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十六章:陛下辛苦了
    很多时候,人是不讲道理的。

    至少这在王体乾看来,陛下的亲信锦衣卫闹出事来,出问题的也是掌管东厂的东厂提督魏忠贤。

    可为啥最后问罪的是我王体乾?

    陛下难道不知道我王体乾只是挂了一个掌印之名,一直都在宫中养老吗?

    可是……就算你碰到这种不讲道理的事,你也没有办法。

    不过好在,天启皇帝还是有宽宏大量的一面,他没有继续深究,只是狠狠训斥了王体乾一通。

    无非是,你干什么吃的,养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用之类。

    王体乾只能不断地磕头,表示自己驭下无妨,疏于管教。

    骂了一通之后,天启皇帝似乎也觉得累了,挥挥手,让众人退去,却将张静一留了下来。

    君臣二人有一些日子不见了,天启皇帝瞥了一眼张静一受伤的手:“需御医看看吗?”

    “可不敢,不敢……”张静一忙是摇头。

    御医啊……

    张静一可不敢让他们看病,这大明的御医最出名的就是治死人,逮着一个治死一个,弹无虚发,御医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天启皇帝哂然一笑:“好吧,你年轻,这些许皮外伤,想来也不打紧,来,陪朕走一走。”

    张静一点头。

    于是君臣二人出了勤政殿,便围着这太液池漫步,天有些冷,宦官给天启皇帝加了一件貂皮的大氅。

    天启皇帝便回头看了张静一一眼:“给他也加一件。”

    宦官顿时开始犹豫了。

    张静一则道:“陛下,卑下年轻,不冷。”

    天启皇帝便挥挥手,对这宦官道:“好了,滚远一些,朕有话和张卿说。”

    那宦官便泱泱去了。

    天启皇帝背着手,一深一浅的沿着栏杆而行,突然道:“当初,你请朕的旨意,想要弄这一场演习,就是为了今日,是吗?”

    这个时候,天启皇帝若是还没回过味来,那便真的是昏君了。

    可实际上,天启皇帝很聪明,这得益于老朱家祖传的基因。

    当然,虽然已经猜测到了张静一的心思,天启皇帝还是帮着张静一将这一场戏演了下去,可见天启皇帝并没有怪罪。

    张静一这时候哪里还敢隐瞒:“是。”

    天启皇帝随即道:“这是为何?”

    “卑下……”张静一抬头看着天启皇帝,想了想道:“为了树立威信。”

    “嗯?”

    “卑下奉旨出宫,坐镇百户所,就是奔着干事去的。否则陛下身边,人才济济,何必需要卑下去管理一个百户所呢。只是锦衣卫这些年,历来松弛,校尉和力士们,锐气尽失,卑下想干事,且还要得心应手,就必须得让他们知道,卑下能让他们生,也能让他们死。”

    这是老实话。

    天启皇帝笑了:“想不到,你将区区一个百户所,当了真,只是小小一个百户所,能干什么大事呢?”

    “挣钱、操练亲军。”张静一斩钉截铁地道。

    天启皇帝顿时来了兴致:“咦,你我兴趣竟是一般无二,一个小小的百户所,也能练出兵来,能挣来钱吗?”

    “这是当然。”张静一忍不住道:“不但能财源广进,而且还能练出百战之兵。”

    天启皇帝笑了笑道:“朕在天下,广设税监,让魏伴伴派出了数百个镇守太监,才能维持内帑的收益!要治理天下,就得要钱,可钱从哪里来呢,哎……真的难啊。想不到,你竟也想为朕分忧。”

    “那不算什么。”张静一正色道:“将来卑下这百户所能挣来的钱,一定会比那些镇守太监们挣来的多。”

    天启皇帝还是很认可张静一的挣钱能力的。

    可是……张静一这话,却有点牛皮吹大了,天启皇帝心里想,你是不知,朕的矿监和税监们给朕的内库带来的收益吧,说出来吓死你。

    当然,天启皇帝并不打算打击张静一的积极性,这在他看来,张静一有这尽忠报效的心思,便已很令人欣慰了。

    而至于练兵……那就不指望了,亲军早已松弛,早已不承担卫戍的责任了。

    天启皇帝道:“难怪朕与卿家如此投机,朕除了爱勤俭持家之外……”

    张静一听到勤俭持家,脸抽了抽,敢情你到处派太监出去征税,是叫勤俭持家?

    却又听天启皇帝道:“也爱操练兵士,朕在宫内,也操练勇士营的。下一次,朕让你开一开眼界,且看朕这西苑的勇士营操练得如何?”

    天启皇帝并没有吹牛。

    明实录中,有大量的关于天启皇帝带着魏忠贤在西苑操练兵马的记录。

    张静一应了一声好。

    又走了几步,天启皇帝抬头看了看天色,突然惆怅的叹了口气道:“好啦,时候不早啦,朕又该回内宫去了。”

    “啊,陛下这么早?”张静一诧异的样子。

    当初他做大汉将军的时候,天启皇帝可是很爱熬夜的啊。

    天启皇帝苦笑道:“朕也不想回去,可有什么办法呢?这些日子,不少御史上奏,几个太妃也都每日劝说,你也知道,我大明至今储位空虚,这朝野内外,个个都已急疯了。”

    天启皇帝说着,已是愁绪万千。

    张静一认真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此时才发现,天启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纵欲过度?

    于是张静一‘虎躯一震’,一脸崇拜又羡慕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便道:“陛下要爱惜自己的龙体啊。”

    “咳咳……”天启皇帝顿了顿,似乎这些心里的隐秘,一直憋着,找不到人说,实在不好受。

    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心人,便索性道:“朕也想爱惜自己,朕还想留着精气,收拾那些建奴呢。只是……这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可知道,现在朝中已不少人上书,请求召信王入京了。”

    张静一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其实历史上,天启皇帝落水病重之后,差不多也在这个时间点,召了信王进京。

    这信王……便是大名鼎鼎的崇祯皇帝。

    当然,现在天启皇帝并没有病重,还活蹦乱跳的,可是天启皇帝毕竟已经二十多岁了。

    在后世,三十多岁的男子,某些综艺节目,尚且还称呼其为‘男孩’。

    可在这个时代,二十多岁的男子虽不算是年老,可至少孩子应该已经生了一窝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孩子,是很罕见的事。

    也正因为如此,这引发了朝野内外不少的猜测,人们大抵已经认定,天启皇帝可能要绝嗣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人提出召信王进京,意思便是说:陛下你看,你既然自己生不出,干脆就把你兄弟召来做太子得了,大家伙儿对你没啥信心,可国家不能没有太子,毕竟……你们老朱家真的有皇位要继承啊。

    天启皇帝显然是很郁闷的,他并不是不喜欢信王,实际上,对这个兄弟,他一直信任有加。

    可现在流传着希望信王进京的传言,却摆明着是对他没信心,这就有点让天启皇帝的脸皮搁不下了。

    当然……某种程度,出现这些言论,也可能是某些人别有所图,至少这天下有许多人,对天启这个皇帝是怀有怨愤的。

    张静一不禁怒气冲冲地道:“陛下还在壮年,这些人敢出此言,实在是居心叵测……”

    天启皇帝也咬牙切齿:“不错,朕定要争这口气,不说啦,朕要去忙了。”

    他的语态,带着几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