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十九章:干大事
    一千两银子,对于张天伦而言,还是很心疼的。

    要知道,这个时代,寻常人家一年的花销,也不过区区数两银子而已。

    他这副千户,并没有太多的权柄,这得贪墨多少年?

    他沉吟片刻,抬头看一眼刘文,振作精神,而后朝王程使了个眼色:“程儿,去屋里找找看,好像家里还有一个珠子……”

    王程一脸懵逼:“啥?”

    邓健却懂了,立即道:“义父,我去。”

    一会儿功夫,邓健便从屋里寻出了一个珍珠来。

    这珍珠,几乎已是当初从赵贼那儿搜罗来的最后‘赃物’了。

    价值五百两的‘赃物’,大多都被张静一送出去了,而这珍珠看上去不错,只怕价值数十两纹银。

    邓健很机灵地将珍珠送到张天伦的手里。

    张天伦倒也没有过多犹豫,直接将珍珠塞给了刘文。

    刘文醉醺醺的,眼珠子一瞪:“贤弟,你这是要干甚?”

    张天伦笑嘻嘻地道:“你我是兄弟,静一是我儿子,便算是你儿子,调出宫的事,还需你好好费心。”

    刘文哭笑不得,这张天伦……有点不要脸啊。

    都说了要运作,打点上下,只怕需千两纹银,你就塞这么一个几十两银子的珠子给我,便要我将这事办了?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只是张天伦一副我儿子便是你儿子的样子,若是不收下,拍了胸脯保证,便显得他不仗义了,可若收了,我特娘的从哪里弄这么钱去打点?

    于是刘文忙将珠子推回去,张天伦不肯收,邓健便也在旁帮忙,拼命地扯着刘文的手:“收下吧,这是义父的小小心意。”

    而这一幕,看得一旁老实巴交的王程目瞪口呆。

    刘文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只得将珠子收了,却指着张天伦苦笑道:“你呀你……满肚子坏水,这一次只好帮你善后了,我想想办法吧,不过事情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证。”

    张天伦便喜滋滋地道:“有刘兄出马,愚弟心里就踏实了。”

    刘文:“……”

    这时,外头却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邓健连忙去开门。

    门一开,邓健一见到一身大红的衣衫,来不及看清来人,已是连忙道:“卑下见过……呀,三弟,怎么是你?”

    邓健擦了擦眼,像见了鬼似的。

    第一眼见到张静一身上所穿的钦赐麒麟服,原本邓健还以为来的至少也该是一个千户官。

    即便是千户,比如刘文这等锦衣卫的千户所千户,宫里也不曾钦赐呢,所穿的,也不过是寻常的禽兽鱼服。

    张静一微微一笑,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见过二兄,刘千户也在?”

    说着,他先上前,朝刘文抱手行礼:“卑下见过刘千户。”

    刘文此时目瞪口呆地看着张静一,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张天伦亦是大吃一惊,道:“静一,这衣服哪里来的?”

    张静一不敢隐瞒:“陛下钦赐的。”

    “……”

    庭院里很安静,落针可闻。

    你一个大汉将军……皇帝赐你这个?

    刘文觉得自己的酒醒了。

    他贪婪地看着张静一身上的赐服,他这辈子,也未必能挣到一件钦赐的麒麟服啊。

    “啊……啊……这……这个……贤侄啊,陛下怎的突降甘霖雨露了呢?”

    张静一道:“今日陛下落了水,卑下便奋不顾身地救驾,因为有功,所以……”

    张天伦在旁,已是喜笑颜开:“还有这样的好事,这样说来,我儿岂不是……上达天听啦。”

    张静一此时也不禁脸有些发烫起来,这是喜事,当然乐于和家人分享:“何止是上达天听,陛下命我随扈在左右,以后不再站桩,随时伴驾了。”

    庭院里的人都已惊得下巴要掉下来了。

    站桩的大汉将军,和随时跟从皇帝的禁卫是不一样的,这必须得是心腹的心腹才成!

