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长孙家族的提醒
    刘奉廷快步来到外殿,李珣正在外殿焦虑不安地来回踱步,他是昨天晚上得到兄弟李璀身死,但到了今天上午才知道李琎也死了,这让李珣格外紧张,他上午甚至没有去朝廷,一直就蹲在兴庆宫内,进行各种紧急部署。

    李珣虽然深受父亲的信赖,但他毕竟不是嫡子,长期居住在外,获得重用的时间太短,在兴庆宫内没有什么势力,唯一的倚靠就是总管刘奉廷,但兴庆宫的军队他指挥不动,这种情况下,父亲李成器是他唯一的依靠,现在父亲身体很差,他当然不敢把保宁坊之事告诉父亲,唯恐刺激到父亲。

    李珣也只能暂时封锁消息,等父亲身体好转后,再告诉他实情,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夺权,把大印和兵符拿到手,他至少在朝廷上就能行使摄政王的权力了。

    这时,刘奉廷匆匆走了出来,李珣连忙迎上前,“刘总管,她怎么说?”

    刘奉廷苦笑着道:“王妃答应帮助隐瞒消息,但她坚决不肯把印符交给殿下,她说除非是摄政王的亲自对她安排!”

    李珣顿时怒道:“她怎么这样糊涂,一点也不识大局,现在除了我,谁还能维护摄政王的利益?”

    刘奉廷冷哼一声,“她可不糊涂,精明着呢!李琎死了,还有李琳,她的心思,殿下还不懂吗?”

    “李琳只会修道炼丹,有屁的本事,算了,也不能太急,我先去一趟朝廷,听听消息,你要尽快想办法把印符拿到手!”

    李珣匆匆走了,刘奉廷很为难,他怎么才能拿到印符?想来想去,只能偷了。

    刘奉廷心中暗暗懊恼,早知道就不该问王妃要印符,这下提醒了她,想偷也不容易了。

    ..........

    兴庆宫御书房,长孙南浩躬身施礼,“微臣参见陛下!”

    李隆基笑道:“好几年没见大将军了,大将军身体可好?”

    “托陛下的福,微臣身体还不错。”

    李隆基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昨天保宁坊之事,大将军也听说了吧!”

    长孙南浩当然知道了保宁坊之事,只是他没有想到天子这么快就问到自己,他心中略有紧张,毕竟射杀李琎的凶犯杨蓉是他的人,一旦追查出来,长孙家族会吃不了兜着走,现在他上了李琇的贼船,也只能硬着头皮应对了。

    “微臣听说了!”

    李隆基叹口气,“这次是汉中郡王李瑁闯下了大祸,朕十分痛心,也很后悔,早知道继续让三十八郎做事,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不知道三十八郎这些天和长孙家族还有联系吗?”

    长孙南浩知道自己站队的时候来了,天子果然是想通过自己来了解李琇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长孙南浩摇摇头,“自从高公公和李瑁来过长孙府后,微臣便再也没有见过李琇,他已经不管这件事,昨天我的长子还参加了他的大婚,如果说有联系,那就是三十八郎送了一份婚柬过来。”

    “那么,李瑁一直和长孙府联系?”

    “是的,他想要李琎私生子的消息,说实话,我们真不知道,也没法提供给他,但微臣的长子前天还劝过他。”

    “劝他什么?”

    “劝他不要盯私生子这种事情,毕竟上不了台面,摄政王不会允许这种丑闻存在,他只要说一句知情就破解了,查来查去没有意义,但李瑁不听,把微臣长子狠狠斥责一番就走了。”

    长孙南浩完全替李琇掩饰过去了,还暗示李隆基,李瑁的傲慢和无知是造成昨天惨案的主要原因。

    “朕知道了,另外,朕想问一问,爱卿觉得李琳怎么样?”

    “李琳生性淡泊名利,喜欢黄老之术,不过他很聪明,为人也很宽厚。”

    “朕考虑既然李琎去世了,是不是让李琳顶上来,接任摄政王世子,这是朕的想法,长孙爱卿最好能和长孙王妃谈一谈,听听她的意见。”

    长孙南浩明白了,天子不愿意李珣上位,支持李琳出任摄政王世子,让自己去和王妃传达这个信息。

    “微臣立刻去和王妃沟通!”

