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意外泄露
    保宁坊事件后的第三天,事件开始在民间发酵,长安城内传得沸沸扬扬,各种版本、各种谣言满天飞,更荒诞的传言说保宁坊其实是阴曹地府的入口,阎王拘拿摄政王世子,侍卫们赶去救驾,阴兵和侍卫爆发一场大战。

    消息已经无孔不入,只剩下摄政王李成器内宫最后一块被屏蔽之地了。

    三更时分,李成器被一个噩梦惊醒,他浑身大汗淋漓,胸闷难挡,心中一阵阵绞痛。

    “王爷怎么了?”两名小宦官连忙上前道。

    “快扶我....起来!”

    两名小宦官奋力将李成器扶起身,李成器只觉眼前一阵发黑,胸口绞痛,他知道自己最害怕的心绞痛又开始发作了。

    “王爷,去请御医吧!”

    李成器点点头,一名小宦官飞奔而去。

    “扶我走一走!”

    小宦官扶住着李成器沿着宫殿缓缓而行,走一走可以缓解他的心绞痛。

    其实也难怪,李成器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但体重已接近三百斤,年纪也过了五十,加上他好美食,好女色,使他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高血脂和心脏病,今年以来,血压急剧升高,不断引发心脏病和脑血栓,现在又遭遇骨折,若是普通人,早就挂了,他现在全靠御医用各种名贵的药材给他支撑着。

    走到最东面,隐隐听见幔帐后面有人在说话。

    “可能整个京城就只有王爷不知道了........”

    扶持李成器的小宦官大吃一惊,刚要咳嗽提醒,却被李成器狠狠一瞪眼,吓得又不敢吭声了。

    李成器靠近两步,竖起耳朵聆听。

    说话的是两个当值的小宫女,她们躲在幔帐背后休息,又不敢入睡,便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

    “你说世子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今天听说是阎王爷把他抓走了。”

    “胡扯!他明明是被人杀死的,和阎王爷有什么关系?”

    李成器浑身开始颤抖起来,小宦官再也忍不住,喝道:“你们两个闭嘴!”

    两个小宫女从幔帐里钻出来,见王爷居然站在面前,吓得她们连忙跪下。

    “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

    李成器一把揪住宫女的头发,怒吼道:“快说!世子怎么了?”

    宫女吓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不敢说,李成器凶性大发,拔出匕首,一刀杀了宫女,又揪住另一名宫女头发,将血淋淋的匕首压在她脖子上。

    “我再问你一句,说不说?”

    “我说!”

    宫女吓得痛哭流涕道:“传闻世子死了,璀殿下也死了,被人杀死了!”

    李成器一口气喘不过来,胸口开始剧烈绞痛,他强忍剧痛,盯着旁边小宦官问道:“是.....真的吗?”

    小宦官也被李成器扭曲的脸庞吓坏了,惶恐地点了点头。

    自己的继承人死了!

    李成器再也忍受不住心脏的绞痛,大叫一声,一口血喷出,仰面栽倒。

    “王爷!王爷!”小宦官和宫女惊恐地大喊起来。

    这时,御医也赶来了,他捏了一下李成器的脉搏,已经没有脉搏,已经没有脉相了。

    吓得他浑身一激灵,颤抖着手伸向李成器的鼻子,鼻孔已经没有气息了。

    “啊——”

    御医一时间呆若木鸡。

    ..........

    四更时分,兴庆宫内哭声一片。

    几名宦官从兴庆宫宫内策马奔出,沿着城墙夹道狂奔,向大明宫狂奔而去.......

    李隆基在睡梦中被新宠妃柳昭仪推醒,“陛下!陛下!”

    “怎么了?”李隆基迷迷糊糊问道。

    “高公公说有紧急大事禀报!”

    “让他过来禀报!”

    片刻,高力士快步来到帐前,压低声音道:“陛下,兴庆宫那边发生了紧急事件?”

    “什么紧急事件?”

    “好像是摄政王驾崩了。”

    “啊!”

    李隆基困意全无,一下子坐起身,“消息可确切?”

    “是陛下安插在兴庆宫内的两名宦官赶来禀报。”

    李隆基简直是轰然狂喜,这是他做梦也梦不到的天大好事啊!

    他穿上衣服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四更过了,五更还没有到!”

    李隆基走出外堂,有宫女上了一盏热茶,他喝了口茶,按耐住心中的激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摄政王怎么会突然去了?”