    而且时刻在皇帝面前晃悠,随时可能和皇帝奏对,这待遇……可香得很,给一个千户也不换。

    再加上这一身钦赐的麒麟服……

    刘文吞了口口水道:“贤侄……了不起,了不起,这……这是大喜事,来来来,今日恰好大家都在,咱们喝酒,庆祝一二。”

    张天伦震惊地跌坐下去,还有些没办法适应。

    邓健则已喜上眉梢,不得了了,媳妇要有着落了。

    刘文倒是对此很欣慰,因为锦衣卫里,能够随扈陛下左右的大汉将军,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了。

    他正高兴的时候,张天伦却是朝他谄媚一笑:“那个……刘兄。”

    刘文的目光落在张天伦的身上。

    张天伦拍了拍自己额头:“我细细想了想,方才不知是不是喝醉了酒,乱塞了什么东西出去,你看……我真糊涂……”

    刘文几乎要窒息。

    一旁的邓健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似乎觉得张天伦‘提醒’得还不够明显,忙帮腔道:“对呀,我记得义父好像胡乱塞了一个珠子。”

    刘文:“……”

    终究,珠子还是还了。

    只有王程一头雾水。

    张天伦拿回了珠子,便喜笑颜开起来,不是他真小气,而是……

    没办法,三个儿子都没娶媳妇呢。

    至于张静一外放宫中,现在看来,静一的仕途已经十拿九稳了,陛下都赏识他,还怕将来前途黯淡无光?

    我张家……居然也有一飞冲天的一日。

    刘文很无语,可也不便说什么,酒过三巡后便起来准备离开。

    张静一搀扶着他,将他送到了门口。

    “你这个爹啊……”刘文摇摇头道;“近来不知怎么了,怕是钻钱眼去了,你可别学他。”

    “是。”

    “还有,你要的那块地,我已帮你弄好了,明日就让人去办地契,不过清平坊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为何如此上心?”

    张静一便道:“只是想做一些小买卖。”

    刘文失笑,也就没有再说了,他觉得张静一不像是个能做买卖的人。

    于是,告辞而去。

    等刘文一走,张家便又喧闹起来。

    带着醉意的张天伦,激动地捏着张静一的脸蛋,先搓成圆形,再挤成方形,喜不自胜地道:“我儿现在出息啦,哈哈……”

    闹了一夜,张静一却将邓健找了来。

    三兄弟里,邓健这个二兄机灵一些,而大哥……

    “二哥,我有一件事求你办。”

    邓健便一脸警惕地看着张静一:“怎么,你也想娶媳妇?”

    张静一:“……”

    “呃……我有一张图纸,能否请你寻几个京里最好的木匠来,让他们依着图纸将东西打造出来。这图纸里的东西,有些复杂,所以一定要能工巧匠,这事关着清平坊的那块地,定要办妥。”

    邓健噢了一声,居然有一丁点的失望。

    其实他是很希望怂恿着张静一去找媳妇的,想想看,老三都找媳妇了,义父的脸皮再厚,总也该老二先成个家吧。

    可谁知道这个三弟要跟他研究的,居然是正经的问题,他只好应承道:“这个好办,我回了百户所里,先让人去打听打听谁的手艺最好,等打听好了,再下驾贴将人请来,他们敢造不出,我揍死他们。”

    张静一:“……”

    他陡然发现,生在这样的家庭,似乎……容易被带歪三观啊!

    …………

    李宅。

    这里是外城,所住的大多都是寻常的百姓,因此格外的混乱。

    而御史李文达便住在这里!

    他虽然位居五品,却因为是清流,少有油水,而且自诩两袖清风,故而家徒四壁。

    附近的百姓对他都很钦佩,说他是难得的好官。

    而李文达对此,当然也忍不住自我陶醉。

    前几日,他上了一道痛骂皇帝的奏疏,已经引起了朝野的关注,不少人对他翘起大拇指,纷纷说李文达仗义执言。

    当然,也有人为李文达担心。

    可李文达似乎并不惧怕,他这两日,还是照旧去当值,下了值,便在这简陋的寒舍里读书

    傍晚时分,宫里居然来人了。

    一个宦官亲自将一份批红送到李文达的手里。

    李文达深吸一口气,他心里知道,皇帝这是绕过了通政司和内阁,直接和他交流对话了。

    甚至这份批红里,还有可能让他引来杀身之祸。

    只是……

    这又如何?

    我李文达一生清正。

    还会怕死吗?

    于是他施施然地打开了批红,只是这定睛一看,先是勃然大怒起来。

    那一行艳红的小字,让他骤然之间火上心头。

    可随即,他的脸色又变了。

    拿捏着批红的手,居然有些颤抖。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在这一刻,拿着这批红,像是这批红有着万钧之重,让他额上冷汗淋漓。

    深吸了一口气,李文达居然有些支持不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老爷……老爷……这是怎么了?”

    李家已慌成了一团。

    …………

    求支持求收藏求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