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连夜行动
    两更时分,王府内堂的灯亮了,李琇召集四名心腹,询问保宁坊的战果。

    “总的说都是按照计划完成,但还是有一些意外发生。”

    李琇最关心的是李琎已死,李璀也被射杀,这两大战果完成,其他战果都不重要了,但李琇此时更关心意外和漏洞。

    “说说有哪些意外?”

    钟馗想了想道:“首先是几个内线的撤退,李琎的车夫原本是打算在城外灭口,但他惊慌失措,我们担心他会被抓住,裴九当场把他灭口,杨秋已经回来了,卑职准备安排他先回北庭,杨蓉在射杀李琎后就逃走了,卑职确定她逃出城,向汉中方向逃走,张彧被紫姑娘接到,从启夏门出了城。”

    李琇向紫林枫望去,紫林枫躬身道:“张彧现在藏身在城外事先租好的民房内,他妻儿去了河西,卑职给了他一笔钱和新的身份,他现在叫做张临,是同州派去张掖买马的官吏,他会在凉州和妻儿汇合,等我们一起前往北庭。”

    “柳泉呢?”李琇又问道。

    钟馗躬身道:“启禀殿下,现在就是柳泉出了意外!”

    李琇一怔,“他出了什么意外?”

    “他不知所踪,裴旻在保宁坊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裴旻点点头,“他原本是和李瑁在一起,卑职一直盯着他,结果一转眼就发现他不见了。”

    “会不会死了?”

    “现场确实有一具文士的尸体,穿着和柳泉一样的白色襕袍,脸上被砍了几刀,面目全非,但他不是柳泉,身材要矮得多,柳泉应该逃跑了。”

    旁边王泽安道:“殿下,我问过兄弟王亚,他说当时保宁坊内十分混乱,有大批百姓逃出,也看到不少穿着襕袍的男子,可能他就混在其中。”

    李琇的要求是,几个内线的撤退都要在他们掌控之中,现在柳泉居然脱离了掌控,而且他又是那么关键,着实让人担忧。

    “殿下,会不会是他怕我们灭口?”紫林枫眉头一皱问道。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李琇向钟馗望去,钟馗连忙道:“我已经给他说好了,殿下给他在北庭谋职的承诺不会变,绝不会杀他灭口,也说好,由我们安排他撤退,或许只是他担心被抓,先一步逃走了。”

    李琇点点头道:“无论如何要找到柳泉,如果他担心我们灭口,但他一定留有后手,必须把隐患拔掉。”

    钟馗躬身道:“卑职知道他还有几个藏身点,天亮后,卑职一个个去寻找!”

    “李瑁呢?”李琇又问到了最关键之人。

    裴旻躬身道:“回禀殿下,县令崔畅赶到现场后,将他释放了,卑职一直跟随他的马车,他回府了。”

    李琇知道这件事明天必然会嫌弃惊涛骇浪,他必须要消灭一切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他想了想对钟馗道:“明天无论如何要找到柳泉的下落,注意保密,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找柳泉,知道的人要越少越好。”

    “卑职明白,一定会小心!”

    李琇又对裴旻道:“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你现在就去李瑁王府,去柳泉的房间内找一找,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和我们有往来的证据,然后另一件事,就是现场被杀那个文士,我怀疑是柳泉给自己找的一个替身,最好再给尸体一些证据,比如柳泉的私人物品之类,证明他确实是柳泉。”

    裴旻点点头,“卑职现在就去李瑁王府!”

    李琇最后对王安泽道:“明天一早,你去账房领两千贯钱给你兄弟,让他分一部分给手下,让手下不要妄议此事!”

    .........

    就在李琇召集手下商议后续问题的同时,李瑁也赶到了兴庆宫,他知道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如果父皇不保他,他将是死路一条。

    李瑁没有直接去找母亲,而是先找到了高力士。

    高力士半夜被叫醒,他听说李瑁有紧急之事求见自己,心中很不爽,如果是李琇半夜找他没有问题,关键他很不喜欢李瑁。

    不喜欢不归不喜欢,既然有紧急事情,估计和李琎之事有关,高力士便起身接见了李瑁。

    “什么!”

    高力士蓦地瞪大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

    “你是说.....摄政王世子.....死了?”

    李瑁低下头,呐呐道:“当时谁没有想到李琎会来,结果就这样莫名其妙死了.......”

    “等等!”

    高力士打断他的话头,“什么叫莫名其妙死了,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不是你手下杀的?”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谁暗杀了他,栽赃给我,说不定是李琇干的?”

    “放屁!”

    高力士怒了,“昨天是三十八郎大婚,他会做这种事情,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

    李瑁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着实有点恼羞成怒道:“就算是我杀的,那又怎么样?我也不想杀他,他先动手,他自己找死,那能怪谁?”

    高力士看了他半晌,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实话,这件事只能问县令崔畅。

    “你先回去吧!天子昨天感恙,需要休息,不好半夜惊醒他,这件事明天再说。”

    “高翁,我能见见母亲吗?”

    高力士摇摇头,“半夜外臣不能见后宫,哪怕是父女、母子关系都不行,这是规矩,耐心一点,等天亮再说。”

    犹豫半晌,李瑁终于问出了他最担心的问题,“高翁,我会.....怎么样?”

    “这个,咱家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至少你母亲会尽力帮你求情。”

    “这件事是我替父皇做的,至少主要责任不应该由我来从承担!”

    高力士目光微冷,这种混账话都说出来了,你不想承担责任,难道让天子承担责任?

    “你先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咱家也有点累了。”

    李瑁走了,高力士立刻找来自己心腹,把一面银牌递给他。

    “你立刻赶去万年县衙,告诉崔县令,要连夜调查审讯,明天上午天亮前务必要拿出一份实情简报!”

    .........

    李瑁的王府内一片寂静,武士们都被县衙抓走,李瑁也赶去了皇宫,保宁坊发生的事情没有影响到王府,大部分人依旧在沉睡之中。

    王府西院一间独院内跳进了一名黑影,这座独院正是幕僚柳泉的住处,柳泉原本在外面租房,但妻儿老母回家乡了,他便搬回王府,大管事给他安排了一座独院。

    独院除了柳泉外,还有两名小丫鬟,她们住在旁边的侧屋内,正面三间房是客堂、书房和卧室。

    柳泉有没有回来,李瑁也并不关心,这就是他的薄凉之处,不管手下死活,自己先逃了回来,或许李瑁以为柳泉也被县衙抓走了。

    院子里的黑影正是裴旻,他观察片刻,确定屋内无人,便用刀轻轻撬开了小窗,一纵身跳了进去。

    房间里收拾得很干净,也比较整齐,裴旻的目标是书房,他在书房内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又去卧房搜查,同样也一无所获。

    裴旻忽然发现不对,就算没有自己想要找的证物,但至少柳泉的重要物品应该在房内,比如银钱,比如值钱的玉石、珠宝什么的,什么都没有了,衣箱里的衣服还在,两双鞋也在。

    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一件皆无。

    裴旻立刻意识到,柳泉已经准备逃跑了。

    这时,裴旻取出十几两碎银子和一锭二十两的黄金塞进衣箱内,又去别处找了一块值钱的玉珮和两对官窑青瓷,一并放在柳泉的书橱内,不能让李瑁发现柳泉有逃跑的企图,那就会怀疑他有诈了。

    裴旻找到了一封朋友写给柳泉的信,揣进怀中,无声无息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