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十四章:奏对
    王体乾觉得魏忠贤过分小心了。

    不过还是小鸡啄米的点头。

    魏忠贤却没有急着进入勤政殿。

    他在等,等黄立极几个步行入宫来,除此之外,他还吩咐人道:“将那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也一并叫进来。”

    等到内阁、锦衣卫聚首。

    魏忠贤方才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随即与东厂掌印太监王体乾、内阁大学士黄立极、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一同觐见。

    在魏忠贤看来,但凡这三方出了马,这天下就没有人弄不死了。

    一到了勤政殿,魏忠贤便流露出了沮丧的表情,痛心疾首的样子。

    等进入了殿中,却见天启皇帝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张静一却束手站在一旁,他的手好像受伤了,染了血,只是血已干涸,只闻到了些许的血腥气。

    天启皇帝定了定神,他似乎已和张静一交流过了,随即道:“诸卿来此,所为何事?”

    这话说的……王体乾急了,陛下这是装聋作哑啊。

    于是立即上前,哭丧着脸道:“陛下,陛下……陛下要为东厂做主啊,今日之事,实是闻所未闻,锦衣卫居然登堂入室,袭击东厂……现在天下震动,此事已传为了天下的笑柄,若是陛下不立即严惩肇事之人,奴婢只恐……”

    天启皇帝托着下巴:“噢,事情是这样吗?”

    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只瞥了张静一一眼。

    对于这个小小百户,他是不太放在眼里的,可想到今日因为这百户,而招惹来了这样的是非,让他这指挥使骑虎难下,这便令田尔耕心里十分不悦起来。

    他连忙和颜悦色地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也确实是锦衣卫百户所突然袭击,事情的经过,实是骇人听闻。臣忝为锦衣卫指挥使,御下无方,死罪。”

    说着,田尔耕拜下,一副甘愿领罪的样子。

    魏忠贤站在一旁,不露声色地观察着陛下的反应。

    很显然……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狡辩也狡辩不了了,连人家锦衣卫自己人都确认了这件事,并且认为这件事是锦衣卫的责任,你张静一还怎么抵赖?

    天启皇帝微微皱眉,道:“是吗?事情竟如此严重?”

    内阁大学士黄立极十分严肃地道:“陛下,事关重大,确实是非同小可,东厂乃是陛下的腹心,这袭击东厂,和谋反又有什么分别呢?若是今日的事,不能以儆效尤,臣只恐天下人效仿,到了那时,国法与纲常何在?”

    魏忠贤听到这里,心里暗暗的点头。

    黄立极不愧是首辅,直接将这件事拔高到了礼法和纲常上头,这就让陛下,没有办法回避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陛下也只好挥泪斩马谡了。

    接下来……

    天启皇帝目光已落在了魏忠贤的身上:“魏伴伴,你怎么说呢?”

    果然来了。

    魏忠贤镇定自若,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道:“事情确实已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奴婢听闻,朝中百官已是骇然了,到时……只怕群情汹汹,若是陛下不立即处置,只怕会引发极可怕的后果。此事往大里说,是谋逆,就算往最小里说,也是袭官,说是十恶不赦之罪,也不为过。”

    “只是……奴婢始终以为……”魏忠贤顿了顿,继续道:“这件事,其实要怪,只怪奴婢,张静一年纪还小,只是一个少年,当初陛下要将他外放为百户,镇守清平坊,奴婢当时便觉得有些不妥,却没有出言制止,以至现在……闹到如今不可收场的地步。奴婢……先向陛下请罪,是奴婢没有识人之明,事先也没有做好万全的安排和布置。”

    魏忠贤毕恭毕敬地先认错请罪。

    天启皇帝忙道:“这不碍你的事。”

    魏忠贤而后则又道:“现在内阁、东厂和锦衣卫,都要严惩张百户,说要处以谋逆大罪,奴婢对此……是不认同的。诚如奴婢所言,不知者不罪。张静一的年纪太小了,小小年纪,能懂个什么呢?无非是被人挑唆和怂恿,一时昏了头罢了。更何况,他杀贼和救驾都有功劳,若说他有不臣之心,奴婢是万万不信的。陛下理应网开一面,饶他死罪。”

    魏忠贤这一番话,其实已经预料到,字字都说到了陛下的心坎里。

    不过天启皇帝似乎没什么反应,这让魏忠贤有些尴尬,他继续道:“所以奴婢的意思是,免其死罪,先下诏狱……如何?”

    魏忠贤说完,心里颇为得意,内阁、东厂还有锦衣卫都扮了黑脸,只有我来唱这白脸,处处都在为陛下‘考虑’啊!

    而对于陛下而言,犯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惩戒。面对朝中百官巨大的压力,也不可能护着张静一,现在自己给了陛下一个台阶下,陛下非但要感激咱,只怕张静一这个人……也可以顺利解决了。

    “下诏狱?”天启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魏忠贤。

    “奴婢也不想……奴婢是张静一的密友……奴婢……也心疼他,只是……”魏忠贤痛心疾首的样子。

    虽说他现在连孙子都不想收了,可是这个时候……总要表现出一些挥泪斩马谡的意思出来,如此才可和陛下产生共情。

    天启皇帝随即咳嗽,目光最后落在了张静一的身上:“张卿,你怎么看呢?”

    张静一上前,正色道:“卑下自是一切以陛下马首是瞻。”

    说着,张静一抬头看一眼天启皇帝。

    而天启皇帝也同时目光朝逡巡过来。

    四目相对。

    就在这紧张的时刻。

    骤然……

    噗嗤一声……天启皇帝失声大笑。

    “哈哈哈哈……”

    “……”

    天启皇帝大笑之后,手指着张静一道:“张卿,果然和你料的一点也不差,看来朕输了,待会儿让内库给你拨一千两银子……”

    这殿中……依旧还能听到天启皇帝的笑声。

    魏忠贤几个,却是屏住了呼吸,瞠目结舌地看着天启皇帝。

    不会吧,昏聩到了这种程度?

    张静一却立即回道:“陛下,卑下不过是侥幸赢了而已,可不敢收钱。”

    “陛下!”这个时候,黄立极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板着脸道:“这不是儿戏。”

    天启皇帝居然也没生气,面上依旧带着笑:“好啦,朕和张卿只是打了个赌而已,张卿说,你们一定会要治他死罪,而魏伴伴嘛,乃是他的密友,一定会为他求情。朕小试牛刀,呃……输了他一千两银子,哎……朕还以为魏伴伴和张卿只是表面上称兄道弟而已,没想到……竟是真朋友。”

    魏忠贤面部的肌肉僵硬了,心里大抵是无数个卧槽:“……”

    “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啊……若是陛下还以儿戏来看待,如何能教人服气呢?”

    “你说的是这件事?”天启皇帝一挑眉:“朕倒是忘了和你们说了,这件事……张卿,你拿密旨来给他们看吧,他们看了便明白。”

    密旨……

    什么密旨……

    众人面面相觑。

    却见这个时候,张静一从袖里掏出了一份旨意出来,咳嗽了一声道:“事情是这样的,当初陛下放我出去任百户,我斗胆向陛下进言,说是天下承平日久,这各厂卫的理清司和百户所只怕有所懈怠,陛下对此,也深以为然,所以临行时,我便讨了一份密旨,咳咳……陛下命我,布置一场演习,称一称大家的斤两。”

    演习……

    什么是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