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十四章:觐见
    而此时,天启皇帝已在勤政殿如往常一样,召见了黄立极等阁臣议事了。

    今日是初八,阁臣们会入西苑觐见,大抵的汇报一下天下的大事,当面提出一些建议。

    这个时候,魏忠贤是一定会参加的。

    可今日,魏忠贤能明显地感觉到,天启皇帝有些心不在焉。

    以至于黄立极这内阁首辅大学士侃侃而谈,天启皇帝也好似是梦游似的。

    这令黄立极几个阁臣不禁有些泄气,任何一次觐见,对于阁臣而言,都是要做足功课的啊,自己熬了半个通宵,本以为会得到陛下的夸奖,可谁晓得,陛下充耳不闻。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有宦官匆匆进来:“陛下、陛下……”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好像是窜天猴一样,身子打了个激灵,眼里放光。

    “进来,进来说话。”

    魏忠贤一看这宦官,心里大抵明白了什么。

    倒是黄立极几个,一头雾水的样子,他们诧异于,在这样重要的场合,商议的乃是军机大事,按理来说,宦官是不敢轻易进来打扰的。

    而之所以这宦官有胆子来,唯一的可能就是陛下早有过口谕,让他们随时来禀报。

    出了什么大事?

    黄立极等人立即猜想到,可能是某个后妃有了身孕,哎呀……若是如此……

    又想到,莫不是哪一个太妃得了重症?

    此时,天启皇帝劈头盖脸就问那宦官:“算出来了吗?”

    小宦官拜下,磕磕巴巴地道:“算……是算出来了,只是比较笼统,不甚详尽。”

    “你说便是了,少啰嗦。”

    于是小宦官忙从袖里取出一个簿子,而后低头看着簿子道:“今岁内帑的收入……”

    “别说这个……”天启皇帝猴急的道:“朕只问你盈余多少。”

    “陛下,盈余两万九千七百两。”

    天启皇帝一听,立即皱眉。

    陛下的举动,让黄立极等人目瞪口呆。

    还有这操作?还没到岁末呢,就赶着要算盈余,钻钱眼里去啦?

    这就好像,天还没黑,就非要抱着婆娘困告一样,这不是好兆头啊。

    魏忠贤的脸上掠过了痛心疾首的样子,他更加得知一些真相,所以眼里掠过一丝醋意。

    天启皇帝便瘫坐在龙椅上,叹息道:“才这么些,朕辛辛苦苦一年,开源节流,才省下这么些钱?”

    小宦官低着头,不敢做声。

    黄立极在旁捋着长须,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咳嗽一声,道:“陛下,眼下天下还算太平,内帑能有节余,已是幸事了。”

    “可是欠了五万两银子啊!”

    黄立极顿时一脸震惊。

    什么?皇帝还欠钱?

    天启皇帝痛心疾首地道:“这么一大笔银子,张静一他还得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就算将这小子卖了,他也还不起这个账。他花钱没个数,不晓得世间的艰难,没钱要难倒英雄汉的。”

    黄立极与几个阁臣面面相觑,已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天启皇帝则是继续道:“朕念他年少,将来日子还长,思来想去,这钱……朕想办法帮他还了吧,哎……五万两呢……”

    一想到五万两,天启皇帝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扼着自己的脖子似的,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内帑的收益很大,可开支也大的惊人,天启皇帝原以为,今岁能留下个几万两呢,可谁晓得……只剩不到三万了。

    “陛下……”黄立极立即板着脸,正色道:“这天下,哪里有皇帝给臣子还账的道理?张静一的事,臣也有耳闻,此子花销无度,虽说是打着做善事的名义,可陛下……事可不是这么办的,经济之道,怎么可能凭借做一些慈善这样简单呢?这是黄口小儿胡闹,若是陛下今日替他将账还了,他日……他就更加放肆了。”

