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十五章:左右横跳
    陈百户所住的,是靠近千户所的一处宅子,比张家气派多了。

    他如今财大气粗,家里养着一群闲汉,尤其是又想尽办法攀上了宫里的太监,地位水涨船高,现在虽然只是一个百户,可陈百户却很清楚,迟早他要取代刘千户,成为东城千户所的千户的。

    明日要过寿,所以陈家上下已开始忙碌,处处张灯结彩。

    门房这儿,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拜帖,却还是匆匆送到了百户陈煌的面前。

    陈煌一看这拜帖,露出了不屑的样子:“是那张副千户的儿子?”

    他故意将副字咬得很重。

    随即,他不经意地抬眸起来,淡淡道:“前几日,拿了他的义兄来立威,怎么,他还不服气?莫非是以为自己立了功劳,便不可一世了?”

    门房道:“要不,将此人赶走?”

    “好歹也是卫里的百户,赶走做什么?”陈煌道:“请进来吧。”

    过一会儿,张静一便踱步进来.

    陈煌冷眼看着他,一副戒备的样子。

    张静一则是笑着作揖道:“陈百户,晚辈慕名已久,今日特来拜见。”

    陈煌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张百户,你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啊,怎么,在宫里当值如何?”

    他的话里有调侃的意思,说实话,当了大汉将军,也就没人将张静一当做是百户看待了。

    张静一咳嗽一声道:“还好,还好。”随即又道:“前几日,我的义兄冲撞了陈百户,还请陈百户不要介意。”

    陈煌这才面上轻松了一些,原来这厮是来请罪的。

    看来,自己收拾了他的义兄,这小子心里慌了。

    陈煌挥挥手,显出大度的样子:“老夫大人有大量,此事早就忘了。”

    张静一心里想,你忘了,我可没有忘,于是笑得更殷勤了:“听闻陈百户明日过寿,所以后生晚辈,特意送来了一份寿礼,还请陈百户不嫌。”

    说话的功夫,却已将家里带来的那金佛掏了出来。

    这金佛分量不轻,且精雕细琢之后,只一显露,骤然连这堂中也光亮起来。

    陈煌一下子的,双目放出了光彩,他起身,踱步到了张静一面前,接过金佛,只一掂量,便晓得这是实心的。

    这只怕有几十两重,若换算成银子,只怕在三百两纹银以上。

    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即便是陈煌,也不禁动容起来,言不由衷地道:“这礼,只怕太重了吧。”

    “哪里的话。”张静一一脸真诚地道:“陈百户若是喜欢,便再好不过了。”

    陈煌已是满脸堆笑了,上下打量张静一,心里不禁想,久闻这张家的小子很不要脸,今日一见,果然是如此。想来他义兄得罪了老夫,他心里害怕,因而来讨好了。

    他那义兄,就没有他这般的‘机灵’。

    不过……一出手就送这份大礼,莫非此人是想借着老夫,巴结我爷爷?

    陈煌心里转了无数的念头,随即却道:“来人,给张百户上茶,上好茶来,我与张百户很是投缘,有许多话要说。”

    片刻功夫,便有人上了茶来。

    张静一抱着茶盏,呷了口茶,咂咂嘴,笑道:“明日陈百户过寿,需好好热闹才是,想来卫里的弟兄们,都要来捧场。”

    陈煌见他满是讨好的样子,便笑道:“不过请了七八十个平日里要好的人而已,卫里的弟兄们请的不多,倒是一些左邻右舍,来的多一些。”

    张静一听罢,心里就有数了。

    这陈煌走的是宫里的路线,和卫里的许多人关系并不和睦,不过这个人贪婪得很,好不容易过个寿,当然不能错过,他口里的所谓左邻右舍,十有八九,都是一些商户,想借着过寿的名义,狠狠的盘剥一番。

