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安图 > 第一百九十章 杨三姐的洞房
    下午时分,小眉和杨玉珮从皇宫回来了,两人激动之情难掩。

    李琇带着杨玉环和两位良娣来到了京白酒楼,她们当然不用抛头露面,直接从侧面的贵宾楼梯上三楼牡丹堂。

    四人窗前坐下,窗外是熙熙攘攘的街道,十分热闹,王府虽然不错,就是太冷清了一点,偶然出来感受一下繁华热闹,众人都兴致盎然,

    李琇端起酒杯笑道:“看来今天心情不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说说!”

    “公子,不对!喊惯了,嘻嘻.......”

    小眉掩口笑道:“应该叫夫君,今天主要是娘娘册封,我和三姐都封为良娣,然后今天还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三姐,你来说吧!”

    杨玉珮正在专心致志对付一块烤羊肉,满嘴是油,她连忙摆手道:“我很忙,你继续说!”

    小眉只得继续道:“今天主要遇到搬家之事。”

    “什么搬家?”李琇不解问道。

    “夫君不知道吧!武惠妃被赶到太液池北面去了,娘娘要迁入绫绮殿,那是皇后住的地方,娘娘很苦恼她的药材怎么办?”

    李琇大喜,武惠妃果然被贬了,之前高力士给他说过,皇子的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后宫地位,他当时还没有理解这话的含义,现在他明白了,李瑁的恶行使武惠妃地位不保了。

    “还有什么?”

    “还有柳昭仪被封为德妃,天子对她十分宠爱。”

    李琇没听说过历史上还有柳德妃,他颇为感兴趣,笑问道:“这个柳昭仪以前没有听说过啊!”

    “她原本是元彪的孙媳,这次元家被抄,她生得非常美貌,被送入皇宫,结果被天子一眼看中了,第二天就封为昭仪,才一个月就升为德妃了,武惠妃失宠和她关系密切。”

    李琇看了一眼杨玉环,心中若有所悟,这个柳德妃应该就是取代了杨玉环。

    杨玉环笑着对杨玉珮道:“三姐,你还没有给我奉茶呢!”

    杨玉珮虽然和公孙小眉一起被李琇娶回家,尽管是同嫁,还被封为良娣,但杨玉珮现在还只是内官,还没有成为李琇的妾,主要还差一个关键步骤,那就要按照家规向大妇敬茶,只有大妇接受了她的茶,那么她才能正式成为这个家的一员。

    昨天晚上,公孙小眉奉了酒,称呼杨玉环为大姐,才有她的洞房花烛。

    今天轮到杨玉珮了。

    杨玉珮俏脸一红,嘟囔道:“敬茶可以,但不能叫我大姐,我才是你姐!”

    杨玉环似笑非笑道:“你若不叫,我就不接你的茶!”

    杨玉珮杏眼一瞪,不满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时候我那么爱护你,现在你就会欺负我了。”

    “那就叫这一次,以后我还是叫你三姐。”

    “那就说好了,就这一次,让你占次便宜!”

    杨玉珮双手举起茶盏,一脸无奈道:“大姐,请接茶!”

    杨玉环笑吟吟接过她的茶,笑吟吟道:“今晚许你洞房花烛夜!”

    杨玉珮俏脸一红,偷偷瞥了一眼李琇,小声嘟囔道:“才不稀罕呢!”

    ..........

    杨玉珮住在海棠院,占地约三亩,有自己的小花园,还有五名丫鬟和一个婆子,今晚海棠院内喜气洋洋,红烛高照,今晚是杨玉珮的洞房花烛夜。

    按理应该举行一个很正式的仪式,在府中所有下人的见证下,杨玉珮向主母杨玉环敬茶,然后由杨玉环当众告之家规,这才是纳妾仪式。

    杨玉环体谅三姐的面子,所以在酒楼里接了她的茶,一套繁琐的仪式就算是免了。

    杨玉珮身穿喜服坐在床沿,面前一张小桌上摆放着两盏刨开的青瓜合卺酒,李琇走进房中,随手把门反锁,走进了内房。

    杨玉珮心中慌乱,害羞地低下头,李琇坐在她身边,拦住她的肩膀笑道:“其实敬茶不算纳妾,要行了周公之礼,你才是我的娘子。”

    “我给你说清楚,除了你之外,没有男人碰过我的,我可是完璧之身。”

    “那你母亲有没有教你行周公之礼?”

