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十九章:大破大立
    天启皇帝点点头,对张静一的话表示出赞同。

    于是,他抖擞精神:“那么,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张静一想也不想就道:“大破大立,另起炉灶。”

    这八个字,天启皇帝听得目瞪口呆。

    其实张静一当然知道这八个字的分量,表面上这八个字很轻巧,可要实现,比登天还难。

    大抵就和陛下何故要造反差不多。

    而之所以提出这八个字,其实是张静一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些日子,他所见所闻,其实已对这大明王朝,生出了绝望之心了。

    那清平坊里的功臣遗孤们,苟延残喘,内廷与朝中百官的争权夺利,每一个人似乎都在捍卫着自己的根本利益。

    就如那韩林,本就犯了大错,可百官依然要抬出祖宗之法来力保,为什么?因为大臣不能因为犯错而受惩罚,一旦开了这个头,自己也就岌岌可危了。

    人为自己去谋划,这本来无可厚非。

    可这些人,却是掌握着朝廷公器,持掌权柄的人啊。

    寻常百姓可以自私自利,他们可以吗?

    指望这些人延续大明,或者说,指望这些人抵挡建奴铁骑?

    张静一觉得这是痴心妄想。

    显然,他也很清楚,天启皇帝对于现状的了解,可能远比自己更加的深刻。

    天启皇帝皱眉道:“大破大立?另起炉灶,另起什么炉灶?”

    “卑下在想,这天下总会有以天下为己任的人。卑下在宫外,总听人说什么楚党、齐党、浙党,还有什么东林党,更甚或……还有阉党,当然,这些都是坊间流言,卑下觉得未必可信。不过……卑下忍不住在想,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些也未必是子虚乌有。既然人们可以以地域、身份来相互抱团,可那些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恰恰洁身自好,被人所排挤,那么……卑下便想,若是能将这些人凝聚起来,会怎么样呢?”

    天启皇帝总算明白张静一所谓另起炉灶的意思了,他不禁微笑:“不是还有魏伴伴吗?魏伴伴也在干这些事。”

    张静一:“……”

    不过而后天启皇帝又道:“不过他毕竟是阉人,需时刻陪伴朕的左右,许多事,确实有些不便。你的方法,可以试一试,只是你看这朝中,谁是忠臣,谁又是奸臣?”

    “这……”张静一心里想,这个……我还真的很在行,毕竟根据历史经验,自己大抵是能够对明末的人物有所预判的。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天启皇帝笃定地说出魏忠贤的时候,张静一便知道,魏忠贤在天启皇帝心中的分量很深。

    不得不说,魏忠贤确实是个有才干的人。

    他之所以能有今日的地位,一方面自然是他聪明绝顶,能够得到天启皇帝绝对的信任。

    就比如这一次东厂的失职,那韩林明知自己有错,还想着狡辩。可魏忠贤则毫不犹豫,立即就认罪,并且痛心疾首的悔过。

    换做他是天启皇帝,自然不会相信魏忠贤是圣贤,可凭魏忠贤的态度,自然是想也不想,非但不会怪罪,反而怜悯他要忙碌的事太多,下头的人犯了错,还需他来承担这个责任。

    当然,张静一很清楚,魏忠贤真正厉害,而且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并不只在于此。

    魏忠贤之所以能成为九千岁,下头有无数的党羽阿附,根本原因就在于,但凡是跟着魏忠贤,肯给魏忠贤办事,魏忠贤总是想办法提拔他们。

    想想看,仕途险恶,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绝对的安全,更别说,能够平步青云了。

    可魏忠贤给许多人提供了捷径,于是乎,大家争相给魏忠贤卖命,因为他们心里清楚,魏忠贤这个人,说到做到,把他的事办好了,魏忠贤一定记得自己。

    这一点……是十分致命的,毕竟从古至今,绝大多数的所谓上司,更多的只是将自己的下属当做工具人,你拼了命的表现,他口里虽是安慰几句,表示几句欣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知多少人,一辈子忙忙碌碌,最终得到的,却是别人家的儿子、侄子一飞冲天,而自己不过是踏脚石。

    也正因为如此,魏忠贤想办的事,总能办成,他的命令,很多时候比圣旨还有效用,有啥事,大家肯拼了命的去办,前仆后继,管他什么阉党不阉党。

    现在天启皇帝询问张静一,张静一却一时犯了难,因为当今天下的人,要嘛就是不屑于与魏忠贤和张静一这样的锦衣卫为伍的,要嘛就是就是魏忠贤的党羽。

    你张静一一个小小的百户,谁理你。

    一见张静一踟蹰,天启皇帝笑了,似乎明白了张静一的为难之处。

    张静一咬咬牙:“卑下听说一人,叫卢象升,此人有大才。”

    “是吗?”天启皇帝脑子里搜寻了一下,似乎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便道:“朕会留意。”

    随即,他欣慰地看了张静一一眼:“朕知道你是个大公无私之人,清平坊的事,就办得很好,深得朕心!你也该好好的历练历练了,跟在朕身边,你不是想要另起炉灶吗?那么……朕就让你另起炉灶,不妨,你就先去清平坊吧,朕赐你世袭锦衣卫千户,在清平坊任百户,如何?”

    世袭锦衣卫千户是个虚职,并不是说张家的子弟,以后都可以世袭成为千户,不过有了这个身份,将来张家的子弟,便可以继承锦衣卫的职缺,至少百户还是有的。

    至于去清平坊任百户……

    这似乎让张静一又回到了原点。

    只是此百户非彼百户,某种程度而言,天启皇帝是想借这个职位,试炼试炼张静一罢了。

    张静一却对清平坊的百户,没有太大的兴趣。

    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锦衣卫,压根什么都不是,也就是欺负欺负寻常百姓罢了,一旦想有所作为,上头的东厂,东厂背后的魏忠贤,便连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都被压得宦官们压得死死的,更别提只是管着几条街的百户了。

    深吸一口气,张静一却很快有了主意,他笑着对天启皇帝道:“陛下命卑下为清平坊百户,卑下自当从命,不过……卑下倒是正好想到了法子。”

    “法子?”天启皇帝来了兴致:“你但说无妨。”

    “只是这件事,需绝对保密,一旦泄露了,便不灵了。”

    天启皇帝毕竟还是年轻人,见张静一卖关子,兴趣更加浓厚:“你说来朕听,朕一应照准,你放心,朕是言而有信的人,当然谁也不会说。朕……这拿……拿……”天启皇帝想了老半天,道:“拿魏伴伴的人头作保。”

    张静一与天启皇帝密谈了足足三炷香。

    魏忠贤呢,回到宫中之后,便一直耐心地在勤政殿外等候。

    直到张静一出现,见了魏忠贤,朝他行礼:“见过魏公公。”

    魏忠贤复杂地看了张静一一眼:“唔……”

    “陛下请魏公公进去说话。”

    “知道了。”魏忠贤笑了笑,而后点头,他很有唾面自干的才能,即便这一次吃了闷亏,却依旧保持着微笑,就好像亲娘又嫁了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