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交易愿望清单 > 第32章 陷入绝境的韩雯
    余小溪居然把沈铭的手指头给含在嘴里。

    还卷了卷。

    好温暖,沈铭的身体一下就软了。

    就在沈铭想好好享受这种绮丽的情景时,手指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余小溪笑嘻嘻着看着沈铭,嘴却是用力咬着,就是不松口。

    “痛!痛!痛!痛啊!”沈铭鬼哭狼嚎。

    余小溪哼哼两声,这才松口,粉红的小嘴巴还和沈铭的手指牵着口水丝。

    沈铭看了看手指,上面有一排牙齿印。

    他气急败坏地说道:“余小溪你属狗的吗!”

    余小溪关切得问道:“痛?”

    沈铭眼泪都痛出来了:“真痛啊,要不然你试试?”

    余小溪的嘴角上扬,露出很满意的笑容说道:“你痛我就满意了!”

    余小溪心里:“哼!让你去洗浴中心撩妹子!”

    既然双方已经决定好了离开荔枝直播,余小溪点击了提现,便注销了直播账号。

    这几天余小溪直播赚了税后8万,提现后余小溪的账户只有四万,还有四万系统自动判定给沈铭了。

    余小溪还非常开心,几天时间又入账几万块,相当于她以前在横店好几个月的工资了,比前段时间在公司做文员的待遇也要好得多。

    看着余小溪那么愉快的样子,沈铭也露出开心的表情,傻姑娘就是好啊,被卖了还帮着输钱,一分不差。

    沈铭送余小溪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我弄个招聘启事,再招点人,过几天公司可就热闹了。”

    余小溪点点头说道:“那你也早点休息。”

    沈铭笑道:“嗯,我回去就睡。”

    两人分别后,沈铭的车转弯开到了水云间洗浴中心,一个人睡不着啊!有个女孩子推推油按摩按摩那才睡得香啊。

    沈铭趴在床上,“使点劲,我就是肩膀痛。”

    66号技师:“好的!老板!”

    余小溪则是躺在床上,美美得想着绿洲娱乐今后会有很大的发展。

    ……

    江城市人民医院,当救护车将韩旺德拉倒医院象征性的抢救后,确定抢救无效,给韩旺德开了死亡证明,然后叫了殡仪馆的车送去火葬场。

    韩雯的眼泪已经哭干了,人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韩旺德独子,没有亲兄弟姐妹,只有一些表亲。

    韩雯给几个亲戚打电话,希望他们来帮忙,因为时间已经到凌晨了,只有一个远房的表亲接电话,赶紧过来帮忙。其他的都没有接电话。

    大家不接电话除了是因为已经睡了以外,恐怕更多的是不想麻烦。

    但是韩旺德的死讯还是传到了村里。

    “韩旺德死了!听二彪说的是刚刚死的!”

    “他都病好些年了,要不是她闺女照顾的仔细早就死了。”

    “哎,刚刚韩雯打电话肯定是让我们帮忙,都这么晚了,晦气,明天再说吧。”

    “听说韩雯在城里做小姐,挣了不少钱呢!”

    红旗村,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里议论。

    韩雯拿起手机,随后又放下。

    她最终给沈铭发了一条微信:“老板,我……我家里有些事,明天不能够到公司报道了。”

    沈铭在水云间洗浴中心睡得死死的,手机响了后,他被吵醒了看着微信,知道韩旺德已经去世了。

    他叹息一声,直接给韩雯打了电话:“你在哪里。”

    韩雯接到了沈铭的电话,就像是无助的孩子找到了依靠:“我……我在医院的停尸房,等殡仪馆的车子。”

    沈铭又问道:“给叔叔穿寿衣了吗?”

    韩雯更是一脸懵,很是慌乱:“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沈铭又叹一口气,韩雯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他说道:“你就在医院等我。”

    韩雯声音都哑了:“好……”

    沈铭翻着手机找到了殡仪馆刘神仙的电话,打了过去。

    “哎哟!沈总!”刘神仙的声音很是爽朗,赶他们这一行,一般都是于鬼神为伴,二十四小时等生意。

    沈铭说道:“刘总,找几个兄弟去江城人民医院,我在门口等你,我朋友的父亲去世了,寿衣、钱币、麻绳什么的都准备一套吧。后面我结账,用心点。”

    刘神仙:“好嘞!是停三天还是火化?”

    沈铭说道:“一切从简吧,逝者已去,生者已矣。”

    刘神仙:“好勒!我马上去办!”

    沈铭摸着兜里,想找包烟出来,却想着工厂失火后,自己也把烟戒了。

    沈铭起身,开着宝马向江城人民医院赶去。

    路上,他思绪纷飞,想着的年幼时父母被砂石车压在地上,人刨出来的时候,早就是一滩烂泥了。

    最后被殡仪馆的车拉到火葬场,烧了就没了。

    沈铭笑着,他早就看淡了,人这一辈子,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死了烧成灰化作青烟,又进入宇宙的物质轮回。

    生者已矣,生者还得潇洒活下去。

    江城市人民医院,韩雯披着头发,整个人都憔悴地不行。

    “老板!”看到沈铭,韩雯喊了一声,声音带着哭意。

    韩雯和沈铭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沈铭很亲近。

    她情不自禁抱着沈铭哭得稀里哗啦。

    沈铭拍了拍韩雯的后背说道:“病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有心里准备,你活得好、开心、健康,叔叔泉下才安心。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吧。”

    刘神仙按照江城本地的传统给韩旺德穿了寿衣做了法式,又和殡仪馆的车一起去了殡仪馆,凌晨五点,韩雯哭着抱着骨灰出来。

    沈铭又让刘神仙联系工人连夜在韩雯家的自留地里连夜挖了一座坟,立好了碑。

    韩雯继续在联系亲戚。

    “大表哥,我爸已经火化了,明天下葬,你看看能不能借你的车用一用。”

    “啊……你车借出去了啊,哦……好的……”

    “梨花嫂子,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就是明天可不可以借下你们的车,我……我送我爸最后一程……”

    “啊……车没油了啊……好……好的。”

    韩雯绝望而失落的放下电话。

    农村的条件这几年是变好了,很多家都有车,但是大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车借出来装死人的东西,觉得晦气。

    刘神仙说道:“车的事韩小姐不用担心,我们有专门的灵车,可以送老人家一程。”

    沈铭听着韩雯一个个的求人,却被一个个的拒绝,也觉得恼火。

    他对刘神仙说道:“刘总,麻烦给我找二十辆车,全部要黑色奔驰,明天早上五点发丧下葬!叔叔的骨灰和遗像放我车上!”

    沈铭获得了韩旺德两年寿命,现在韩雯如此困难,他都要帮到底。

    只要给钱,刘神仙就能够办事。

    韩雯看着沈铭,眼泪花包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一早,一辆白色的宝马五系在前面,二十两黑色的奔驰跟在后面,浩浩荡荡从殡仪馆出发,去红旗村发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