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十一章:忠勇双全
    这宦官领着张静一二人先到了太液池,这里有一处小码头,却没有让二人登船,而是先让他们规规矩矩地等着。

    过了片刻之后,銮驾便到了。

    天启皇帝在众多宦官的拥簇之下,兴致勃勃地到了码头处。

    皇帝当然还是无视张静一的。

    不过这一次因为情况特殊,所以张静一得以正面观察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很年轻,皮肤有些黝黑,想来是平日里骑马射箭的时间多,因而带着几分健康的肤色。

    他的体魄似乎不错,走路起来虎虎生风。

    而魏忠贤则也亦步亦趋地跟在天启皇帝的身后。

    别看这位九千岁在外头威风八面,可在天启皇帝的面前,却好似是一个永远笑容可掬的邻家大叔。

    天启皇帝正低声和魏忠贤说着什么,魏忠贤只是不断地微笑,似乎天启皇帝的笑话很好笑很有趣。

    等即将登船的时候,天启皇帝才驻足了片刻。

    他的目光居然在张静一的身上扫了扫。

    张静一心里一惊。

    卧槽,难道皇帝认出我来了?

    随即,只见天启皇帝皱着眉道:“大汉将军,该英武一些。”

    张静一:“……”

    这话说的,倒是嫌弃张静一的身子瘦弱了。

    莫非是说我张静一是菜鸡?

    话说回来,张静一人本就年少,再加上身子又清瘦,肤色白皙,他已极力抬头挺胸,可想来还是和天启皇帝想象的英武有所不符。

    魏忠贤一听,便立即笑道:“陛下,这…入宫值守的大汉将军,大多是锦衣卫指挥使同知吴孟明所挑选。”

    天启皇帝的脸色居然缓和了一些,显然他对于这个锦衣卫同知的印象还算不错,居然没有顺着魏忠贤的话痛责吴孟明,只是道:“往后要挑选仔细一些。”

    魏忠贤显然是有些失望的,不过却忙笑吟吟地点头道:“是。”

    张静一此时已是生无可恋,自己的形象……居然如此不佳?

    还有那吴孟明,他依稀记得,吴孟明好像和刘千户关系很深,理应是刘千户在锦衣卫里的靠山,想不到这吴孟明,居然和魏忠贤很不对付。

    此时,皇帝又往前走了几步,继续吩咐道:“告诉他们,挑选禁卫,理应要选像张静一那样的人,只有这样的忠勇之人,才当得起卫戍之责,可不要什么阿猫阿狗都叫进来!哼,朕缺禁卫吗?”

    随着皇帝登船,这声音越来越远。

    张静一继续木然地站在原地,内心一时间很是复杂。

    等皇帝和宦官们都登了船,张静一和另一个大汉将军才登上船去。

    这是一艘大游船,张灯结彩,倒是和后世电视剧里的花船差不多,嗯……少儿不宜的那种。

    张静一站在甲板上。

    花船……啊不,游船随即开始徐徐朝着湖心游弋。

    天启皇帝的兴致很好,他领着一群宦官,到了船首的甲板上,道:“今日还是凉了一些,若是等过了年关,到了来年开了春,天气渐热,在此散散心,也是很好的。可惜朕不会吟诗作对,若是学问多一些,此时该作一作文章了。”

    众宦官纷纷开始夸赞起来,这个道:“陛下的学问可深厚着呢,翰林们都不及陛下万一。”

    另一个道:“陛下才不稀罕这个,陛下是要做唐宗宋祖的,岂会和那些读书人一般钻故纸堆?”

    魏忠贤咳嗽一声,宦官便立即不敢吱声了。

    这魏忠贤颇有几分春来我不先开口,哪只虫儿敢作声的气势,随即堆笑道:“说起诗词,陛下上一次给奴婢赐下墨宝,奴婢专程让人装裱了起来,挂在了奴婢外宅的中堂,陛下,您猜怎么着,那过往的宾客见了,个个都是叫好,没一个不说这行书有大家风范的。”

    天启皇帝皱眉:“哪一个客人?”

