”

    “微臣明白了,明天贤妃可能要去参加婚礼。”

    “可以!朕准了,注意安全防护。”

    李隆基迟疑一下问道:“明天参加婚礼的宾客多吗?”

    “不是很多,明天三十八郎是俭婚,按照内务署的规矩,参加宾客定为百人左右。”

    李隆基心中微微有些歉疚,有心补偿一下儿子,便道:“三十八郎功高劳苦,朕要好好表示,从朕的库房内赐银一万两,上等绸缎两千匹,珠宝十大箱,明天烦请高翁替朕送去!”

    ”老臣遵旨!“

    ..........

    明天就是李琇的婚礼了,同时也是行动之日。

    夜里,李琇进行最后的部署,房间里有裴旻、钟馗、紫林枫、王泽安四人。

    李琇对钟馗道:“明天一早老钟负责送信,柳泉、张彧、杨蓉、罗秋山和李琎的车夫,要按照计划,明确每个人的任务,一旦任务完成,让他们迅速离开长安,其中李琎的车夫要在城外灭口,他们报酬都给了吧!”

    钟馗点点头,“都已经给足了!”

    李琇又对裴旻道:“明天老裴的任务最关键,如果他们失手,一定要补上,务必要实现计划,然后你要及时赶回来喝喜酒。”

    “卑职明白!”

    “然后就是紫姑娘,你的替身安排好了吗?”

    “回禀殿下,已经安排好了!”

    紫林枫的任务是将李琎的车夫灭口,但需要她一直在婚礼现场,所以特地找了一个和她身材相仿的女武士,完成任务后,她也将及时赶回来参加婚礼。

    李琇的目光最后落在王泽安身上,“老王,你那边有问题吗?”

    王泽安的胞弟王亚是金吾卫校尉,手下有百名士兵,李琇要确保金吾卫在关键时刻赶到保宁坊。

    王泽安点点头,“几天他就安排好了,明天晚上是他当值,卑职会及时通知他,他也会派人及时通知县衙!”

    李琇又问道:“大家看看,计划还什么遗漏?”

    钟馗笑道:“卑职反复推敲了好几天,应该没有漏洞了。”

    李琇点点头笑道:“明天我们很忙,明晚发生的事情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