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十一章:求见陛下
    宫女的陈述,让张静一措手不及。

    他凝视着眼前这个已是如梨花雨落般哀告自己的宫女。

    情况,他已经大抵了解了。

    这宫女是个杂役,只是很偶然的被皇帝临幸了,可她的身份,却是犯官之女!

    原本有了身孕是好事。

    毕竟现在的天启皇帝没有孩子,谁给他生下孩子,便是天大的功劳。

    可是……作为犯官之女,而且她的父亲,还死于魏忠贤之手,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蝼蚁,魏忠贤当然并不会在乎。

    可有一天,这个人可能为皇帝生下儿女呢?

    以魏忠贤的能量,一定会让厂卫打探她的身世!

    如果魏忠贤知道自己是这宫女的杀父仇人,那……接下来会怎么样?

    斩草除根!

    魏忠贤一定会这样干,而且他完全有能力这样干!他可以在这宫中,制造出无数‘意外’,杀死宫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之所以找张静一,理由其实很牵强,只是因为张静一当初的一句自己并不惧怕魏忠贤。

    当然,真正让宫女冒险跑来寻他的原因,多半是她已经走投无路,眼看着妊娠的反应越来越多,迟早要瞒不住,索性……将自己的生死,托付给张静一。

    张静一当然可以反手将这宫女卖了,从而讨得魏忠贤的欢心。

    只是……他干得出来这样的事吗?

    张静一沉默着,默不作声了良久,他才低声道:“你要我怎么做?”

    声音很轻。

    宫女似乎抓到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我只想将孩子平安地生出来,可是宫中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张静一皱眉:“可是你是宫女,想要出宫,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宫女道:“有一个办法。从西苑通往内城,有一处水道,那里本有水闸,不过近来水闸坏了,若是自水道顺水而下,出这西苑,未必没有可能。”

    张静一见宫女坚定的样子,很明显,关于怎么出宫,自从有了身孕开始,宫女就一直在谋划了。

    宫女随即又道:“我可以伪装是不慎落水的样子,我不过是一个杂役,就算淹死在太液池里,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只是……我父亲已死,全家都获罪了,如今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亲人,就算能侥幸出宫,没有户籍黄册,又怀有身孕,身份可疑,就算不冻死饿死,也可能被人查抄出来,所以……恳请张百户,不吝相救。我自然知道,这对张百户而言,冒了天大的危险,相救我们母子之恩,这等恩情,只怕今生也难报万一了。”

    张静一不是没有犹豫,他很清楚,这件事一旦被人知道,便是万死之罪。

    宫女想出宫……固然已经谋划好了,可是其中却有无数的凶险,比如顺着水道出去,现在这天气,人下了水,不死也残了,何况还是一个孕妇。

    除此之外,出宫之后,怎么隐藏身份呢?

    “你会游水?”

    宫女道:“我是江浙人士。”

    张静一苦笑:“若我不救呢?”

    宫女不及多想,毫不犹豫地道:“若不救,既然左右都是死,那我只好自我了断了。”

    张静一见宫女不像玩笑,很显然,这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人,很清楚她现在的处境!

    除了假死出宫,她根本不可能有生路了,她父亲已被害死,家族老幼,只怕也已死绝了,现在除了母性的最后一点光辉支撑着她,只怕早就不想活了。

    咬咬牙,张静一道:“你何时从西苑出来,最好是在夜里,我会在外头接应。”

    “真的吗?”宫女面上掠过了惊喜,正要拜下致谢。

    张静一压低声音道:“不必如此,只是这其中的凶险,你比我清楚,所以希望你能谨言慎行,否则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张静一之所以想救,确实是动了恻隐之心。

    而另一方面,也是他看出这宫女是个善于谋划之人,绝不是猪队友的类型,让人放心一些。

    “我懂。”宫女朝张静一点点头,面上露出很平静的样子,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请张百户放心。”

    张静一随即点头:“下水之前,记得准备一些东西,如可以通气的芦苇,最好……带着可以漂浮的木头,夜晚下水,湖水冷冽,这更安全一些。”

    宫女颔首:“嗯。”

    说罢,张静一转身,大喇喇的朝着勤政殿去。

    方才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靠近勤政殿的时候,天启皇帝似乎很不悦!他似乎叫了一个宦官去,喝问道:“今日张卿怎么还没来当值?”