    “呃……”魏忠贤一时语塞,正开始思索。

    天启皇帝随即摆摆手:“好啦,不必再想了。”

    魏忠贤连声说是,接着嘿嘿一笑:“奴婢……奴婢近来有些糊涂,总是不记事。”

    魏忠贤在天启皇帝的面前,显得有些‘笨拙’。

    而张静一是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的,他发现天启皇帝是个挺聪明的人,当然,这种聪明写在脸上。

    而魏忠贤呢?

    起初的时候,张静一觉得魏忠贤很蠢,居然拍如此被人一眼看穿的马屁。

    可细细一咀嚼,却又发现不简单,因为魏忠贤显然是在天启皇帝面前藏拙了。

    明明是一个老狐狸,可总是说一些蠢话,做一些蠢事,表面上会惹来聪明的天启皇帝一眼洞穿!

    可实际上呢,魏忠贤的愚笨,却显出了天启皇帝的聪明,因此天启皇帝对魏忠贤很放心。

    厉害,厉害!

    想来这就是魏忠贤能够成为九千岁的原因吧。

    张静一正思维飘散着,冷不丁的,天启皇帝道:“你们都不聪明,朕不过是取你们的忠心罢了,朕方才看岳忠武传奇,心里便想,这天底下,似岳忠武一般,既有才干又忠心耿耿的人,只怕凤毛麟角,朕自然也不能强求。所以只好挑选一些虽没有什么大才干,却赤胆忠心的了。”

    皇帝这般一说,宦官们便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

    魏忠贤激动地道:“陛下所言极是,奴婢可以为陛下去死。”

    宦官们也纷纷道:“奴婢愿为陛下上刀山,下火海。”

    “哈哈哈……”天启皇帝乐了,随即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倘若朕落入水中,你们肯不肯来救呢?”

    张静一:“……”

    张静一很想骂人,这该死的乌鸦嘴啊!

    魏忠贤立即就道:“若是陛下落水,奴婢便是拼了性命,也要下水去救,陛下若是现在下旨,令奴婢这便跳水,奴婢也绝不皱眉。”

    天启皇帝露出将信将疑的样子,随即走到了船舷栏杆处,手中扶着栏杆,看着那粼粼的湖水,感慨道:“人人都说忠心,可若是都这般忠心耿耿,天下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呢?你们不要以为朕对宫外一无所知,送来的这些奏疏,大多都是坏消息,可大抵还是经过了粉饰,这宫外只会更糟糕。”

    魏忠贤便道:“所以陛下才需提拔忠贞之士,为陛下分忧。奴婢这里……倒是有不少……”

    天启皇帝笑了笑,道:“只怕又要举荐你的徒子徒孙了吧?”

    魏忠贤:“……”

    天启皇帝回头,居然很有深意地瞥了站在甲板上纹丝不动的张静一一眼。

    他而后才道:“举荐、举荐,天下最坏的就是举荐了,真正尽心竭力的人,老实做事,自然不会举荐到朕的面前来。反而是那些溜须拍马之徒,使了银子,于是朕身边的人巴不得举荐他们。不说其他,单单是朕身边扈从的禁卫,也没几个合格的。”

    魏忠贤连忙道:“这是吴……”

    不等魏忠贤继续说下去,天启皇帝便冷笑着打断道:“你以为朕不知吗?宫里的事,没有你的点头,谁能入得了宫来?不要将事都赖在吴孟明的身上。”

    魏忠贤倒没有继续辩解,而是连忙道:“奴婢万死。”

    天启皇帝只淡然地看了魏忠贤一眼,才叹息道:“倒是那张静一,忠勇双全,诛了赵贼,立了如此的大功劳,可到现在,却不知被你们发遣去了哪里,为何没有人在朕面前举荐他呢?”

    张静一听到这里,心里骤然汹涌澎湃,他已恨不得立即张口说点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却又想起了许多的禁忌,一时竟犹豫着要不要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