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章:杀贼
    只是张静一还是耐住了心里的贪欲,这个宝藏,不能急着去取,现在自己的力量还羸弱得很,就算将这宝藏取出来了,也不过等于是手里握着金元宝招摇过市的孩童而已。

    王程和邓健,则显得很不安。

    他们跟着张静一胡闹,不过是想稳住张静一,等到张静一死了心,便带着张静一前往江南避难。

    对于捉拿什么赵天王,他们根本是不抱任何的期待的。

    此时,他们更为忧心的,却是义父张天伦。

    张静一这家伙,真是没心没肺啊,亲爹被拿了,却还在此胡闹。

    却不知义父此时怎么样了,朝中风云诡谲,厂卫之间的斗争又厉害。

    东厂想要将这锅甩给锦衣卫,而锦衣卫能背这黑锅的也只有义父。

    义父是个老实人,在这厂卫之争的背景之下,势必是被碾得粉身碎骨。

    他们二人也已想明白了,当初是义父收养了他们,将他们养大的,平日里张静一有肉吃,他们也吃肉,从不亏待,一旦义父斩首,自己二人便带着三弟去江南谋一条生路。

    二人一面气喘吁吁地挖坑,布置着陷阱,眼睛一瞥,却见张静一正趴在草丛里翘臀窸窸窣窣着什么,老半天,方才钻出头来,采了一丛映山红,将花儿摘了,塞进嘴里咀嚼。

    王程气的七窍生烟,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看看,这还是人子吗?爹都要没了。”

    邓健则是叹口气道:“小点声吧,义父对我们恩重如山,现在正是报答他的时候,三弟是义父唯一的骨肉……”

    “就因为是唯一的骨肉,看他这般不学好,才恨不得一巴掌打翻他。”

    打人……

    谁要打人……

    张静一一听到王程要打人,吓了一跳,连忙捧着映山红,像受惊的小鹿。

    其实王程还真是冤枉张静一了,张静一可不是寻吃的,其他人在布置陷阱,而他最擅长的,却是监工,毕竟是做项目出身,搞土方和工程的,指手画脚才是他最擅长的事。

    他一面吃着映山红,一面监看每一个布置的陷阱,全程在指指点点。

    另一面,又寻了几个人,让在这远处隐秘一些的地方搭了帐篷。

    这可是持久战,我张静一要守株待兔,和你赵天王死磕了。

    忙碌下来,众人气喘吁吁,而张静一却已和人刨坑挖了一个简易的灶台,生火造饭了。

    这附近的地形,他都了然于心,知道若是那赵天王来了,一定需要通过一条小路。

    当然,偶尔看着王程和邓健愁眉苦脸的样子,张静一心里也是能感同身受的。

    张天伦下了狱,生死未卜。

    还有未来三兄弟的前途,似乎也都岌岌可危。

    难怪回到古代,有人想做赘婿啊。

    若是上天给我一次做赘婿的机会,可能我也会想去试试。

    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心底的欲望便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打开。

    不是张静一没志气,实在是他一个现代人,来这古代,没人依靠,出了事便需自己来顶着,在这荒郊野岭里,吃着黄米粥,风餐露宿,实在是惨不可言。

    当夜睡去的时候,这荒郊野岭里横竖也睡不着,布棚的小棚子……遮不住夜里的凉风。

    张静一便透过篷布,去看那遮不住的天上明月,明月如钩似的,像是某位小姐的笑脸。

    睡去之后,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实在不争气,竟是梦到了自己欢天喜地的去了南和伯府做了赘婿。

    一连数日,王程已是不耐烦了。

    其实即便是张静一自己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也渐渐地觉得这样守株待兔不是办法。

    可就在这一夜的傍晚。

    突见远处林间传出了火光。

    邓健是最早发现的,他仔细辨认,而后忙将睡梦中的张静一拍打起来,低声道:“有人,有人……”

    张静一一轱辘翻身而起,心里突然莫名的恐慌起来。

    虽然脑海里有一整套的计划,可是到了现实的处境里,张静一下意识的却是想拔腿便跑。

    他发现匍匐在一旁的临时工,居然身躯也在颤抖,估计这家伙也是吓着了。

    卧槽。

    真是乌合之众啊!

    来之前,张静一还是乐观的。

    可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太多冒失的地方,比如对方武力如何,对方来的人数,对方是否有足够的警惕心。

    任何一个问题,都可能导致灭顶之灾。

    匍匐在张静一身边的王程倒是显得镇定,他感受到了张静一身躯的颤抖,而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过去。

    想不到……这里竟真有人?静一是如何知道赵天王会来这里的?

    可随即张静一表现出来的不安,不禁让王程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鄙视。

    怂蛋!

    好在在这一连串的鄙视链里,张静一并不是处在最底端。

    因为张静一同时也在鄙视那些带来的小喽啰。

    恐惧是人之常情,毕竟人都是爹娘养的,锦衣卫的这些所谓临时工,本来就是一群饿殍,只带着一张嘴的夯货。

    众人没有动。

    不久,那火把越来越近。

    大抵有三四个人。

    猜对了。

    张静一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赵天王虽然人多势众,可要藏匿自己的宝物,定然只会选择自己的心腹。

    只见在那火把之下,两个人正气喘吁吁地抬着一口箱子。

    后头押队的,却是一个身材魁梧之人,他显然没有感知到危险,只是火光之下,这张不怒自威的脸,有一种让人不敢侵犯的威严。

    就是他了!

    张静一深吸一口气。

    却在此时,那前头搬运宝物的两个喽啰似乎有人一脚踩空,宁静的黑暗中,突然一人啊呀一声,连人带着箱子摔了下去。

    这人似乎摔下时,还死死拉着宝箱的环扣,以至于连拉带扯,将另一人也拉扯了下去。

    于是,二人一同跌入,随即便传出了二人的哀嚎。

    那魁梧的汉子一见,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连忙要拔腰间的刀,一面大吼:“是谁?”

    黑暗里没有声音。

    锦衣卫的诸位,显然都吓呆了。

    倒是这时,有人大吼:“王程在此……”

    这声音震得张静一的耳膜疼。

    嗖的一下,王程已提刀窜出。

    张静一急了,我们这么多人,还不赶紧围殴?

    于是亦连忙大吼一声:“弟兄们,给我上。”

    见没什么动静,便又大喝:“弟兄们,跟我上啊,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

    虽是口里说跟我上,可实际上张静一只是忽悠一下他们,并没有率先冲上去。

    而那些小喽啰们似乎也不傻,并没有被张静一的战术性假冲锋所迷惑,依旧一个个趴在地上,闷不吭声。

    一旁的邓健看着大兄已冲了上去,急了,嗖的一下也冲了出来,拔出腰间的佩刀,大叫道:“畜生,平日里王大哥是怎么对你们的,今日王大哥若是死了,谁也别想活着出这山!都跟我杀,谁冲上前的,赏银三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