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震惊朝野
    天渐渐亮了,百官开始陆陆续续上朝,尽管皇帝感恙,没有朝会,但百官依旧要早到,差不多早上七点半左右,都必须出现在各自的官房内。

    这时,昨晚保宁坊发生的大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朝廷,所有官员都在议论此事。

    “摄政王世子被杀,璀殿下被杀,死了四十多名武士,近二十名百姓,这确实是十五年前夺门之变后,长安最严重的流血事件。

    “张相国,昨晚保宁坊的事情听说了吗?”

    李林甫一进中书省大门,便迎面遇见了右相张九龄。

    张九龄点点头,“听说了,摄政王世子居然死在保宁坊,简直不可思议,我正要去找崔县令问问情况。”

    “我半路遇到崔县令,他被高力士带走了,不过我从崔县令那里了解到一些,不如回去一起给大家通报一下。”

    张九龄随即召集相国,包括昨天刚刚上任的陈希烈也列席了,张九龄、李林甫、李适之、韩休、陈希烈五相坐镇,今天应该在座旁听的摄政王代表李珣还没有来,但太子李瑛赶到了,他也坐在一旁。

    张九龄摆摆手,“各位,太子殿下,昨晚保宁府发生严重事件,上百人伤亡,摄政王世子李琎和摄政王幼子李璀不幸遇难,这里面很蹊跷,正好李相国了解到一些情况,由他给大家说一说。”

    李林甫站起身道:“我刚开始和大家一样,以为是李璀和摄政王世子发生了什么矛盾,直到我在丹凤门遇到了万年县县令崔畅,我才从他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这件事其实是汉中郡王李瑁、摄政王世子李珣和舒王李珣三个势力集团的一次火拼。”

    众人面面相觑,如果是李琎和李珣间的斗争可以理解,这件事怎么把李瑁也牵扯进来了?太子李瑛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喜色,他意识到李瑁要完蛋了,最好武惠妃也一并倒台,他母亲赵丽妃就是被武惠妃的谗言诬陷,完全被边缘化了。

    张九龄高声道:“大家安静,请李相国继续说。”

    众人安静下来,李林甫咳嗽两声继续道:“这件事的起因是摄政王世子李琎在保宁坊秘密安置了一名别宅妇,给他生下一个儿子,不为人知,这件事被李瑁探查到了,好像是李璀在李瑁身边安插有探子,所以李珣也知道了,昨晚李瑁想把别宅妇和私生子秘密带走,不料李琎也赶来了,李璀也带武士赶来,想抢走证据,结果发生了混战,李琎被乱箭射杀,李璀也死在箭下,他们被金吾卫赶来抓住,然后崔县令也赶到了,事情大概经过就是这样。”

    众人顿时明白了,原来李琎在保宁坊养了别宅妇和私生子,李珣当然要抓这个证据,只是大家都很奇怪,李瑁怎么也参与其中?

    这时,太子李瑛问道:“请问李相国,摄政王世子是被谁杀的?”

    “是被李瑁所杀,李璀也被李瑁的手下射杀。”

    李瑛眉头一皱,“李瑁擅自射杀摄政王世子,恐怕摄政王绝不会善罢甘休,事情闹大了!”

    张九龄点点头,“我们等天子的消息吧!”

    .........

    御书房内,李瑁直挺挺跪在地上,额头被茶杯砸破了,血流不止。

    李隆基并没有因李瑁脸上流血就放过他,他极为震怒,竟然敢杀死摄政王世子,处理不好,这就是爆发内战的导火索啊!

    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儿子,他就恨不得一剑劈死眼前这个蠢货,还有武惠妃,要不是她苦苦哀求,自己怎么会答应把这么重要的任务她的儿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简直太让朕失望了,滚出去!滚!滚!滚!”

    李隆基连声怒吼,吓得李瑁连滚带派爬向外逃去。

    李瑁跑了,李隆基颓然坐在龙椅上,痛苦地揉搓着额头。

    高力士在一旁低声劝道:“陛下,事已至此,只有想办法将大事划小,才是解决之道。”

    “李成器的两个儿子啊!一个嫡世子,一个幼子,让朕怎么给他交代?”

    高力士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陛下,李成器如果知道这件事,他的身体极可能顶不住!”

    李隆基负手走了几步,忧心忡忡道:“朕很清楚这件事对他打击巨大,他的身体确实会顶不住,甚至去世的可能性都有,但朕担心会局势大乱啊!”

