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十二章:意难平
    赵档头几乎已经不能动弹了。

    甚至张静一浑然不知………

    边上的打斗已经停止了。

    无论是方才在地上翻滚的番子。

    还是怒气冲天的校尉们。

    此刻竟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他们惊骇的,齐刷刷的目光朝张静一方向看去。

    此时……没有人发出声息。

    无论是番子还是校尉,此时看着张静一的目光,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这种恐惧弥漫了全身。

    犹如一场默剧。

    地上的赵档头已昏死于血泊中。

    而张静一的口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只是一次次挥舞着手臂,手里抓着的茶盏已经稀碎。

    于是,索性变成了拳头,继续朝着颅骨的方向狠狠捶打。

    咚……

    咚……

    直到张静一筋疲力尽。

    他开始大口喘着粗气。

    再不看地上的赵档头一眼。

    他气喘吁吁的起身,却发现在这里,所有人异常的安静。

    于是,他张望着每一个人的面孔。

    这些面孔的主人,竟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张静一走了几步。

    除了他的脚步声,依旧还是异常的安静。

    他看着这里的一片狼藉,这才意识到……方才发生了什么。

    张静一渐渐恢复了神智,穿越之后所有愤怒的积压,在这一刻统统都发泄了出来。

    张静一走到哪里,无数的目光便随他到哪里。

    此时人们只看到,张静一一步步的走到了墙角,捡起了一张被人撕下来的画像。

    这画像正是东厂们最敬仰的岳飞像。

    东厂自开创以来,一直视岳飞为自己的祖师爷,任何东厂的衙堂,都会张挂。

    张静一毕恭毕敬的将画像重新张挂,抬头凝望着画像中岳飞,禁不住低声道:“这地方最干净的就是这幅画了。”

    说着,沾满了鲜血的的手,此时才传来了一阵剧痛,自己的手心和手指,竟是被割伤了七八处,血流不止。

    于是血手按刀,鲜血顺着刀鞘淋淋而下,张静一深吸一口气,忍住疼痛。

    转身!

    转身的刹那,身后的番子和校尉们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个个垂头,眼睛抵着脚尖。

    张静一厉声喝道:“收队!”

    校尉们这时居然毫不犹豫的开始顺从起来,个个恢复了冷静,居然像着了魔似的,迅速的向门槛处集结。

    张静一大步流星,走到了门口,校尉们自觉地分出一条道路,张静一一面疾步走出大堂,一面抛下一席话:“从今日起,东厂清平坊理清司不得旨意,但敢随意在清平坊出没,我见一次,便打一次!今日之内,倘若不放了前日所拿的‘钦犯’,人不放,理清司上下,你们便全家陪葬吧。”

    人已远去。

    只有声音还在绕梁。

    沙沙沙……校尉们急促且凌乱的脚步,也随张静一的话音而去。

    赵档头倒在血泊里,显然是听不到张静一的话了。

    番子们一个个僵直的站在原地,脑海里,张静一的身影依旧挥之不去。

    甚至许多人依旧还在寒颤不止,似乎是因为方才痛打之后的后遗症,以至于连门窗外的树杈随风摇曳,也让他有一种下意识的想要抱头的紧张。

    沉默……

    只有这个时候,从隔壁的耳室里,一个书吏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

    这书吏是读书人,头戴纶巾和儒衫,弱不禁风,所以也没有校尉打他。

    起先的时候,他一看打起来,还扯着嗓子大叫:“你们不要再打啦。”

    而现在,这书吏失魂落魄的样子,老半晌,还在沉默。

    可在沉默之后,理清司里,突然传出了这书吏破锣一样的嘶喊:“叫人……叫人……立即禀报,立即向掌刑千户与理刑百户禀报,向督主、向九千岁禀报!”

    …………

    出了理清司,张静一略显疲惫,他回头吩咐邓健:“带人回去,不得我的命令,所有人不得出入百户所,记住,严防死守。”

    邓健已渐渐冷静了,他看着一身是血的张静一,不无担心的道:“三……百户……”

    他本想脱口而出的喊张静一三弟,可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面如罗刹的少年郎,已不是自己认识的三弟了,竟鬼使神差的,脱口说出百户,在喊百户的同时,身子下意识的微微前倾,示意行礼:“百户去哪里?”

    “入宫!”张静一斩钉截铁道。

    邓健却愣在原地,脑海已是空白。

    这事……太大了,要出事了!

    此时必须立即入宫。

    而且决不能耽搁。

    张静一说着,让人牵来了一匹马,已是飞马去了。

    东城千户所。

    千户刘文此时正翘着脚,口里哼唱着曲儿:“血溅白绫三年旱,何时借得屠龙剑,斩尽不平天地宽……”

    他坐在案牍后,心情似乎不错。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有此雅兴,实在是他给儿子寻了一门不错的亲事,想到儿子即将成婚生子,将来还会生孙,生曾孙……若是不出意外,人丁不兴的刘家,在连绵数十代之后,可能要创造出一个人口巨万的大族,刘文便乐不可支。

    哪怕是捡起公文看时,都忍不住咧嘴……想笑。

    就在这时,有书吏心急火燎进来,惊慌失措地道:“千户,千户,不得了,不得了啦。”

    刘文停了唱腔,抬头,露出些许不悦之色:“什么事这么慌张。”

    “清平坊百户所出事了……出事啦。”

    一听到清平坊……刘文打了个激灵:“谁出了事?”

    “张百户……张百户惹出事了。”

    刘文听到这里,便下意识的道:“可他向我保证,他绝不招惹是非的。”

    话音落下,刘文顿时开始悔恨自己有些白痴,张静一那家伙的话能信?

    于是刘文板起脸来:“怎么,此子又滋生了什么事端?他卖铺子和人发生争执了?这臭小子……不是给老夫添乱吗?”

    在刘文看来,张静一卖铺子,实在有些不务正业,锦衣卫嘛,有手不会抢吗?

    书吏则是哭丧着脸道:“一炷香之前,百户所的人,被张静一带去,将那边的东厂理清司砸了……”

    刘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虚空。

    竟是发不出声音。

    “千户,千户……”

    “……”

    书吏见刘文痴呆的样子,纹丝不动,吓了一跳,忙是上前,正要高叫:“来人,快来人啊……千户他……”

    终于……

    刘文缓缓动了,他伸出手,很无力地摆了摆:“别喊,先让老夫缓一缓……老夫大受震惊。”

    “千户,平日里不也骂那东厂……”

    “那是私底下。”这个时候,刘文终于打了个激灵,这时才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突然暴起,发出咆哮:“私底下骂娘,和侵门踏户一样吗?东厂那边,没有人受伤吧?”

    “有的,那理清司的赵档头……听说……听说……生死难料,还有……”

    刘文瞬间两腿一软,直挺挺的倒下,嚎叫:“造孽啊,这下完了。”

    “千户……千户……来人……”

    刘文这时有气无力地瘫坐在地道:“来人,来什么人……你我性命都已孤悬一线了啊,快……快……备车,赶紧备车,去午门,去午门外跪下请罪,但愿……但愿……能留个性命吧。咱们东城千户所,大难……大难临头了。”

    …………

    求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