    ............

    下午时分,大群官员出现在保宁坊内,保宁坊内已经完全戒严,一千名金吾卫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禁普遍百姓出门上街。

    虽然县令崔畅已经写了初步报告,但这件事的性质太严重,不是一个县令报告就能平息,李隆基不光要给摄政王一个交代,同时也必须要给朝廷一个交代。

    摄政王作为大唐二圣之一,摄政王世子被刺杀,无论如何是一件动摇大唐社稷的大事,不是轻描淡写一份报告就能过关的。

    这次联合调查又叫大三司会审,由御史中丞、大理寺少卿和刑部侍郎组成,只是刑部侍郎薛泓出差去了洛阳,刑部就由郎中李纪代表刑部出面。

    牵头的御史中丞正是李胜,加上老朋友李纪,以及号称大理寺鹰眼的少卿冯潜,算得上是强强联手。

    他们走进别宅的大院子,地上血迹清晰可见,县尉张叔通指地上血迹对众人道:“各位使君,这里就是世子遇害之地,他的护卫中了二十一箭,挡住了世子,世子只中了七箭,其中六箭都不是致命伤,致命伤是咽喉中了一支毒箭,我们昨晚审问,这支毒箭应该是他们首领杨蓉射出。”

    “这个杨蓉抓到了吗?”李胜问道。

    “没有,她跑掉了,她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便趁人不备逃掉了。”

    “她是女人?”

    “正是,据说她是弥勒教鬼母武士中的女首领,前不久李瑁招募武士,她跑来应募,被委以重用,她长得很妖艳,被李瑁看中了。”

    李胜回头看了一眼李纪,“你在扬州听说过她吗?”

    李纪点点头,“听说过,但没有打过交道,据说她手下有三十名女武士,水性极佳,喜欢赤身作案,被称为淮河鬼母,李瑁恐怕也是喜欢这个调调吧!”

    李胜随即令道:“传令下去,全力通缉这个杨蓉!”

    “李中丞觉得她有问题?”

    “她毕竟是刺杀世子的直接凶手,既然没有死,就应该通缉她。”

    “说得也是!”

    这时,大理寺少卿冯潜从房内走出,皱着眉头道:“有点蹊跷!”

    “怎么回事?”

    “那个别宅妇和私生子都被杀死了,我就不明白,既然来抓他们作为人质证据,为什么要杀死他们?”

    “说不定李琎就是来杀他们的,直接消灭证据!”

    冯潜摇摇头,“不可能,审讯记录上说,只有李琎和他的护卫,进院子就被射杀了,女人和孩子的面都没有见到,再说,李琎怎么可能亲自来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李纪沉思一下道:“也有可能就是最后杀红眼了,这些武士都是强盗和凶犯,杀红眼后才不管什么任务。”

    一名官员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李琎死了,这对母子就失去了意义,没有用了就索性杀掉。”

    李胜点点头,“现在先别急着下结论,等全面调查结束后再寻找细节。”

    ........

    一名宦官匆匆走进后宫,刘奉廷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冷冷问道:“去宫外做什么?”

    “小人想去买点东西!”

    “你想买什么,宫里没有吗?”

    “小人想去买一双鞋,宫里配的鞋实在不合脚!”

    刘奉廷不听他啰嗦,下令道:“给我仔仔细细搜!”

    上来几个宦官将此人按倒,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搜了个遍,连头发也不放过,他们站起身,向刘奉廷摇摇头。

    刘奉廷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警告你,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再被我看见你随意出宫,你就别想活了。”

    “小人明白,小人下次再也不敢了!”

    “滚吧!”

    这名宦官连滚带爬地跑了。

    宦官叫做孙小卫,是伺候王妃的宦官,所以他一出宫,就有人立刻向刘奉廷禀报了。

    “小人参见王妃!”

    长孙氏见他衣着不整,头发披散,狼狈不堪,吃惊道:“你怎么会这样子?”

    “刚才被刘奉廷捉住,搜了身!”

    “有没有什么信被搜走?”

    “王妃放心,大将军交代的是口信。”

    “你告诉,我兄弟说了什么?”

    “大将军说,李琎没有了,天子支持李琳继位,另外,大将军说,符印无论如何要收藏好,绝不能让刘奉廷和李珣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