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十七章:就任百户
    次日清早从宿醉中醒来。

    张静一穿衣洗漱,见张素华在厨房里忙活。

    她肚子已开始有一些显现了,不过行动还算灵巧。

    张静一此时却想,张家现在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是该雇请几个人来照料了,不然这家中的事,都交给这妹子做?

    其实好几次,张静一见了天启皇帝,都想说出张素华的真相。

    尤其是天启皇帝每次提及子嗣问题,倍感失落的时候。

    可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一方面是不知怎么开口,而另一方面,张静一隐隐有些担心,一旦开口,便极可能会遭遇不可测的结果。

    张素华的性子倒是很平和,她似乎并不介意自己肚里怀着的是不是龙子,或许是见惯了宫中的尔虞我诈,在张家这里简单地生活,反而令她乐在其中。

    她本该是一个闺阁中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家教是不会差的。可家中出现了变故,又差点被送进教坊司,最后入了宫,却被宦官们欺凌,以至她很少说话,绝大多数都是沉默寡言,可是手脚很勤快,很快,家里的事便由她操持了。

    乃至于针线活,她也一并在做,哪怕是张家已经不缺人缝补衣服,她却固执地认为,女人就该如此,所以她给王程和邓健缝补衣服,给张静一绣了一个挂在腰上的鱼袋子(荷包),只是这鱼袋上的彩绘丑了一点,分明绣的是一只金鱼,意寓年年有余,可张静一横竖看着都像一条狗,而且还特娘的是哈士奇。

    匆匆吃过了早饭,新的百户官生涯开始了。

    第一件事,便是去拜见上司东城千户所的千户刘文。

    刘文很欣慰地赞许了几句,大抵说的都是少年有为,不要辱没了自己的父祖的期望。

    张静一小鸡啄米似的应承下来:“卑下一定不负世伯所望,一定要好生在这卫中干出一点成绩。”

    刘文竟是愣了一下,一挥手:“且慢,干什么成绩?你是百户所百户,只求不招惹是非即可,没错就是功,知道吗?”

    “啊……”张静一看着刘文。

    不过这个时代的处世哲学大抵都是如此,中庸之道嘛,谁惹事谁便是出头鸟,要挨枪子的。

    张静一只好硬着头皮道:“是,卑下不会惹事。”

    “你发誓!”刘文瞪着张静一,现在的张静一可不是大汉将军,而是他下属的百户官,下属犯错,他这千户是有连带责任的,而有鉴于张静一的前科……

    张静一涵养功夫不够,一下子,脸便羞红了:“世伯将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

    拜别了刘千户,张静一骑着马,便回清平坊。

    其实上一世,张静一也不是一个刺头,至少不会给人一种刺头的印象。

    可现在……他能淡定吗?

    距离明朝灭亡,还有不过短短的十几年而已,就算是天启皇帝活下来,没有崇祯皇帝那样的瞎折腾,可这内忧外患之下,又能多坚持几年?

    自己为了家小,为了父亲和两个兄弟,甚至还有一个新的妹子,也要逆天改命。

    不折腾,行吗?

    骑马到了百户所的时候,所里上下的校尉和力士都已到了。

    两个总旗官都不在,看在张静一的面上,所以邓健和王程调来了百户所任总旗,也就是张静一的副手。

    一打听,原来两个总旗讨账去了,啊……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还有某些商户尾款没有结清。

    至于其他的小旗和校尉,则一个个软绵绵的样子。

    几乎都是歪瓜裂枣,站没站相,等一见张静一进来,大家便稀稀拉拉的行礼:“见过百户。”

    张静一看着这么一群不着调的人,挤在这百户所的大堂里,心里很失望。

    没有威风。

    没有士气。

    眼里也没有精光。

    倒是个个獐头鼠目,实在不靠谱的样子。

    自己可是身负钦命,奉旨来百户所‘锻炼’的,指望带着这么一群家伙,能混出个什么样来?

    张静一目光一扫,落在一人身上:“你是姜健?”

    其中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忙是上前,作揖道:“卑下正是姜健。”

    这姜健,正是当初天启皇帝来清平坊时所私访的锦衣卫遗孤。

    姜健道:“清平坊百户所是新设的,所有的人手,都是从遗孤里挑选出来,当初多亏了百户的福,陛下得知咱们这些遗孤过着苦日子,龙颜震怒。便是九千岁也格外关注此事,所以破格点选了卑下人等进入卫中补缺,大多都安置在清平坊百户所。”

    那魏忠贤倒是雷厉风行,天启皇帝一震怒,立即就把安置遗孤的事办妥了。

    果然,张静一才意识到,这些人看着他,都是感激涕零的样子。

    毕竟,张静一带着他们的妻女纺纱挣钱。

    这一边,也因为张静一而弄到这件事上达天听,连他们的铁饭碗也解决了。

    于是张静一绕到了案牍之后,坐下道:“既如此,那么大家就好好的用命,每日清早要来点卯,除此之外……各司其职。噢,对啦,来了这清平坊,我先立一条规矩!咱们百户所上下,首先要做的,便是不得随意乱收商户和百姓的份子钱,谁敢乱收,我亲自砸断他的腿,好了,有谁反对吗?”

    这些人,都是新补上的锦衣卫,所以还没有产生敲诈勒索的恶习,纷纷欣然称是。

    当然,若是有心人推敲张静一的话,就会发现张静一要杜绝的,乃是‘乱收’的现象。

    张静一现在对于百户所的情况还不了解,自然也就让大家各行其是去了。

    百户官的生活很清闲。

    因为几乎无事可干。

    实际上不只是张静一,便连下头的校尉和力士们也大抵都是如此。

    此时是天启朝,若是要监视百官的动向,这并不是百户所的差事。

    而若是救火或者是缉拿寻常凶徒,则是五城兵马司的职责。

    可其他的事呢?

    似乎也和锦衣卫无关,因为都由总揽清平坊的东厂档头给干了。

    人们习惯于将东厂和锦衣卫合称为厂卫,所谓厂卫不分家,可在厂卫的内部,彼此之间的界限却很分明。

    比如现在,是东厂最强势的时期,毕竟东厂的背后就是九千岁。

    因此,东厂几乎截取了锦衣卫的所有权柄,甚至东厂还负有监视锦衣卫的职责。

    在这种情况之下,锦衣卫更多像是东厂的附庸。

    那些百户所奉命出门巡街的校尉和力士们,百姓们见了他们,个个身如筛糠,可一旦这些锦衣卫遇到了东厂出来巡查的‘番子’,顿时就没有了底气,少不得要去打躬作揖,俯首帖耳的奉承。

    似乎百户所唯一的职责就是……偶尔东厂要办大案,然后直接下一个条子,东厂的人手不够,要求百户所调拨人数若干,前去协助。

    张静一一听到大案,顿时就来了精神,卧槽…终于轮到我表现了。

    忙让邓健带着二十多个校尉和力士集合,自己亲自带着人,前去和东厂会合。

    这是夜半三更的时候。

    夜幕之下,张静一的心要跳出来,从东厂那边下的条子来看,这是一个大寇,乃是建奴人的细作。

    张静一甚至想到,这个细作一定悍不畏死,毕竟这样的人,拿住了,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少不得要负隅顽抗的。

    所以,他蹑手蹑脚地带着人,抹黑进入一处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