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喜庆中的阴谋(上)
    唐朝婚礼的最后一环是迎亲,过程和今天是一样,但也有细节上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迎亲要黄昏出发,夜里行礼,还一些其他细节,还有吟诗叫门,如果不想费事,那就用钱敲门,无往不利。

    按照六礼,把新娘接到夫君,那么六个结婚礼仪就算结束了,只是到了夫家后还有一些仪式要完成。

    唐朝还没有拜堂成亲这个仪式,这在宋朝才会出现,主要是结发、喝合卺酒、围庐祝福三个步骤,其他还有走毡毯、跨火盆、骑马请岳父等等小环节,这属于可有可无。

    结发和喝合卺酒在青庐内举行,时间不会太长,也不麻烦。

    婚礼的简朴和盛大主要区别是迎亲和举行婚宴这两部分,盛大婚礼会请数千宾客,迎亲也会声势浩大,满城皆知。

    简朴婚礼就是最低标准,宾客最多百人,当然不算宾客家属在内,迎亲队伍也不会声势浩大,各种布置和酒宴都不会极尽奢华。

    王府的两边侧院上摆放了二十几桌酒宴,主堂和客堂上也摆放了二十几桌酒席,这是权贵和高官们的坐席,青庐安扎在秋思院内,秋思院内是李琇的外书房,有一扇小门直通内宅,距离洞房只有数十步远,已经铺上地毯。

    宾客们从中午时分都陆陆续续到了,宾客名单是由内务署拟定,基本上都是朝廷高官,宗室权贵以及外戚,主宾客有百人,当然连同他们家人就不止了,至少有四五百人前来参加李琇婚礼,如果实在来不了,也可以事先说明,但贺礼必须要送到。

    婚宴从中午就开始了,众人喝酒尽兴,等待着晚上婚礼举行。

    下午时分,迎亲船队便沿着漕河出发了,

    李琇选择的是坐船迎亲,一共八艘船,一艘开道船、一艘乐船,一艘礼船、一艘主婚船,还有三艘财礼船和一艘护卫船。

    财礼前天都已经给过了,女方的嫁妆也在昨天送到王府,船上的无数扎着彩绸的箱子都是空的,包括回来时,女方的嫁妆也是空箱子,这也是路人们看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这样,财礼和嫁妆不可能在最后一步才给。

    开道船在前方开路,乐船上敲锣打鼓、唢呐喧天,李琇头戴乌笼纱帽,上面带着绢花,身穿大红喜袍,喜气洋洋,傧相是李雨春,前天才护卫着公主和高昌王子返回京城,正好被李琇抓了壮丁。

    迎亲主使是江夏郡公李邈,他出任宗正寺少卿,也是皇族,和天子李隆基一个辈份,一般都是男方长辈负责担任迎亲主使。

    礼船上除了迎亲主使外,还有几名副使,他们的任务就是给钱开门,还有两名壮汉站在船尾,他们负责将箩筐的的钱一把把向岸上抛去,引来两边百姓的争抢。

    此时女方已经准备好了,新妇是三位,除了主新妇杨玉环外,还有两名同嫁新妇,杨玉珮和公孙小眉。

    她们坐在新人阁内,都穿着绿色绣花长裙,头戴凤冠,肩披红帛,她们婚服当然有区别,主新妇身穿八幅拖地长裙,两名同嫁新妇则穿四幅婚裙,没有拖地。

    另外,唐朝成婚不戴盖头,普通百姓由喜娘用团扇遮脸,但权贵人家是有讲究的,新娘也不能抛头露面,要戴五彩平顶帷帽,四周有轻纱遮面,但不戴也可以,可以选择。

    杨府大门开了一条缝,杨玄琰夫妇站在门口向外伸长脖子探望,他们亲戚都在老家没有过来,也没有什么七大姑八大姨来帮忙,所以在女方这边基本上没有什么拦门的仪式,更重要是两家背景悬殊,作为亲王皇子,李琇能亲自上门迎娶已经是给足了杨家面子。

    杨玄琰夫妇着实有点着急,出门吉时已经快到了,迎亲队伍怎么还不来?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鼓乐声,“来了!来了!”

