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道 歉
    《长安图》的第一部要结束了,老高也不得不说一声对不起,成绩很差,很烂,写完第一部,老高只能暂停本书。

    实在无法养家糊口了,这两个月老高不得不以中年之残躯,丢掉文人的自尊,和刚毕业的大学们去竞争求职,去看人脸色,面试遭嘲讽。

    “原来你也是来面试,我还以为你是公司老总呢!”

    什么感受?

    想开出租车眼睛太近视,晚上开车看不见,去求职保安人家都嫌我胖,想开饭店本钱不够,借不到钱。

    个中滋味,一言难尽。

    本书成绩不好,主要原因还是老高自身的问题,一心想写本轻松搞笑的,却没有那种低而不俗的水平,写出一堆自己笑而读者不笑的文字,让所有人失望,这是老高对自己认识不清而犯下的错误。

    这几个月老高一直在反省,为什么会失败?

    根本原因是自己太浮躁了,看别的爽文开挂,自己也写个钱袋,这就是浮躁的表现。

    老高写了好多年的争霸文,总觉得写厌了,可现在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这些年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

    争霸文写得很随意,没有往深度去写,总是在自己一个舒适区的范围内写,比如主角遇到困难的时候,然后反派就会出现昏招,让主角侥幸过关。

    这其实就是一种蒙混敷衍的写法,就像考试总是六七十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却没有想办法突破舒适区,去争取八十分,九十分。

    现在这个年龄,工作也找不到了,整天封闭写书,完全脱离社会,过去的人脉朋友也丢掉了,人生很失败。

    偏偏这个年纪,上有年迈的父母要照顾,下有还在读书的女儿要抚养,每月还要还房贷,生活压力巨大。

    为了生活,老高也只能继续写书养家糊口。

    可是该怎么写,是轻轻松松的写?还是以心为笔,以血为墨,写一本自己擅长的好书。

    当年老高写《天下》的时候,写石堡城之战,写银山之战,把自己感动得泪流满面,那才是一种以整个身心投入的写书状态。

    寻找回这种状态无疑很难,但老高还是要尝试,就算是生活的逼迫吧!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去挣命。

    悲催的人到中年,大家再给老高一次机会吧!

    新书本月就上传,切入点是建炎四年的富平之战,北宋刚刚灭亡,南宋还在混乱中,写一本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长篇争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