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十三章:入宫
    事情太严重了。

    严重到锦衣卫里大乱。

    莫说是东城千户所,便是南北镇抚司,但凡牵涉到的人,都目瞪口呆。

    所以刘文心急火燎地要去寻张天伦,却得知张天伦得到了消息,已是昏厥了过去。

    “这是什么样的儿子啊。”刘文跺脚,而后便疯了似的,赶到了午门之外。

    午门外头,却已有人跪了一地。

    刘文放眼看去,这些人个个身穿鱼服,为首的那个,竟是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

    田尔耕乃是锦衣卫的首领。

    却早已投靠了魏忠贤,成为魏忠贤最重要的儿子之一。

    也正因为田尔耕彻底对魏忠贤的投靠,使得厂卫的权力发生了逆转,整个锦衣卫,几乎成了东厂的附庸。

    要知道,东厂成立之后,虽然东厂的宦官们更加接近皇权,隐隐在锦衣卫之上,可锦衣卫偶尔也有能压倒东厂的时候。

    譬如明武宗时期锦衣卫指挥使钱宁时期,又如嘉靖皇帝时期,陆炳为锦衣卫首领的时候。

    可哪怕不是锦衣卫势力最强大的时候,厂卫之间更多还是合作的关系,虽然锦衣卫矮了一头,却还有一定的自主性,甚至是可以与东厂分庭抗礼的。

    只是到了如今。

    刘文一看那田尔耕听闻有锦衣卫百户打砸了东厂理清司,便立即诚惶诚恐地来此跪下请罪,心里不禁感慨,而今……这锦衣卫真真狗都不如了。

    原本刘文也很恐惧,可现在……心里却不禁悲凉起来。

    他蹑手蹑脚,跪在众锦衣卫指挥使、同知、佥事之后,垂头不语。

    指挥使田尔耕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见是刘文,一双眼眸变得更加锐利起来,冷哼一声:“刘文,你们干的好事。”

    这个你们……便让刘文倒吸了一口凉气。

    明明是那张静一干的。

    怎么成了我们?

    当然,这个时候辩解是没有意义的。

    只见田尔耕接着道:“你们等死吧。”

    刘文依旧不吭声,眼角的余光,落在了跪在田尔耕一侧的锦衣卫同知身上。

    这同知与他交汇了眼神,随即目光各自错过。

    田尔耕固然是都指挥使,乃是锦衣卫的首领,可他却因为是魏忠贤的儿子,而从卫中提拔起来,在锦衣卫的根基并不牢固。

    何况他处处以宫里的人马首是瞻,大家面上虽是敢怒不敢言,可卫中不少人对他多有不屑。

    就好像各地的锦衣卫千户,有十四人,像刘文这样不愿意和田尔耕亲近的,就有十一个。

    而这时,已有宦官匆匆出来,手里提着拂尘,见着为首的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不由诧异道:“田指挥,这是何意?”

    田尔耕便道:“卑下田尔耕,御下无方,致使百户张静一,冒犯东厂,惹出事端,此万死之罪,今特来请罪。”

    冒犯东厂……

    宦官脸色骤变,却又见田尔耕毕恭毕敬的样子,只是此时,心已凉透了,他不敢怠慢,道:“陛下在西苑,尔在此相侯,咱这就去禀报。”

    …………

    实际上,田尔耕这些锦衣卫率先收到了消息,而东厂这边的消息一丁点也不慢。

    在司礼监中的魏忠贤,正在案牍后低头看奏疏。

    他刚从内廷里出来。

    和自己的妻子客氏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因而心情还算不错。

    这时,却有人匆匆进来:“九千岁……”

