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两个建议
    高力士找到了李琇,这在李琇的意料之中。

    “殿下应该也听说了保宁坊发生的事情吧!”

    李琇点点头,“几乎是满城皆知了!”

    “这件事殿下怎么看?”

    “哪方面?”

    “殿下觉得出现这件事原因是什么?”高力士斟酌词句问道。

    “高翁,请恕我直言,其实用李瑁来处理这件事,你就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了。”

    高力士叹口气,“我也知道他会出纰漏,但没有想到他会捅下这么大一个篓子。”

    “高翁,根子就出在他用人上,他在极短时间内就拼凑出一百多人的队伍,不是盗贼就是杀人凶犯,这些人会听从李瑁命令吗?根本不会,他们只会随心所欲的杀人,加上李瑁本身没有头脑,既然李琎出现,那就应该全部撤退,以免造成误伤,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会有什么后果,所以一环扣一环,出现昨晚的恶性事件就不可避免了。”

    “殿下的意思是说,李瑁用人不当,判断失误,指挥不力,才导致昨晚的严重事件?”

    “正是!”

    高力士沉吟一下道:“天子怀疑有别的势力插手.........”

    李琇心中一跳,不露声色道:“高翁能否说得具体一点?”

    “天子怀疑李珣插手!”

    “李珣当然插手,李璀出现在现场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天子是怀疑李珣设了一个套,让李瑁钻了进去。”

    李琇苦笑着摇摇头,“天子是在替李瑁开脱呢!”

    停一下,李琇目光一挑,注视着高力士冷冷道:“天子是在怀疑我吧!”

    高力士沉默半晌道:“洛阳事件中,殿下布了一个圈套让李瑁钻进去,天子记忆尤新,他有这样的念头很正常,关键是只要殿下没有参与这件事,那么一切猜测都会不攻而破,天子已经下旨让三司联合会审此案,我完全相信殿下是清白的。”

    李琇淡淡道:“现在最严重的问题不是调查原因,而是怎么面对摄政王的强烈反击,千万不要把主次颠倒了。”

    “所以天子让我来和殿下商议,该怎么应对摄政王?”

    “天子怀疑是我布下的圈套,可又要让我替他做事,怎么不考虑我的感受?”

    “殿下,摄政王若强烈反击,严重的话会引发内乱,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事关殿下的切身利益,希望殿下能为天子出力,将来天子必然会记住殿下的功绩。”

    李琇当然考虑过各种后果,他沉吟一下道:“天子考虑过骁武卫和金吾卫怎么处理吗?”

    “金吾卫问题不大,金吾卫大将军长孙南浩虽然没有实权,但他在金吾卫中影响很大,再说金吾卫左右将军杨勤功和赵建都同时受天子和摄政王掌控,唯一天子无法控制的,就是保卫兴庆宫的五千军队,但毕竟只有五千人,不用担心,天子主要担心十万骁卫军,那是效忠摄政王的,如果他们起兵造反,麻烦就大了。”

    李琇微微笑道:“骁卫军有三位大将军统领,他们三人都是一条心?这么多年来,天子没有和他们接触过?”

    高力士只得苦笑一声道:“殿下也看出来了,天子确实和他们接触过,独孤昭和金文轩没有直接拒绝天子的拉拢,留有余地,但大将军陈锋却态度强硬,说如果我们再去拉拢他,他必杀人,所以我们推断,一旦出事,独孤昭和金文轩会保存中立,陈锋就难说了,风险非常大!”

    “既然如此,我能做什么?”

    “希望你能派出手下裴旻,将陈锋刺杀。”

    李琇冷冷道:“天子手下无人可派?”

    “殿下,是咱家推荐裴旻的,关键时刻,殿下要有担当!”

    李琇沉默片刻,点点头答应了,“好吧!我可以答应。”

    高力士精神一振,又道:“关于摄政王,殿下有什么建议?”

    “关于摄政王,我的原则是要么不要闹事,要么把事情闹大,为此,我有两个建议,第一,天子可以重新任命户部侍郎和度支使,让政事堂表决通过,把财权拿到手........”

    “请殿下稍等一下!”