    高力士知道李隆基担心什么,是担心骁卫军作乱。

    目前长安周边有三十万大军拱卫,包括支持天子李隆基的十万神策军,支持摄政王李成器的十万骁卫军,另外还有十万府兵由兵部统领,必须有天子和摄政王的联合签署才能调动。

    李隆基担心的就是十万骁卫军,由摄政王的三枚金虎符调动他们。

    高力士又道:“十万骁卫军由三位大将军统领,殿下可以派人高官重爵收买他们,独孤昭和金文轩我觉得问题不大,麻烦就是陈锋,他对摄政王忠心耿耿,实在不行,派人把他刺杀!”

    李隆基点点头,“这件事要慎重考虑,一个环节疏忽,就会酿成难以挽回的灾难!”

    “陛下,不如让三十八郎也参与,这些事情他之前都考虑过,只是他临时被换掉,没有机会施展。”

    李隆基心中一动,不露声色问道:“你说昨晚之事,三十八郎有没有参与?”

    高力士吓一跳,连忙道:“昨晚是三十八郎大婚,他怎么可能参与?微臣倒是觉得李珣极可能参与得很深。”

    “为什么这样说?”

    “陛下,这段时间,李瑁和李璀交往密切,极可能是李珣的刻意安排,至少微臣知道一点,李璀顺利把眼线安插在李瑁身边,就是和他们交往密切有关。”

    李隆基沉思片刻,他很了解李琇,心狠手辣,算无遗策,偏偏他昨天大婚的时候事件就爆发了,这反而有一点欲盖弥彰的感觉,但高力士说得也对,也很可能是李珣的策划,但无论如何,这个案子要调查清楚,不能糊里糊涂就算了。

    “这个案子要详细调查,由御史台牵头,组成三司会审,把每一个细节都要查清楚。”

    “微臣遵令!”

    “还有骁卫军的事情,你立刻去和三十八郎商议,听听他的想法。”

    高力士躬身行一礼,快步走了。

    .......

    长安东市大门外有一座高升客栈,是长安八家高升客栈之一,档次很高,

    在客栈二楼最东面的一个房间内,柳泉正在给儿子写一封信,虽然儿子在凉州,但只有给高升客栈一笔钱,客栈就能帮他把信平安送到儿子手上,这也是连锁客栈的最大优势,高升客栈在凉州也有好几家分店。

    柳泉很害怕李琇会杀人灭口,如果有把柄在外面,或许李琇会投鼠忌器。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柳泉连忙把信盖住,问道:“是谁啊!”

    “李公子,是我!”

    是客栈掌柜的声音,柳泉化名李佺住在这里。

    “有什么事?”

    “你要药我给你买到了。”

    他昨天也受了轻伤,腿上被刺了一剑,他略懂医术,便想自己治伤。

    “来了!”

    柳泉起身,一瘸一拐前去开了一条门缝,掌柜从外面把药递进来。

    柳泉接过药,一转身,顿时呆住了,只见他的位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人,正是钟馗,显然是从窗外进来的,正笑眯眯看他写的信。

    柳泉开门要逃,不料他却吓得连连后退,两名长得极为强壮的武士走了进来。

    柳泉大怒,豁出去道:“你们不讲信用,要杀我灭口吗?”

    钟馗摇摇头,“是你不讲信用,说好了我们安排你逃走,你自己却溜掉了。”

    “我昨天做了一个替尸,所以我必须要离去,否则他们看到我,就知道我还活着。”

    “这不是临时决定的吧!你这间客栈三天前就安排好了。”

    “我没有任何背景,很容易被你们灭口!”

    钟馗还是摇头,“你太小看我家殿下了,他言出如山,既然答应在北庭给你的职务,就不会失信,你怎么不相信呢?”

    柳泉低下头,半晌问道:“现在我还有机会吗?”

    “御史台、刑部和大理寺已经在联手调查这个案子了,你立刻跟我走,我会安排你去凉州。”

    说到这,钟馗扬扬手中的信,“除了这封信,你还留了什么把柄在外面?”

    柳泉连连摇头,“我不敢留,万一真被发现了,殿下不会饶我!”

    “那你就不怕这封信被客栈或者送信人擅自拆看吗?”

    柳泉一时哑口无言,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钟馗把信烧成灰烬,扔到窗外让风吹散,随即起身道:“收拾一下,跟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