    张静一低头喝了口茶,随即笑了笑道:“其实说起过寿,我倒想起书里提过一个习俗,说是在某地,有官人过寿收寿礼,来客得先将寿礼送上去,而后主人家再请一些汉子,专门在门前,根据送礼之人的礼之轻重报唱,谁的礼重,便竭力给他吆喝。不只如此,还将各种寿礼放在最显眼的高堂上,摆在那儿,所有拜寿的人都可以看见。如此一来,那些礼少的人,便难免要羞愧了。见人家送的这么多,自己只送那么一点点,也拿不出手。”|

    陈煌听到这里,不由一愣,禁不住道:“咦,这是哪里的规矩?”

    张静一咳嗽道:“只是从书里看来的,许多细节已经忘了。”

    陈煌却是激动起来,好像一下子开窍了一样,忍不住道:“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果然什么都懂。”

    这陈煌心里已经活络开了,他办寿,不过是找个名目刮一点油水罢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怎么能错过?

    不过他也担心那些宾客们舍不得出钱,可若按着这个风俗来搞,那就不同了。

    陈煌的目光落在了张静一的金佛上,竟有些坐立不安,好在这个时候,张静一喝了几口茶,便起身:“时候不早了,明日清早,晚辈再来拜寿,陈百户也早日歇了吧,明日您才是主角。”

    “好好好。”陈煌忙站起来,此时心里好像有了什么底气一样。

    …………

    子夜。

    东城千户刘文巡了一趟诏狱,这几日,有几个重要的钦犯需要得出一点口供,操劳了一日,刘文没有打道回府,而是到了千户所。

    刚刚落座,心里还在想着眼下的这一桩钦案。

    此时,一个文吏蹑手蹑脚的来,烛火之下,这老吏的脸照得昏黄,口里道:“今日,千户所里得知了一个消息,学生不知是否要禀告。”

    刘文抱着茶盏,喝了口茶,面上满是疲惫,苦笑道:“有什么事不能说?”

    “是关于张家的那个公子。”

    “张家?”刘文打起精神,他对张静一的印象不错,忍不住就骂道:“这小子,好好的北镇抚司和南镇抚司的好差事不要,非要去做大汉将军,真是个混账,倒是可怜了他爹,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却是白白错过了。怎么,这姓张的小子是不是进了宫,日子不好过了,所以想求老夫将他调出来?这事……也不是不能成,毕竟是自己人,也不能委屈了,少年人昏了头,犯了错,也是人之常情。老夫想想办法就是。”

    “不是。”书吏难以启齿的样子,老半天才期期艾艾地道:“是有人打探到,张家那小子,就在两个时辰前,跑去拜访陈百户了。”

    “哪个陈百户?”刘文方才还带着几分笑容,可转眼之间,脸便拉胯了下来:“陈煌?”

    “正是。”书吏忧心忡忡地道:“不只如此,听闻这小子……还送了一份厚礼去,那陈煌很高兴,最后还亲自将他送出了门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对于锦衣卫呢!

    刘文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站起身,开始背着手焦虑的在堂中来回踱步。

    陈煌虽是刘文的下属,可此人因为是魏忠贤的玄孙,所以一直以来,都没将刘文放在眼里。

    对刘文而言,陈煌乃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忌惮宫里,陈煌早将此人除了。

    这些日子,陈煌越发的无礼,目中无人,更是没将刘文这个千户放在眼里。否则,王程乃是副千户张天伦的义子,他也敢随意蹂躏?

    对副千户是如此,对千户,难道就会很忌惮吗?

    可是……哪里想到,张静一那个混账小子,居然跑去巴结陈煌了。

    刘文面上铁青,阴沉得可怕。

    良久,他驻足,站稳了身子,瞪了书吏一眼,咬牙切齿都道:“张静一那个狗东西,他到底是哪一边的?”

    书吏显然也知道刘千户和陈煌之间的龌龊,低着头,不敢做声。

    这怎么答啊,那小子左右横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