    高力士打断李琇的话,“关于殿下说的第一点,政事堂会通过吗?”

    “在这个关键时刻,高翁觉得陈希烈和李林甫会投反对票吗?”

    高力士点点头,他明白李琇的意思,其实就是看李林甫和陈希烈在关键时刻是否识时务了。

    “请殿下继续!”

    “摄政王世子身死,相信兴庆宫都会尽量隐瞒住摄政王,唯恐他病情恶化,这个时候李珣一定会千方百计夺权,我建议天子不妨双管齐下。”

    “如何双管齐下,第一要稳住李珣,和他谈判,以支持他成为摄政王的条件促使他让步,比如逼他让出户部和吏部,可以把工部或者礼部让给他,这是一种谈判,其次天子应该暗中联系宁王李琳,表示支持他上位,相信摄政王王妃一定会支持,如果李琳拿到兵符,兴庆宫的矛盾就会激化了。”

    高力士心中如拨云见日一般,顿时豁然开朗。

    摄政王原配元氏没有留下子嗣,成为王妃的长孙氏给摄政王生了两个儿子,嫡长子李琎以及老三李琳,而摄政王的另一个宠妃刘氏也生下两个儿子,李珣和李璀,王妃长孙氏和刘氏一直水火不容,导致刘氏中风搬出了兴庆宫,和儿子李珣住在一起。

    如果李珣掌权,那就是长孙氏的灭顶之灾了,所以长孙氏一定会全力将李琳扶植起来,兴庆宫的权力斗争就将进入白热化。

    一旦出现骨肉相残,摄政王李成器有十条命也保不住了。

    高力士心中感叹,能把败棋重新做活,也只能李琇能办到了。

    高力士立刻告辞回宫了........

    保宁坊事件也同样传到了兴庆宫内,但在兴庆宫总管刘奉廷的严密封锁下,这个消息没有传入内宫,

    当王妃长孙氏却听到了儿子李琎身死的消息,俨如晴天霹雳,但她又不敢告诉丈夫,只能偷偷躲在自己房内痛哭。

    中午时分,长孙氏坐在房内默默流泪,这时,一名贴身宫女在门口禀报,“王妃,刘总管求见!”

    长孙氏擦去泪痕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长孙氏和刘奉廷关系不和是兴庆宫公开的秘密,原因是刘奉廷进宫前叫做刘瑜,和宠妃刘氏同族,算是她的远房兄弟,所以在长孙氏和刘氏的长期斗争中,刘奉廷一直站在刘氏一边。

    偏偏摄政王很宠信刘奉廷,任命他当了大总管,着实让长孙氏无可奈何。

    片刻,刘奉廷快步走进来,跪下行礼,“奴才给王妃请安!”

    长孙氏冷冷道:“刘总管,你觉得我还有安可言吗?”

    刘奉廷不慌不忙道:“王妃安或不安其实无关大局,但王爷安不安就事关社稷危亡,没有人愿意发生昨天的惨剧,但它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得面对现实,我们必须要保住王爷的身体,不知王妃是否同意?”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王爷!”

    “感谢王妃深明大义,我们也知道王爷手臂骨折后,身体状况很不好,若让王爷得知噩耗,后果不堪设想,但兴庆宫如果没有了主心骨,很可能会被天子全面压制,老奴恳请王妃支持舒王!”

    长孙氏厌恶地看了一眼刘奉廷,淡淡道:“我从不过问外面的事情,这种事情刘总管不必问我。”

    “既然如此,请王妃将摄政王印和兵符交给舒王殿下!”

    李成器病重,一直是让王妃来替他掌管印符,主要是摄政王大印和调动骁卫军的兵符,李珣想要掌握摄政王大权,就必须拿到王印和兵符。

    长孙氏冷冷道:“印符是王爷交给我保管,没有他的命令,我不会把它给任何人,就算世子想要,我也不会给他,刘总管,这和你没有关系,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吧!”

    长孙氏直接了当拒绝了刘奉廷,同时提醒刘奉廷,你只是宫廷总管,不要做越权之事。

    刘奉廷听出王妃语气中的果决,万般无奈,只得退下了。

    摄政王还没死呢!他暂时还不敢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