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喜庆中的阴谋(下)
    洞房花烛夜,烛光若隐若现,芙蓉暖帐中,李琇终于驶入了幸福的港湾,这位名传千古的绝色美人成为了他的女人,将整个身心都完完全全献给了他。

    尽管李琇心中怜惜玉人,但还是忍不住梅开三度后方才云收云歇。

    杨玉环还沉浸在鱼水交融的迷醉之中,将娇躯紧紧依偎在爱郎怀里。

    今天李琇最满意的事情,就是杨玉环自始至终都没有取下帷帽,甚至喝合卺酒时也只掀起面纱一角。

    历史上的杨玉环就是美名太盛,从而传到李隆基耳中,被他强行接进皇宫。

    古人云,‘财不露白’,就是这个道理,其实不光是钱财不露白,美妻也一样不能传出盛名。

    要想不让历史重演,只有两个办法,要么自己强势,要么低调,李琇现在还不够强势,所以他选择低调。

    “夫君!”怀抱中杨玉环慢慢睁开美眸。

    李琇低头吻了吻她,笑道:“还疼吗?”

    杨玉环娇羞地摇摇头,小声问道:“你说今晚我会怀上孩子吗?”

    “你月事刚结束,应该不会,你想要孩子?”

    “我不知道,娘有点担心!”

    “她担心什么?”

    “娘说没有孩子,地位会不稳。”

    “真是瞎担心,你是我的结发妻子,不会有人来取代你,别胡思乱想了,乖乖闭上眼睛!”

    “嗯!”杨玉环蜷缩在夫君怀中,慢慢闭上了眼睛。

    李琇轻轻抚摸着杨玉环光滑如绸缎一般的肌肤,他却睡不着,这个时候,保宁坊那边应该大戏上演了。

    ..........

    李瑁率领近百名武士包围了李琎的别宅,坊间行人还比较多,不方便动手,李瑁还在耐心等待时机。

    这时,一辆马车从远处疾速驶来,在大门前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一人,李瑁愣住了,他看得很清楚,竟然是李琎。

    他怎么来了?

    柳泉跑上前对李瑁道:“殿下,情况有变,要立刻把人带走!”

    李瑁点点头,当即令道:“让罗秋山进去抓人!”

    一名武士飞奔而去。

    柳泉又劝道:“殿下,最好把李琎抓住,逼他亲笔画押承认私生子,这样效果更好!”

    李瑁还在犹豫,但冲突已经爆发了。

    李琎已经进了大门,他刚进大门,贴身护卫发现了埋伏四周围墙和房顶上的武士,他拔出剑对李琎道:“有危险,殿下速速离去!”

    他话音刚落,埋伏在墙上的杨蓉下达了射击命令,“射箭!”

    二十支弩箭同时射出,密集地射向李琎和他的侍卫,其中一支毒箭正是杨蓉射出,直取李琎的咽喉。

    李琎和他的侍卫躲闪不及,被乱箭射中,杨蓉的毒箭射中了李琎的喉咙,李琎连中五箭,致命处在咽喉一箭,他捂着喉咙仰面倒下,当场毙命。

    车夫吓得魂飞魄散,调转马车便走,躲在黑暗中裴旻飞掠跳上了马车,长剑一挥,车夫身首异处,裴旻的身影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瑁听说李琎被射杀,他惊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李琎怎么会突然出现?

    现在该怎么办?李琎死了,他的私生子还有意义吗?

    李瑁心中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爆发出一片喊杀声。

    “怎么回事?”李瑁急声问道。

    “是李璀的人,李璀带人杀来了!”

    李珣的命令是让李璀躲在坊门处,拦截载有私生子的马车,但进了保宁坊,李璀哪里还忍得住,在谋士张彧的鼓动下,李璀率领一百多名武士向李璀的别宅杀去,正好遇到李虹率领的三十余名武士,双方当即爆发了混战。

    保宁坊内一阵大乱,百姓们哭爹叫娘在坊外奔去。

    这时,正好有一队金吾卫巡逻士兵很巧经过保宁坊,首领正是校尉王亚。

    他见大批百姓从坊内仓惶逃出,立刻上前喝问道:“出了什么?”