    “陛下,也是天意,这几天天气转凉,摄政王的病情加剧,正好他知道了李琎之事,一时气急攻心,当场猝死,非常突然,也非常快,御医连施救的机会都没有。”

    李隆基点点头问道:“关于任命裴耀卿为户部侍郎兼度支使,任命裴宽为吏部侍郎的表决投票了吗?”

    “已经草拟好,明天一早投票,陛下,要不要再和李珣谈一谈?”

    “不用了,直接投票!”

    停一下,李隆基又道:“保宁坊事件的调查报告明天一早要拿出来,朕明天一早就要颁旨!”

    高力士明白,天子要做姿态了,越是要夺摄政王的权,姿态就要做得越好,吃相不能太难看。

    “陛下,要不要休朝三日?”

    “明天不修朝,后天开始休朝三日,另外,如果摄政王死讯确定,要及时敲响景阳钟!”

    景阳钟是天子或者太上皇驾崩报讯,有时候为了隐瞒天子死讯,迟迟不通知天下,敲响景阳钟,摄政王的死讯就瞒不住了。

    “微臣遵旨!”

    高力士退下去了,李隆基着实兴奋,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中迅速盘算,如何才能把摄政王的权力完全夺下来,甚至废除摄政王。

    ..........

    “当——当——当——”

    五更时分,含元殿上方的景阳钟敲响了,低沉而悠长的钟声响彻长安上空。

    五年前,太上皇驾崩,景阳钟也曾经敲响,现在又再次响起,使整个长安笼罩了一层不安的气息。

    李琇也在沉睡中惊醒,昨晚是他和小眉的洞房之夜,两人极尽缠绵,到三更才睡。

    “夫君,怎么了?”小眉也被李琇弄醒了。

    “你听,是什么钟声?”

    小眉凝神细听,片刻,她一脸震惊道:“是景阳钟!”

    “景阳钟是什么?”

    “夫君连景阳钟都不知道?这是天子或者摄政王驾崩了。”

    “啊!”

    李琇立刻意识到,一定是摄政王出事了。

    “现在天还没亮,你继续睡,我去看看。”

    “哎!我哪里睡得着。”

    小眉坐起身,李琇正血气方刚,见她玉体玲珑,哪里忍得住,又将她拖进了被子。

    “坏蛋!又来欺负我......”

    两人再度云雨一番,小眉这才跳下床,穿了衣裙,服侍李琇穿上衣裤长衫,又替他梳了头,这其实也是她一直做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身份变了,从贴身侍女升为妾。

    按理,身份变了,小眉也应该有自己的丫鬟,由其他丫鬟来服侍李琇起居,小眉也该享受小夫人的待遇,但她不习惯,依旧和从前一样,自己来服侍李琇的起居。

    小眉一边给李琇梳头,一边道:“夫君,今天我可能要进宫,娘娘让我新婚第一天进宫一趟。”

    “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没说!”

    李琇微微笑道:“要不要我陪你去,就当是回门吧!”

    小眉当然希望李琇陪自己进宫,但她知道今天丈夫有大事,自己得分清轻重缓急。

    “不用了,玉珮也要和我一起进宫,我估计是确定内官。”

    小眉的身份还是宫官,杨玉珮的身份则是民女,既然她们已经成为李琇之妾,身份就要重新确认了,天子没有皇后,那么就由武贤妃正式封她们二人为良娣。

    “早点去早点回来,晚上我们去京白酒楼吃饭!”

    “我知道了!”

    稍微梳洗一下,李琇便匆匆向外书房而去。

    ………

    此时才五更时分,钟馗也被景阳钟声惊醒,赶到李琇的外书房,裴旻却不在长安,派去执行秘密任务。

    李琇来到外书房,正好紫林枫从外面探查回来。

    “情况大概清楚了,应该是摄政王驾崩,整个兴庆宫周围都封锁了,大街上到处是巡逻的金吾卫士兵。”

    钟馗想了想道:“应该是摄政王得到了世子被杀的消息,可能他受不了这个打击,病情恶化了。”

    “应该是!”

    李琇当初的计划就是挑起李珣和李琎之间的恶斗,造成李琎或者李珣死亡,用手足相残的噩耗来刺激李成器,让李成器死于心脏病或者脑血栓。

    只不过现在是李瑁来替自己完成了这个任务。

    “殿下,现在摄政王一死,李瑁会不会因此逃过这一劫?”钟馗有点担忧道。

    李琇淡淡道:“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不认为李瑁会逃过一劫,相反,天子为了稳住局面,安抚军队,一定会拿李瑁开刀,李瑁这次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