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章:腹心之患
    青年天子的脸色苍白无比。

    显然,这小宦官是不敢应的。

    帮着魏忠贤应下,若是到时拿不住贼,那就不知如何收场了。

    可对天子而言,却是另一回事,一个聚了数千乌合之众的贼子,纵横山西和北直隶,成为朝廷的腹心之患!

    可朝廷呢,从东厂到锦衣卫,再从内阁到六部下下辖的京营,居然拿这贼子毫无办法!

    这朝廷和皇帝的颜面,往哪里搁!

    小宦官不断地渲染贼子的强大,却也是没有办法,连续半年多,都没有剿灭这贼子,就只能说这贼子神通广大了,还能怎样?

    天子显然也明白了这小宦官的意思,于是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

    待小宦官小心翼翼地告退而去。

    天子这才徐徐地站了起来,他踱步到了暖阁的一处墙壁,墙壁上张贴的却是一张巨幅的图画。

    正是《千里江山图》!

    此图乃是北宋的王希孟所绘制,画中将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构成了一幅雄伟壮阔的江山图景!

    天子的目光落在那江河和群山之间的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长桥之上。

    驻足良久,双目一直凝视着,最终轻轻地吁了口气。

    这一声轻吁,带着几分惆怅。

    …………

    诏狱。

    锦衣卫东城千户的手中正捧着自司礼监里带来的手敕,快步走进入了一处监室。

    他穿着钦赐的飞鱼服,虎背熊腰,腰间配着一柄绣春刀,头戴缠棕帽,缠棕帽的帽檐之下,是一张略带威严的脸,只是此时,这张脸上却带着几分愧色。

    牢门打开。

    里头却有人穿着囚服,手脚上了镣铐,此时正席地而坐。

    席地而坐的囚徒听到了开门声,于是双目一张,随即露出了苦笑。

    他起身,身上的镣铐便稀里哗啦起来,接着朝来人行了个礼:“刘千户……”

    来人乃是东城千户所千户刘文,刘文忙回礼:“天伦,无恙吧。”

    这叫天伦的人,便是张静一的父亲张天伦,张天伦只低头一看刘文手中所拿着的手敕,似乎一下子便全明白了,苦笑道:“宫中已经有主意了吧?”

    刘文羞愧地低头道:“哎……上头的人办事不利,却是推诿到了下头的人身上……”

    张天伦此时似乎显得很平静,他道:“怪只怪老夫当初接下了这桩差事,现在毫无结果,自然是咎由自取。”

    “可恨。”刘文握着拳头,显得很恼火。

    锦衣卫乃是亲军,而从太祖高皇帝时就定下了规矩,亲军往往都是世袭的,无论是刘文还是张天伦,都是世职。

    也就是说,当初他们的先祖在一道共事,他们的父亲也在一块共事。到了这一辈,自然而然,一个是千户官,另一个则是副千户,因此交情即便不好,可平日里的走动却是不少,毕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刘文对张天伦是比较惋惜的,只是他不过是区区千户,卫里的事轮不到他做主,更不必说,锦衣卫之上还有一个东厂了。

    张天伦此时却没有显出怨言,他早已认命了。

    张天伦道:“老夫死了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我那儿子……刘兄是知道的吧?他这辈子还没有吃过什么苦,如今家中遭遇了变故,我担心他……所以我让两个义子护送他出京去,京城是是非之地……只是不知现今如何了?”

    “你说的是静一?”刘文听到这里,脸色古怪起来。

    “怎么?”张天伦面色大惊,方才的平静一扫而空,激动地道:“莫非还要祸及家人?”

    “张贤弟,你先别急,这事……这事……哎……”刘文担忧地看了一眼张天伦:“我听说你儿子没有离京,而是带着王程和邓健二人,说是捉拿赵贼去了。”

    张天伦一听,脸色霎时惨然,他埋着头,一言不发。

    刘文则是同情地看了张天伦一眼。

    久闻那张静一是个混账小子,今日看来,死到临头,竟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啊。

    那赵贼是何等人,连厂卫竭尽全力都拿不住,何况是他?

    现在东厂那边,急着想要让人背锅,张天伦是死定了,至于他的儿子,留在京城的时间越久,就会越多几分危险。

    这里头的水实在太深,到了这个时候还瞎折腾,这不是找死吗?

    张天伦此时瘫坐在地,浑身镣铐加身,也没有让他失去最后一分希望,可在此时此刻,整个人却好像没有了一丁点的生气,他绝望地抬头:“犬子……犬子……”

    说到这里,话语已是戛然而止,一时哽咽难言,最终才深吸一口气道:“刘兄,你去吧,我知道了。”

    刘文同情地看着张天伦:“三日之后,便要斩刑,这几日,我会关照南镇抚司好生照看你,想吃什么,有什么心愿,但可以说出来。至于你的儿子,我会尽力保全。”

    张天伦只如石化的雕像一般,却是纹丝不动,显然,他最后一丁点的希望也没有了。

    有人想要保全固然是好,可是到了现在还是稀里糊涂,去做徒劳无益的事,失去了自己的保护,就算能保住一时,能保的了一世吗?

    …………

    刘文出了诏狱,脑海里还停留着张天伦绝望的画面,一时也是唏嘘。

    锦衣卫的子弟,不学无术的不少,尤其是那个张静一,更是早就让那张天伦操碎了心。

    他不禁感慨,人活着,有再多的荣华富贵有什么用,倘若子孙不成器,终究一切都是虚妄。

    刘文心里沉甸甸的,无论如何,他与刘文也算是老相识,如今老刘家遭难,自己无力去改变,也只能在旁苦笑。

    他打马回到了东城千户所,身为千户,坐在了值事堂,而后一声大喝:“来人。”

    左右两边,有身穿鱼服,威风凛凛的几个校尉作揖:“在。”

    刘文厉声大喝道:“想办法搜寻张静一下落,但凡是遇到他,立即拿下,带到本官这里来。”

    校尉们纷纷点头:“遵命!”

    刘文随即苦笑:“就算是给张家留个后吧……”

    …………

    一行人已进入了京师。

    张静一一直以为,天启六年的大明,气数已尽,毕竟这个时代有魏忠贤,有昏君,还有无休止的党争。

    甚至小冰河期已经愈演愈烈,土地又纷纷兼并,大量的饿殍遍布天下,辽东崛起的后金一次次冲击。

    在无数的天灾人祸的合力之下,张静一以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定是人间地狱一般的惨景。

    可是……当张静一真正地进入了京城,端详着这大明的京师时,才发现一切和自己所想象中完全相反。

    这座城市规模巨大,无数的亭台楼榭鳞次栉比,街道上喧闹,行人大多得体,在这里人的脸上并没有菜色,大多显得悠然自得。

    这哪里有一分半点王朝末期的场景?至少对于古代而已,已算得上是人间天堂。

    张静一心里竟产生了怀疑,因为只怕任何置身于这里的人,都无法想象明朝在十几年之后,便即将灭亡。

    百姓们的愤怒,会烧毁这里的一切,后金的铁骑,也将横扫八荒。

    在再三向邓健确定现在是天启六年之后,张静一只好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天启那个昏君,还是魏忠贤魏公公,又或者是那些说话很好听的文臣们,至少将这京城治理的很不错,方圆三百里之内,见不着几个穷人。

    只是这个时候,张静一还来不及去想长远的事,眼下当务之急,是救人要紧。

    他与王程、邓健匆匆赶到了东城千户所。

    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此前张天伦就在这里效力。

    而东城千户所的千户,和张家颇有一些交情,诛杀赵天王,乃是一件天大的事,经过东城千户所来奏报,是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