    “军爷,坊内有大批黑衣人混战,死了好多人!”

    王亚当即对一名手下吩咐道:“立刻去城门处向杨将军求援,就说保宁坊出事了!”

    士兵催马向城门方向疾奔而去。

    王亚又命另一人赶去县衙,向万年县衙通报。

    他随即率领一百士兵向保宁坊内杀去.........

    保宁坊内已乱成一团,不仅武士间互相残杀,也殃及百姓,十几名住在附近的居民死在混乱之中。

    几名武士护卫着李璀向坊门方向逃去,就在这时,一支弩箭从背后疾射而来,李璀没有丝毫防备,‘噗!’一箭射中了他的后颈,箭尖从咽喉透出。

    李璀一把捂住咽喉,踉踉跄跄奔跑几步,一头栽倒在地上。

    三十步外,躲在一棵大树背后的裴旻扔掉了弩箭,一闪身消失在黑暗之中,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不用再留在保宁坊了。

    就在这时,金吾卫左将军杨勤功率领两千金吾卫士兵赶到了保宁坊,他们迅速将厮杀中的武士包围起来。

    醒悟过来的武士们再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他们已经被军队团团包围。

    “所有黑衣人听着,放下兵器,跪在地上,否则格杀无论!”

    武士们逃亡无路,只得纷纷放下兵器,抱头跪在地上。

    这时,几名武士簇拥着面如土色的李瑁上前,李瑁惊得话都说不利落了,“杨....杨将军,我是汉中郡王.....郡王李瑁。”

    杨勤功这才认出他,万分惊讶问道:“殿下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一言难尽,我要立刻离开!”

    杨勤功不敢扣留皇子,他刚要答应,一名士兵飞奔而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杨勤功惊得差点从马栽下来,发现了世子的尸体,还发现了十三子李璀的尸首,这是出了什么大事?

    他看了一眼李瑁,不敢放他走了。

    “坊内发生了大事,摄政王世子和璀殿下丧命,需要殿下把情况说清楚,请殿下见谅!”

    “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旁边校尉王亚怒道:“射杀摄政王世子的凶手是殿下的手下,殿下又在现场,怎么能说和殿下没有关系?”

    李瑁一时哑口无言。

    这时,万年县令崔畅带着数十名衙役匆匆赶来,他准备洗脚睡觉,却听说保宁坊发生大事,惊得他带着当值衙役匆匆跑来。

    崔畅听说摄政王世子李琎死了,罪恶滔天的李璀也死了,惊得他目瞪口呆。

    杨勤功正发愁没法处理这件事,见崔畅赶来了,便道:“崔县令,保宁坊发生了重大杀人事件,军方不好插手,这个案子就交给崔县令了。”

    崔畅看见了李瑁,上前行礼道:“殿下怎么在这里?”

    “一言难尽,崔县令,我想回王府,你不会阻拦吧!”

    崔畅看了一眼杨勤功,杨勤功哼了一声,“县令要放走他,后果自负就是了。”

    崔畅想了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真不能把皇子扣押。他只得拱拱手道:“既然如此,殿下请回吧!”

    “多谢了!”

    李瑁拱拱手,被手下搀扶着离去。

    等他走远,杨勤功才冷冷道:“是他下令手下射杀了世子和璀殿下,崔县君却把他放走,是想让这些小喽啰顶罪吗?”

    “我绝无此意,我会如实向上汇报!”

    杨勤功看了他片刻道:“我只是提醒县君,世子被杀,这是天大的事情,县君若想袒护李瑁,摄政王也不会放过你,这件事处理不好,甚至会引发大唐内乱,希望县君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我知道,多谢将军提醒!”

    杨勤功对王亚令道:“你率三百弟兄留下来协助崔县君!”

    “遵令!”

    杨勤英带着手下走了。

    崔畅望着被反绑双手,坐满一地的黑衣武士,县衙班房关不住他们,只能先关在县牢内,他叹了口气道:“烦请王校尉替我把他们押回县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