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十六章:大喜
    御制纺纱机……

    天启皇帝听的晕乎乎的,竟有几分陶醉感,像喝了几斤黄酒一样。

    可他哪里知道,张静一转手之间,就将专利的问题解决了。

    珍妮纺纱机对于纺织业而言,绝对是跨时代的产物。

    可张静一最头痛的就是未来市面上的仿制品了。

    一旦大规模的仿制,势必会让张家的优势丧失。

    可一旦所有的纺纱机全部铭刻上御制纺纱机,那必然就不一样了。

    除了张家,谁敢仿冒这样的纺纱机?

    更别提,还敢学着正版一样,在上头铭刻上‘御制’二字了,这……真的要杀头的。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其一是延长张家在棉纺市场的优势。

    其二,也让那些纺织业的商贾们看到改良纺纱机的好处,这等于是给改造机械提供了绝好的榜样。想发财吗?想降低成本、改进工艺吗?自己琢磨去吧!

    天启皇帝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那么……朕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朕不喜欢这样张扬的。”

    张静一忙道:“卑下也素来知道陛下的性子,只是若不铭刻,卑下良心不安。何况这是实至名归,有何不可呢?”

    天启皇帝一时间振奋精神:“想不到卿家还有经营之才,不错,不错,朕还怕你年轻,怕你吃亏上当呢。魏伴伴,朕看……他要赶上你了。”

    魏忠贤:“……”

    魏忠贤蹑手蹑脚地上前,笑吟吟地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魏忠贤此时有些庆幸,还好这个家伙……他不是阉人,倘若这厮狠了心,将自己割了入了宫,岂不是要取咱而代之?

    黄立极等人心里不是滋味,因为陛下常说,阁臣们都未必比得上魏公公。

    好吧,魏公公权势滔天,本事当然是有的,不如魏公公,大家认了。

    好嘛,现在又出了一个毛都长不齐的家伙。

    原以为我们是老二。

    竟不成想,原来是小三?

    地位的下跌,势必引发内心的不平衡,可偏偏,这时却需强颜欢笑,甚至如不出意外,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是不是该上前几步,拍一拍张静一的肩,用语重心长和欣慰的口吻说上一句‘此少年令人刮目相看’之类的话。

    可终究,黄太极的道行还欠缺一些,想要显露出来的演技竟有刻意的成分。

    算了,不装了,我不开心。

    天启皇帝此时兴致盎然:“卖铺子这样挣钱,真令人没有想到,朕早知你是有本事的人,来来来,将这银子收入内库吧。”

    此时的心情,格外的愉快,于是天启皇帝又看向张静一:“朕已敕命你为清平坊百户所百户,这百户所……也要好好的经营,朕等着你……立下功劳。”

    “卑下一定不负陛下所望。”张静一俯身,信誓旦旦。

    天启皇帝便背着手,他想起什么,道:“魏伴伴。”

    魏忠贤笑着道:“陛下,奴婢在。”

    天启皇帝道:“挣钱的事,多学一学,没有坏处。”

    “奴婢一定找日子,向张百户请教。”

    张静一道:“请教不敢当,魏公公是统揽全局的人,而卑下不过是剑走偏锋而已。”

    魏忠贤心里好受一些,算这小子识相,于是不失时机地道:“奴婢更该学一学张百户的谦虚谨慎。”

    “哈哈哈……”天启皇帝大笑。

    ……

    天色昏暗下来,一封东厂的密奏,送到了天启皇帝的案头。

    天启皇帝才通过密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天启皇帝被这一套操作,看的目瞪口呆,怎么瞧着,这像是仙人跳呢?

    可细细思量,好像……这其中没有人吃亏。

    即便是那些花了大价钱买了铺面的商贾,难道当真吃了亏吗?

    倘若清平坊他日真如东市西市一样热闹,这银子,花的也未必冤枉。

    这世上,没人会愚蠢到白送人钱。

    何况是那些精明的商贾?

    他禁不住抬头,愉悦地道:“魏伴伴,不成想,你竟是张卿的密友。”

    密奏,魏忠贤事先是看过的,他内心很挣扎,那小东西真有点不是东西啊!

    可见皇帝兴趣正浓,他笑着道:“这……”

    天启皇帝摆摆手:“不过想来,也是如此,朕信得过的人,大抵秉性都差不多,都是忠实可靠的。你是如此,张卿也是如此,你们自然也是脾气相投,结成忘年之交,也是理所当然。”

    魏忠贤:“……”

    天启皇帝随即起身,叹了口气道:“好啦,朕该回内廷啦,今日王太妃交代下任务,说是从今儿起,朕每夜要御一妃方才肯罢休,她盼着……江山后继有人呢,哎……朕这些日子,不能骑射击剑了。”

    魏忠贤身躯一震,他虽然无法理解天启皇帝的感受,可是从天启皇帝一脸便秘似的痛苦表情里,大抵能感受到陛下的心情。

    他沉痛的口吻道:“陛下要保重龙体。”

    天启皇帝颔首,随即又叹道:“说也奇怪,朕今岁下来……御妃不敢说无数,却也有个百八十了,何以竟不见喜事临门呢?”

    魏忠贤想了想道:“要不,请个番僧进一些药?”

    天启皇帝摇头。

    魏忠贤又道:“不如请道人做个法?”

    天启皇帝依旧摇头。

    魏忠贤道:“大赦天下吧……”

    天启皇帝道:“不要弄这样的动静,这岂不是告诉全天下人,朕龙体有亏吗?胡闹。”

    …………

    张家当日张灯结彩。

    得知赚了大钱,张天伦喜不自胜,摆了家宴,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统统叫来。

    张素华有身孕,不能喝酒,只吃了几口小菜,便因食欲不振,放下了筷子,只专心给张天伦和三个兄长斟酒。或是空闲时,侧身坐着,面带微笑,听着父子四人说笑,偶尔她也会插上几句话,不过大多时候,却是安静的。

    酒过三巡。

    气氛便热闹了。

    张天伦嚎啕大哭:“没想到我张家,竟有今日,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张家要时来运转了。”

    邓健醉醺醺的,舌头打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在日子好了,我看要给静一找个媳妇。”

    张天伦摇头:“不急,需细心寻一个门当户对的才成,不能胡乱娶了。”

    邓健急了:“干爹,你不考虑静一,也该想一想我啊,我都十八了。”

    张天伦将张静一拉到一边,眼眶通红,唏嘘道:“静一啊,如今……总算你能挣钱了,为父有一番话,不吐不快。我张家勤俭持家,有钱固然是好,却也不能败了家风,以后用度却需谨慎,可不能像你从前……”

    似乎觉得又提起张静一从前的污点不妥。

    于是话锋一转:“可不能像你三叔公那般,当初他也曾有一些日子,发了一笔小财,可是呢,他吃喝嫖赌,无一不通,只月余功夫,便将钱花了个干净。”

    张静一觉得这个故事很耳熟,连忙点头:“我知道,钱花光了,而后三叔公气死了。”

    张天伦瞪着他,龇牙裂目道:“你胡说什么,人倒是气死了一个,只是气死的不是你三叔公,那气死的是你曾祖父,你曾祖父一听你三叔公如此不肖,没多久,便气死了。”

    张静一:“……”

    张天伦认真地道:“这个教训,你要谨记。”

    张静一觉得头有些眩晕,他大抵能理解,为何张家的人丁这么单薄了,他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