    魏忠贤错愕的抬头,却是东厂太监王体乾。

    王体乾年纪比魏忠贤大,资历也比魏忠贤高。

    而且虽然魏忠贤主掌司礼监,可在东厂,论起来,王体乾乃是东厂掌印太监,而魏忠贤乃是提督太监。

    也就是说,这东厂实际上,是王体乾做主。

    不过……这当然只是名义上,王体乾是个聪明人,他当然不敢真把自己当一盘菜。

    实际上,东厂的大小事务,他几乎不管,都由魏忠贤负责。

    可现在,太阳打西边起了。

    这一向在宫里如透明一般的东厂太监太监王体乾,居然匆匆而来。

    魏忠贤面上堆笑,对于这位宫中的‘老人’,魏忠贤还是礼数周到的:“王公公,您慢着点……”

    可魏忠贤等来的,却不是王体乾的如沐春风,王体乾依旧阴沉着脸:“出事了。”

    “出事?”魏忠贤眉一挑:“怎么?”

    “清平坊理清司,被一个叫张静一的百户给砸了。不止如此,档头赵宽,生死未卜。”

    魏忠贤倒吸了一口凉气,卧槽……这年月,居然有人敢来冒犯虎须。

    砸这东厂,不就是砸他魏忠贤的脸吗?

    魏忠贤肃然起来,阴恻恻地道:“还有这样的事?张静一?他胆子不小,会不会奏报有误?”

    这时候,魏忠贤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千真万确。”王体乾定了定神道:“锦衣卫已有了动作,指挥使田尔耕吓死了,就在午门外头请罪。内阁诸阁老,也纷纷入宫请见。”

    魏忠贤的脸彻底地拉了下来:“好大的胆子。”

    “九千岁打算怎么办?”

    魏忠贤的面上阴晴不定,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张静一一定已经入宫请见了吧?”

    “啊……”王体乾道:“九千岁真是神机妙算啊。”

    魏忠贤:“……”

    这个时候,在这个语境之下,魏忠贤怀疑王体乾说他神机妙算,是在侮辱他。

    王体乾心里恐惧,随即又急了:“现在当如何?”

    “还能如何。”魏忠贤勃然大怒,拂袖道:“寻常的百户,敢这样大胆,直接找个地方埋了便是。只是这张静一……去面圣吧,就算是陛下……也没办法包庇他,毕竟他犯了忌讳,只要人赃俱获,便好说。再者说了,他们锦衣卫,不也请罪了吗?这罪逃不掉。内阁几位学士……也见驾,挺好!你随咱一道见驾,到时你来状告,咱和几个学士帮腔,不怕陛下不挥泪斩马谡!”

    王体乾点头,连忙道:“好。”

    二人匆匆到西苑。

    魏忠贤对于今日发生的事,既震惊,却又觉得匪夷所思。

    当然,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糟糕。

    张静一这个小子,很得陛下的偏爱,这也是魏忠贤隐隐有些担心的地方。

    可恃宠而骄,也只能怪张静一自己愚蠢了。

    趁此机会,直接拍死张静一吧,这么大的事,陛下捂不住!

    到了西苑,便有宦官匆匆来迎接,魏忠贤劈头盖脸地道:“陛下在何处?”

    “在勤政殿,见了锦衣卫百户张静一,除此之外,内阁大臣黄立极人等,已到了。还有……”

    这宦官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份奏疏:“这是锦衣卫田尔耕的请罪奏疏,这儿……是听闻了讯息的御史……联名上奏……”

    魏忠贤满意地点头,这一次大意了,在客氏那儿呆的时间有些久,倒是外头这些人,已经将事情办妥了。

    这等于是从东厂到内阁,再到都察院以及他们锦衣卫自个儿,联手绞杀张静一,张静一想不死都难。

    他淡定地回头,看了王体乾一眼:“待会儿,你也不要说立杀张静一,以儆效尤,若是直接喊打喊杀,势必引发陛下的反感,你该说先撤他的官职,而后请去诏狱会审……只要陛下点了头,进了诏狱,一切就由不得陛下了。”

    王体乾忍不住道:“需要这样麻烦?”

    魏忠贤拉下脸来,阴恻恻地看着王体乾:“不保张静一的性命,就治不了他的罪,这才是陛下的性情,连这个都拿捏不住,便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