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十一章:去死
    “……”

    喧闹骤然间安静下来。

    无论是挨打的赵档头,还是东厂的番子,亦或者是张静一身后的锦衣校尉们,俱都不发一言。

    竟好像呼吸也已骤停。

    人们瞳孔收缩着,不可置信地看着张静一。

    来之前,不是说好了是来讲道理的吗?

    可这一巴掌,却如惊雷。

    而张静一一番话,更是让人不禁战栗。

    这是疯子。

    当然……某种程度而言,张静一的身份确实比赵档头高贵。

    这就涉及到了厂卫体制的问题了。

    锦衣卫隶属于亲军的系统,因而其首领锦衣卫都指挥使乃是正三品官职。

    即便是张静一这样的百户,也是正六品。

    可东厂不同。

    东厂是隶属于宦官,而从太祖高皇帝开始,就严格限制宦官。

    因此这内监虽也有品级,可内廷之中十二监、四司、八局的掌印太监们,至高也不过是授四品而已。

    至于东厂的督主,品级尚且都如此低,这些在外办差的走卒,如档头和番子们,甚至连正式的官职都不算,大多数都是从亲军抽调而来的,可往往为了便于管束,譬如赵档头这样的人,其实从前可能只是锦衣卫的一个总旗官,有个七品就不错了。

    当然,没有人会计较这个!

    可张静一要计较。

    这一巴掌,已打得赵档头又羞又怒,他捂着眼睛,嘶声道:“张静一,你好大的官威!”

    “你既知我有官威,还敢这样跟我说话,今日怎么饶得了你!”张静一面上格外的冷酷,他是真的杀过人的。

    虽然当初杀人的时候,他狼狈不堪,可现在的张静一,却是轻车驾熟。

    他按着刀柄,厉声大喝:“诸校尉!”

    后头的校尉和力士们酒醒了。

    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可这时张静一一声厉吼,他们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因为他们陡然发现,东厂不好惹,眼前这张静一更不好惹。

    “在!”

    众人轰然应诺。

    张静一面无表情,却又气定神闲,旁若无人的踱了两步,掸了掸锦衣上的灰尘:“他妈的,这群东厂的狗奴不知尊卑,竟敢出言恫吓,还愣着做什么,一盏茶之内,若是还有一个东厂的人竖在这里,我便找你们算账,给我打!”

    “……”

    番子们此时彻底的懵了。

    他们没料到有锦衣卫敢这么狠。

    而校尉们……又恢复了醉醺醺的状态。

    他们起初因为酒精,而热血上涌。

    此后,又冷静了。

    可现在……张静一一句他妈的,突然之间,好像酒精又上头了。

    沉默……

    短暂的沉默之后,却不知哪个愣头青,突然怒吼一声:“打!”

    张静一循声看到的,是一个傻头傻脑的年轻人,暗暗赞许,这个人要记下来。

    于是,愣头青如饿虎扑羊一般的冲上前,揪住一个东厂的番子,扬起拳头。

    这番子显然根本没有预料到居然还真有人不上道,错愕和迟疑之间,竟毫无防备,只看到眼前一个硕大的拳头已扬起,便听这愣头青怒吼道:“狗番子,吃我锦衣卫爷爷一拳。”

    下一刻,一拳砸在面门,骤然之间,鼻梁碎裂,血溅的满脸都是。

    哀嚎声起来。

    东厂的番子们骇然,纷纷想要退避。

    可这时……怒气弥漫,平日里这些东厂番子可是耀武扬威惯了,个个居高临下,趾高气昂,有人带了头,校尉们一拥而上。

    人就是如此,当你孤身一人的时候,你便是怯弱的,便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可一旦变成了一群人,那么理智就会逐渐丧失,一旦有人鼓动,顿时便成了一群敢于践踏一切律法的野兽。

    东厂的番子本就不多。

    再加上没料到这些锦衣卫如狼似虎的冲杀而来,早已闻风丧胆。

    因而,这狭小的东厂理清司里,往往是三两人围了一个,将人打翻在地,而后拳脚相加。

    有人打红了眼睛,便连椅子也成了工具。一时之间,茶盏横飞,木屑交错。

    张静一一动没动,他不喜欢打架,尤其是群殴,他是个体面的人,只按着刀,伫立着逡巡左右。

    在这一片狼藉的衙堂里,踱步错过一个个面目全非的番子,徐徐走到了在地上早已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赵档头面前。

    他低头俯视赵档头。

    赵档头嘶声道:“不要再打了,张静一,厂卫是一家。”

    “你就这样和我说话?”张静一这时虽还是慢条斯理,却浑身弥漫杀气。

    赵档头战战兢兢,他怎么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不知造了什么孽,居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杀神。

    赵档头只好爬起身来,又匍匐下去,拜倒道:“张……张百户……”

    张静一冷着脸看他:“前日,那桩细作案子,那人到底是不是建奴细作……”

    “是……”赵档头先点头,可迎向张静一可怕的目光,又摇头:“不……不是……”

    “他既不是细作,你为何拿人?”

    赵档头无言。

    张静一冷笑:“狗东西!”

    一脚,将地上跪着的赵档头踹翻。

    赵档头哀嚎一声,此时亦是咬牙切齿,厉声道:“张静一,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你今日敢来此大闹,以为脱得了身吗?”

    张静一骤然火起。

    他第一次如此的愤怒。

    来到这个世界,即将国破家亡的阴霾一直压着他透不过气来,以至于他不得不步步惊心,处处谨慎甚微。

    可眼前,看着这个不久前还让自己协助着杀入良民百姓宅邸,屈打成招的赵档头,那一夜,宅邸里被刑讯的哀嚎声到现在依旧还在张静一的耳畔缭绕。

    如今,张张静一又听赵档头不甘的反唇相讥。

    张静一身躯颤栗,一股说不出的愤怒,犹如一团火,将张静一的理智烧的干净。

    他一下子冲上前。

    用膝盖死死的顶着倒地的赵档头的腹部,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档头,面目狰狞道:“是吗,你想让我死?不服气吗?我自然知道你不服气,你这辈子,一定没有尝过今日这样的委屈吧?那是当然,你若是尝过,又怎么会将那安分守己的百姓,污为逆贼,又怎会如此胆大妄为到将人灭门破家?畜生!”

    张静一说着,狂乱中,随手抄起地上的摔落的茶盏。

    这茶盏抄在张静一的手里,高高举起。

    地上的赵档头瞳孔收缩起来,慌乱地想要挣扎。

    可这时,茶盏已经狠狠落下。

    啪……

    茶盏狠狠砸在他的额上。

    瓷片儿碎裂。

    直刺赵档头的颅骨。

    碎裂的瓷片,也插入张静一的指缝之间,割破了张静一的手指,殷红的血,便顺着张静一的指缝流出来。

    张静一这时竟发现自己没有感受到疼痛。

    他好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整个人陷入了某种莫名的亢奋之中,他凝视着……凝视着身下面目扭曲的赵档头,听赵档头刺耳的哀嚎。

    于是,张静一没有犹豫,以至于这个时候,他的脑海是空白的。

    他抓起另外半边的茶盏,手举起。

    而后,又狠狠的砸下去。

    依旧是方才的颅骨位置。

    血冒如注。

    鲜血喷溅在张静一的了脸上。

    张静一没有表情。

    他只感受到赵档头在抽搐。

    赵档头的脸上全是血,混杂着泪水……

    满手是血的张静一,无动于衷。

    他将剩余的半边茶盏继续扬起。

    啪……

    又一下。

    紧接其后,是第四下。

    第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