    魏忠贤在一旁也跟着帮腔道:“是啊,陛下,虽然这张静一的心是好的,可此事决不能纵容,哪能他做善事,却教宫里来善后的道理。奴婢听说一句话,叫: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倘若今日纵容他,人人都学他一般,不顾自己的斤两,拿这做文章,攀比成风,反而要耽误大事。”

    天启皇帝满脑子还在想着筹钱,此时听黄立极和魏忠贤大加挞伐,禁不住道:“朕懂你们的意思,你们不过是说……张卿愚蠢罢了。”

    黄立极淡淡道:“非也,臣只是说他不甚聪明。”

    天启皇帝:“……”

    虽然是同一个意思,不过后者显然更有治愈人心的效果,天启皇帝居然觉得更加容易接受。

    天启皇帝叹道:“可是他该怎么办,他欠了这么多钱……”

    黄立极就立即道:“此子说穿了,就是性子过急,不谙世事。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他可以做一个善良的寻常百户,但是担当不起大任。”

    这话……说到了魏忠贤的心坎里了,对呀,咱为了陛下,不仁不义……结果还遭人骂,张静一那狗东西,干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可还有愚人念他好呢。

    天启皇帝听到担当不起大任,却不甚认同,不过……他也知道不好反驳,毕竟……事实就在眼前。

    于是,天启皇帝只好又叹气着道:“卿之所言,未必没有道理。”

    他沉默,耷拉着脑袋,心里又开始算计起来,另外两万两银子……可怎么凑呢?辽东的军费是不能动的,陕西布政使司的赈灾钱粮,当然是一分一毫也不能少,要不……宫里的用度节余一点,从明日起,让后妃们少进用一些……

    站在一旁的魏忠贤见天启皇帝焦虑不安的样子,心里就已大抵明白陛下的心思了。

    天启皇帝的性子,有着一个最大的特点,那便是真诚,这本是一个帝皇不该有的品质。

    无论是对自己的养母,还是对乳母客氏,也包括了魏忠贤……他都有一种无条件的信任,以及一种依赖感。

    而现在……魏忠贤隐隐的感觉到,一个少年人,渐渐开始和他们一样,占据了天启皇帝内心里的某个位置,而一旦站住了这个位置,天启皇帝对这人,便非要掏心掏肺了。

    魏忠贤在这时,禁不住充满感情地看了一眼天启皇帝,他的内心,虽有些小小的不悦,可眼前这个皇帝,是他看着长大的,见了天启皇帝的担心,也让他想起了平日里,天启皇帝对他的关照。

    哎……

    就在这时……

    又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陛下……百户张静一,入宫觐见。”

    “他怎的来了?”天启皇帝忍不住道:“朕正要找他,好好骂一骂。”

    口里是这样说,不过眼里还是掠过了几分喜色。

    这宦官道:“张百户说……他……他是来……送钱的。”

    “送钱?”天启皇帝一愣,豁然而起:“他送个什么钱?”

    天启皇帝一谈钱就头痛。

    宦官低声下气地察言观色道:“说是……当初陛下的……专利费,奴婢也不知道,这专利费是什么意思……他是这样说的。”

    天启皇帝先是愠怒,最后忍不住失笑了:“这真是债多不压身啊,叫进来吧,叫进来,朕今日好好教训教训他。”

    张静一此时匆匆入宫。

    已经几日没来,对于这站岗了许久的地方,免不得有一种故地重游的亲切感。

    卖完了铺子,张静一便匆匆的赶来了,倒不是嫌自己钱多,而是这保护费……不,这专利费,总还是要给一下的。

    大家一起发财,才能长久嘛,不然卖铺子这样大的暴利,若是让人盯上该怎么办呢?

    他阔步进入勤政殿。

    随即便道:“卑下见过陛下。”

    抬头。

    便见坐在一旁的黄立极几个,正用着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倒是没有幸灾乐祸,毕竟张静一现在的地位,还不值得内阁大学士们表露出这样的情绪。

    天启皇帝见了他,又喜又气,张口便道:“你实话说,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啊……

    欠钱?

    张静一一听这个,可就不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