    杨玄琰跳了起来,大喊道:“快放爆竹!”

    几名武士举着火把飞奔出去,他们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竹筒火硝。

    现在火硝还是民间禁物,只有军用,只有皇亲国戚办喜事才有机会用到,这是火器局特批,领到了三十个军用竹筒火硝,就是把火硝放在竹筒内,上面用泥封号,插入火绳,点燃后会燃爆炸裂,发出巨响,这比普通人家把竹筒扔进火中燃烧的爆竹效果好得多。

    “嘭!嘭!嘭!”

    在接连不断的竹筒燃爆炸响声中,船队在杨玄琰大门对面的码头上停下,百名士兵迅速列队,一致脸朝外,形成一个通道,远处数十名士兵阻止街坊邻居上前。

    李邈大步上岸,向大门处走来,向等候在门口的杨玄琰抱拳道:“船只的速度太慢,差点误时辰了。”

    杨玄琰点点头道:“正好到吉时,要不就直接上船吧!”

    一般接亲队伍会在女方家待上半个时辰左右,吃一碗水煮糖蛋,但今天时间来不及了,必须吉时出门。

    “接亲到,新妇出门!”

    二十名宫女举着团扇排成两列,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新娘被两名宫女搀扶走出房门,后面两名同嫁新妇也各被两名宫女搀扶出门,还是很容易分辨,主新娘头戴五彩平顶帷帽,面纱遮住脸庞,后面两名同嫁则没有带帷帽,这是她们最大的区别。

    杨玉环姐妹含泪向父母跪拜辞行,杨玄琰笑道:“吉时不等人,赶紧出门吧!我们也要赶去王府,马上还要见面。”

    紫林枫带着四名女武士在前面带路,数十名宫女高举团扇夹着三人缓缓而行,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此时太阳已落山,余晖映红了片片晚霞。

    李琇站在船舷边,向杨玉环伸出手,杨玉环玉葱一般细嫩的手指搭在李琇手上,慢慢上了船,被宫女领进船舱内。

    第二个上船的公孙小眉,她俏脸通红,含羞带怯,把手交给了李琇。

    李琇握着她的手上了船,小眉的手他很熟悉了,但此时握它,却又是另一种感受。

    李琇把小眉交给宫女,又接过杨玉珮的手,杨玉珮的皓腕上带着四个明晃晃的金手镯,她上船时没站稳,身体向前一冲,李琇连忙扶住她。

    杨玉珮的俏脸凑到李琇耳边,笑嘻嘻低声问道:“手镯好看吗?”

    李琇莞尔,原来是假装失足,“嗯!终于像个富婆了。”

    杨玉珮用手指在李琇手心轻轻挠了一下,上船了。

    三名新人都接上船,李邈大喊一声,“调头出发!”

    二十名宫女手举灯笼站在船舷两边,船上各式灯笼流光溢彩,整个船队灯火辉煌,连成长长一队,向王府方向驶去。

    ...........

    就在太阳落山不久,李瑁得到了确切消息,罗秋山终于发现了李琎养别宅妇的宅子,这让李瑁欣喜若狂。

    这时,柳泉劝他道:“关键时刻,殿下一定要沉住气,现在还早,等亥时左右再下手。”

    亥时是晚上九点,正好是关闭城门和坊门之时,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赶回家,很热闹,正好是下手之时。

    李瑁点点头,对副统领杨蓉道:“杨统领率武士赶去保宁坊,给严密监视住对方,不准他们逃跑!”

    杨蓉身材也很高,差不多也是一米八,身材很像紫林枫,她手狠手辣,武艺高强,成为弥勒教鬼母女武士首领。

    杨蓉躬身行一礼,转身走了。

    李瑁又问柳泉道:“先生觉得我有必要去保宁坊吗?”

    “建议殿下最好亲自去,我担心万一出什么变故,他们担不住。”

    李瑁点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关键时刻,他必须亲自出马。

    让李瑁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他的两名武士得了消息,其中一人立刻赶往李璀的府邸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