    便听那宦官道:“这张静一平日里懒散惯了的。”

    张静一:“……”

    张静一匆忙入殿,天启皇帝见张静一来了,不禁大喜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静一立即道:“陛下这话太诛心了,卑下不是曹操。”

    此时,人们对于曹操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这张静一若是曹操,只怕一家老小都要绑到菜市口去。

    天启皇帝哈哈一笑:“朕昨日不见你,心里总惦记着呢。不过眼下朕要先批阅奏疏,你且当值吧。”

    张静一又行了个礼,便笔直地站着。

    殿中安静下来,天启皇帝则是伏案,一丝不苟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便见魏忠贤匆匆进来:“陛下,阁臣们到了。”

    天启皇帝看了魏忠贤一眼,随即颔首:“叫进来。”

    大明的阁臣,大抵是四位,其中又有首辅和次辅的区别。

    而这些人,被世人称之为宰辅,将他们当做唐朝时期的宰相。

    在这个时代,虽然他们没有宰相之名,却也有宰相之实!

    至少这些人是百官之首,代替皇帝统治六部和各州府的官员,同时,还拥有决策中枢的权力。

    天启皇帝一般不和百官接触,可要治理天下,这几个内阁大臣,隔三差五的却还要召见的。

    因此,听闻阁臣们觐见,所以天启皇帝正襟危坐起来,表示了对阁臣们的敬重。

    片刻之后,便有四人鱼贯而入。

    率先进来的,乃是内阁首辅大学士黄立极,黄立极和魏忠贤是同乡,能成为首辅,自然是拜魏忠贤所赐。

    其次便是施凤来,施凤来这人没什么节操,历史上各地纷纷为魏忠贤立生祠,据说就是施凤来的主意。

    再之后进来的,便是张瑞图,张瑞图虽然不是第一个倡议建生祠的,不过他也不遑多让,但凡各地谁要给魏忠贤建碑立像,他便凑上去,给人题词。

    倒是最后一人,叫李国,他低着头,从容的样子,李国是个很奇怪的人,他并不阿附魏忠贤,许多次魏忠贤向他表示善意,他也躲躲闪闪!这在当下的内阁而言,这简直就是一股清流了!

    当然,他能入阁,某种程度魏忠贤也功不可没,因为李国也是魏忠贤的同乡。所以虽然李国对魏忠贤的态度并不好,可这位九千岁,似乎一向优待自己的同乡。

    这四个内阁大学士,某种程度而言,在天启朝并没有多少存在感,毕竟……眼下最炙手可热的人,乃是魏忠贤。

    可张静一却明白,能进入内阁的,就没一个人是省油的灯。

    却见四人向天启皇帝行了礼,天启皇帝颔首,随即劈头盖脸的就问:“李文达之事,诸卿知情吗?”

    一下子,四个内阁大臣骤然间,就好像成了木桩子,比张静一这个禁卫还要专业。

    可在天启皇帝的逼问之下,那首辅大学士黄立极只好苦笑道:“陛下,臣也是事后才知。”

    天启皇帝于是面带怒气:“这是卖直沽名,卿等都是朕的腹心之臣,朕来问问你们,该如何处置这李文达?”

    四人面面相觑,无法回答。

    哪怕这四人之中,有三人和魏忠贤关系不清不楚,可让他们提议来处置一个上书骂皇帝的大臣,他们却是万万不肯的。

    毕竟,这事关了自己的名声,一旦传出去,这天下还不要将自己骂死?

    倒是这个时候,李国上前,气定神闲地道:“臣听闻陛下下了一道中旨给李文达?”

    所谓中旨,就是皇帝直接将自己的旨意送出去,不经过通政司和内阁。

    说到这份中旨,天启皇帝脸微微一红。

    很明显,天启皇帝有些难为情。

    “怎么,李卿也知道?”

    “是,这两日,臣有所耳闻。”李国认真地道:“听闻李文达看了中旨之后,直接昏厥了过去,因此,天下人禁不住议论纷纷,都在揣测陛下这份中旨,到底说了什么。”

    “这……这……”天启皇帝毕竟是要面子的人,忍不住顾左右而言他,眼睛也开始飘忽不定起来,看看魏忠贤,再看看张静一。

    天启皇帝现在后悔了,后悔自己为啥要去骂人家的爹娘。

    这四个内阁大学士,都是人精,只一看陛下支支吾吾的样子,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何止是李国,便是首辅黄立极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陛下不会有什么把柄吧,李文达此人,性子刚烈,不是一个肯轻易屈服的人,一旦被他抓住了什么漏洞,昭告天下,势必要引发天下哗然。陛下………这不是国家之福啊。”

    天启皇帝的尿性,他们会不知道?

    多少人就盼着皇帝出差错呢,到时群起而攻之,还不知怎么收场。

    就在这时……一个小宦官匆匆而来:“陛下,陛下……御史李文达……李文达长跪至西苑之外,说是请求陛下传见……”

    来了……

    天启皇帝的心,不禁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