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十三章:救驾
    就在这个时候……

    张静一已冲到了甲板上,他错愕地看着这一切。

    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来迟了。

    可看到这甲板上一个个慌乱的宦官,张静一竟是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在后世的电视剧里,宫城往往是森严的,似乎好像什么都是万无一失的。

    可现在看来,真实的历史让张静一无语得难以想象。

    其实从明清时期的许多宫中事件,大抵也可以了解真正宫中的情况。

    那就是……这表面上防卫森严的宫闱,本来就处处都是破绽,明朝的宫闱其实还算好的,到了清朝的时候,尤其是清朝后期,那就更加一塌糊涂了。

    其实此时,张静一的脑子也乱嗡嗡的。

    虽然他一直盼着这一日到来。

    也想过无数种可能。

    可事情真正的发生了,他却发现自己并不如原本所想象的那样自如。

    于是,在脑海一片空白之中,他拼命地跑到了船舷,见这里依旧还是一团糟。

    皇帝应该落水没有很久,还在湖里挣扎。

    已有宦官拼了命的去寻觅会游泳的人了。

    更多人只是跺脚,发出太监应有的怪叫。

    甚至于魏忠贤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慌了手脚,张静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魏忠贤此时的焦灼,远超自己的想象。

    虽然在历史之中,似乎魏忠贤这个人坏到透顶的地步,甚至还有人说天启皇帝的死与魏忠贤有关。

    可显然,这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哪怕魏忠贤是个阉割之后的变态,是个混账。

    可至少,他是个有脑子的人,只要魏忠贤有脑子,都会十分清楚,他和天启皇帝是利益共同体,休戚与共。

    这世上若还有一个人真心真意希望天启皇帝平安长寿的,那么十之八九就是魏忠贤。

    张静一已经来不及去多想,而是深深吸了口气,而后直接跃下,一头扎进了水里。

    这个禁卫突如其来的举动。

    却一下子让船舷边的宦官们失语了。

    他们不再喊叫,而是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看着张静一的方向。

    更真实的是,这个时候……大家居然还在想……咦,这个禁卫是谁?

    这便是大汉将军的可悲之处,他们是宫里的工具人,哪怕是一炷香之前,还有人议论过这个禁卫,但是转眼,就没有人记得这个人是谁了。

    人的脑容量是有限的,不可能将有限的记忆,去记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人。

    啪……

    张静一落水,而后,他感受到了刺骨般的寒意。

    此时的湖水,比他想象中还要冰冷。

    何况张静一没有脱衣,连刀也没有解下,铁壳的范阳帽,此时在自己脑袋上,犹如千斤重,湿水的长衣,也让他处处受制。

    张静一只能咬紧牙关,拼了命地举起手,朝着天启皇帝的方向划动。

    还好……他一向水性不错。

    虽然换了一个更年轻的身体,可实际上,游泳并不是什么需要高超技艺的事,某种程度来说,只需要记住一些要领,然后克服心里的恐惧便是了。

    只是在这冰凉刺骨的水中,张静一觉得自己的每一分每一妙,都漫长无比。

    直到他不知什么时候,接触到了慌乱的手脚。

    这个时候,天启皇帝其实已经没多少气力了,只剩下条件反射的划动而已。

    张静一在水里,一把抱住了天启皇帝,而后托着天启皇帝的脑袋,露出了水面。

    在水中,他看到天启皇帝绝望和惊慌失措的眼神,似乎多了一分光彩。

    而后,这狗东西居然如所有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接触到了张静一后,便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死死的拽着张静一丝毫不肯放开。

    似被八爪鱼一样死死的缠住,张静一顿时感到窒息。

    不过……天启皇帝惊恐的眼神,不断地张望着他,见天启皇帝似乎没有昏厥的迹象,倒是让张静一松了口气。

    而后张静一猛地露出水面,而后大吼:“杆子……杆子……”

    船上的宦官们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于是那根本差点没将天启皇帝扎死的杆子总算又送了过来。

    张静一任由天启皇帝似八爪鱼一般的用手脚缠绕着自己,而后深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杆子,这时,他才稳住了几乎要被天启皇帝一起拖拽入水的下沉趋势,顺着杆子,他不断的朝着船的方向游去。

    冰冷的湖水,让张静一的浑身僵硬起来。

    其实这个时候,若是稍有闪失,张静一也能感受到,可能自己这冒失的举动,也会丢了性命。

    终于到了船边上,张静一大呼:“取绳来。”

    反应过来的宦官们在惊魂不定之后,开始变得从容起来,他们放下了绳索,张静一先用绳索将天启皇帝绑好了,让人将天启皇帝先拖拽上去。

    而后……

    张静一懵逼的发现……

    当天启皇帝上船后,船上的宦官们便立即呼啦啦的涌上去,一群宦官们失声痛哭,这个道:“奴婢万死啊。”

    “陛下……陛下……龙体无恙乎。”

    船下的张静一逐渐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气力了,甚至手脚像僵住了一般。

    可老半天,竟不见船上再抛下绳来。

    这群狗东西,真的很现实啊……

    张静一只好使出浑身的气力叫唤道:“再抛绳啊,抛绳……”

    可宦官们显然一点也不在乎船下的张静一,依旧围着天启皇帝,拼命似地表着忠心。

    有人给天启皇帝取了毯子来,将哆嗦着的天启皇帝裹住。

    天启皇帝依旧是浑身颤抖,脸冻得通红,竟是说不出话来。

    看着一个个人泪流满面的样子。

    天启皇帝很努力地嚅嗫着嘴唇,老半天,才突然放声道:“救……救人……快救人……”

    这时,这群宦官们才想起了什么。

    对呀!

    还少了一个人!

    这时,才有宦官不情不愿地重新抛下了绳子。

    张静一几乎是被人生生扯上来的。

    在这一刻,他几乎每一分每一秒,哪怕是每一个毛孔,都在控诉着这些被阉割者的暴行。

    等他被拉上了船,却骤然之间感觉自己浑身格外的沉重。

    牙关不断地颤抖着,手脚更是没有了动弹的力气。

    另一边,则已有人抬着天启皇帝去了船舱取暖。

    过了一会儿,才有宦官小跑着找到了张静一,他手里拿着一张毛毯,口里道:“上谕:给………给……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静一:“……”

    他抬着沉重的眼皮,看着这个宦官……

    这宦官……居然还是当初去给他宣读旨意,而后他塞了珍珠的那个家伙。

    张静一这时候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我要叫这天下都知道我的名字,谁要是不知道,弹他JJ一百下。

    噢,对了,他们没有……

    见张静一没有做声,宦官却将毛毯将张静一裹住。

    这时……张静一才感觉自己好受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在船舱里……

    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天启皇帝,在温暖的炭火和毛毯之下,才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些知觉。

    一切……都好像是做梦一样。

    他只觉得自己在拼命的挣扎,而后有人抱住了自己,那一刹那之间,天启皇帝就好像一下子在黑暗中见到了光。

    此时……他发现那个人的面容……很模糊。

    这也难怪,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天启皇帝也顾不得这个。

    不过现在……

    看着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宦官,天启皇帝稍稍的冷静一些。

    而这时候,魏忠贤也已定下了神来,魏忠贤此时表现得不疾不徐,先是拜倒在地,而后道:“陛下洪福齐天,实乃大明之幸。”

    其他宦官也都冷静了下来,也连忙效仿魏忠贤,纳头便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