    “没有,时间太紧了,她只教了玉环,娘娘也教过小眉,没人教我。”

    “不用,我会呢!”

    “你会?”李琇哑然失笑。

    杨玉珮有点不好意思道:“去年我们几个师姐妹跑到师姑房里玩,发现她枕下有一本房中秘术,还有图画,她们都不好意思看,我把书偷回去,偷偷看了好几遍才放回原处。”

    李琇听着好笑,伸手解她的衣扣,“我帮你把衣裙脱了!”

    “还没喝合卺酒呢!还有,我还要结发,凭什么小妹可以结发,我就不行?”杨玉珮取出一绺事先准备好的秀发。

    “好!我跟你结发,明天给小眉也补上。”

    李琇用剪刀也剪下一小缕头发,杨玉珮欢喜地将两缕头发打了个结,这才拉着李琇的手,“然后是喝合卺酒!”

    李琇也端起青瓜,和她手臂交叉,和她喝了一盏交杯酒,一起把青瓜扔进床下。

    杨玉珮俏丽通红,搂住李琇的脖子,任凭他把自己抱上了床。

    .........

    “好痛!不对啊!房中秘术说很舒服的,怎么会这么痛,你轻点弄。”

    “哎呀!怎么有血,你把我弄伤了,赶紧拿金疮药来!”

    “你这混蛋,我受伤了!”

    ........

    “夫君,房中术里还有一个好玩的姿势!”

    .........

    半夜里,筋疲力尽的李琇忽然被弄醒,他发现杨玉珮居然没有睡,还在兴致勃勃的研习房中之术。

    “我知道了,为什么不说像鸡卵鹅卵,而是像鸽卵,原来装不下。”

    困扰她很久一些问题,今晚终于找到了答案。

    李琇苦笑一声,杨三姐的洞房花烛夜,确实有点与众不同。

    .........

    天不亮时,裴旻终于回来了。

    裴旻奉命去刺杀左骁卫军大将军陈锋。

    这几个月李成器病重,无暇顾及军队,李隆基却没有闲着,用收买、拉拢的手段不断地挖李成器的骁卫军。

    上个月,李隆基用郡王之爵、百亩豪宅和万亩良田收买了两个骁卫军大将军独孤昭和金文轩。

    唯独统领三万大军的大将军陈锋不好办。

    陈锋最早是李成器的侍卫,转为军方后又一路提拔他,短短五年,便从郎将提拔为大将军,以至于陈锋对李成器忠心耿耿。

    这样的人不好收买,但陈锋的几名手下却被李隆基收买了,万事俱备,就差干掉陈锋。

    这个任务最终落在李琇身上。

    当然,执行者是裴旻。

    裴旻将一个木盒子放在桌上,“这就是陈锋的首级,我昨晚终于等到机会把他干掉了。”

    “他很警惕?”

    裴旻点点头,“他有三百精锐亲兵,个个骁勇善战,时时刻刻都把陈锋围得水泄不通,根本就靠近不了,但陈锋有一个弱点,他离不开女人,而且每天晚上都要换一个女人,他和女人行房时,帐中就不会有亲兵,这是唯一刺杀他的机会,我昨晚从帐顶用飞剑将他刺杀,然后取了他的人头,亲兵杀进帐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手下军队如何?”

    “卑职在军营外观察了两个时辰,刚开始喧闹一阵,然后便平静下来,一直平静,没有任何异动。”

    看来天子收买他的手下起效果了,当然,还和摄政王病亡有关,摄政王病亡,新的世子还没有任命,大家没有了效忠的对象,自然就闹不起来。

    “我这就进宫!”

    李琇收起装首级的木匣子,匆匆离开王府,在数十名侍卫的保护下向皇宫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