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七十四章:天下兴亡
    整个京城已是银装素裹。

    天上下着鹅毛大雪。

    此时,张素华的肚子已越来越大,不能四处走动,只能安心养胎了。

    她百无聊赖,只好帮着看看张家的账本,亦或者是读读书。

    于是张静一不得不四处给她寻一些书读。

    四书五经是肯定不能让她读了,不能在这家里养出一个作八股的变态来。

    于是只好到街面上,让人采买一些话本和演义小说。

    只是……许多演义小说不看还好,好家伙,这一看……,绝大多数都是粗制滥造,甚至连《封神演义》的水平都远远不如。

    这个时候,张静一方才知道,后世流传下来的四大名著,之所以能够流传数百年,是有其道理的,那才是真正的经典啊。

    张素华显然对这些粗制滥造的演义也没什么兴致,好在张静一偶尔也会和她闲聊。

    不过更多时候,张静一还是在百户所。

    卢象升已开始操练校尉和力士了。

    他的操练方法很别出心裁,就是往死里操练。

    当然,对于操练的方法,张静一也出了不少主意,清晨长跑,上午阵列,到了下午,还是从纪效新书的鸳鸯阵的法子,操练实战。

    卢象升的军纪很森严,决不允许有任何错误,校尉犯错,就处罚小旗官,三人以上的校尉或是小旗官犯错,则处罚总旗官,若是总旗官或十人以上的校尉犯错,则处罚他这个操练官。

    规矩一经制定,校尉和力士们都很是觉得稀罕。

    大家是锦衣卫,又不是真的丘八,懒散是必定的,于是少不得有人抱着手笑嘻嘻。

    于是卢象升直接拎着这些嬉皮笑脸的人全部出列,一算人数,有十三人。

    于是二话不说,竟自请带着这二十多人一起受罚,居然在这寒冬腊月里,拎着人,在那简易的校场里,站了足足一夜。

    这时候……一种恐怖感让所有人油然而生。

    那些受罚的校尉,一个个口里抱怨,也有谩骂的,若不是因为张百户言明,卢先生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大家早就一哄而散了。

    显然,大家对于张静一还是敬畏的。

    可现在……他们却遇到了一个更狠的人。

    夜里很冷,寒风刺骨。

    因为带兵不力的卢象升,自个儿在这夜空之下,孤零零的站着。

    邓健和王程怕出事,可京城的夜实在太冷了,不得不裹着被褥,躲在兵舍里,透着门窗的缝隙张望。

    就见那校场上的卢象升,一直的纹丝不动,就好像是雕塑一样的站着。

    虽是裹着棉被,可大家还是冷得出奇。

    而站在风口上的卢象升,却好像浑然不觉一般。

    到了子夜的时候……

    大家的心底已开始冒着寒气了。

    而到了三更天的时候,卢象升依旧还在校场……

    此时此刻……大多的校尉和力士在兵舍里睡去了,有人模模糊糊的起夜,朦胧之中,像见了鬼似的,看到了校场方向那站着如木桩子一般的‘卢先生’。

    “快,快醒醒……”

    后半夜,许多校尉和力士睡不踏实了。

    大家确实不太严肃,犯了一些错。

    卢先生不是读书人吗,听说还是进士,他居然说惩罚自己便惩罚自己,这处罚居然还这么狠?

    这身子怎么撑得住?

    可卢象升却依然屹立不动。

    月色之下,大雪已覆盖了他的纶巾,覆盖了双肩,而他犹如冰雕一般。

    有人忍不住惊道:“这人莫不是疯子,比咱们百户还疯?”

    “你疯啦,你敢骂百户?”

    大家咕哝着,有人实在撑不住了,眼皮子打架,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可到了卯时三刻,天未破晓,苍穹依旧是漆黑一片,有的只是天上飘飞的雪絮。

    而这个时候……刺耳的竹哨响彻了夜空。

    大家慌慌张张地睁开眼。

    有人气呼呼的破口就骂:“要不要人睡觉。”

    砰!

    兵舍的门被人狠狠踹开。

    一股凛冽的寒风猛地灌进来。

    紧接着,一个人徐徐踱步进来,全身还覆盖着残雪。

    他双目布满了血丝,眸子却带着锥入囊中的锐利。

    卢象升发出了怒吼:“早操开始,集结!”

    大家一惊,都张开了眼睛,下意识地翻身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然后木然地看着在校场里站了一夜的卢象升。

    一个个像怪物一般地看着他。

    他站了一宿,居然还不睡?

    可这时,许多人打了个激灵,居然鲤鱼打挺一般的翻身而起,个个连忙穿衣,匆匆趿鞋,披上了张挂在墙壁上的蓑衣,而后在卢象升的怒吼声中,匆匆朝着校场方向狂奔。

    一般情况之下,一个对自己都这样狠的人,往往都让人觉得害怕。

    何况他们犯了错,卢象升却自己来受这罚,说实话,作为一个男人,内心还真的有些良心过不去。

    于是在清晨早操的时候,虽然大家队列有些稀稀拉拉,可大家却老实多了。

    一宿没睡的卢象升,却依旧精神奕奕。

    卢象升虽然是进士,却是真正有练过的。

    当下照着和张静一制定出来的操练计划,先进行队列的操练。

    所有人分小旗、总旗的编制,列为六列,这一站,便是一上午。

    其实莫说是一上午,便是一炷香的时间,许多人也受不了。

    心里早已将卢象升骂了十八遍。

    可大家看到,在校场里站了一宿的卢象升,居然也同样站在队列中,纹丝不动,虽然心里想骂,却一个个服服帖帖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眼前这位进士爷……总能让他们发不出任何的怨言。

    张静一偶尔会来,见效果十分显著,也十分的吃惊。

    这种操练,来源于后世,其实更早应该追溯于普鲁士的操典。

    在这个时代,人们倾向于士兵个人的战斗力,可到了后来,在无数的战争过程中,人们越发的意识到,一支军队的组织能力以及整齐划一的协调能力,才是战争制胜的法宝,这一点在陆军之中,尤其的关键。

    因此,队列操练才在世界风靡开来,越来越受重视,并且显著的提高了军队作战的能力。

    当然……有先进的军事理论是一回事,操练还是需有人来执行的。

    就这么的操练了一个月,校尉们已经有了模样了。

    听说最苦的就是卢象升,其次才是邓健和王程,再倒霉的就是小旗官,毕竟士兵犯错,也需要惩罚武官。

    可正因为如此,整个百户所的提升十分显著。

    如今的校尉们,个个神采飞扬,腰板挺得笔直,身子也健壮了不少。

    当然,这也和张静一舍得给钱粮是有关系的,每日提供的伙食,几乎可以达到小地主的标准,有蛋有肉有鱼,给校尉们提供了丰富的营养,这些营养再通过操练转化成了力量。

    否则……若是照着边军或者京营的标准,张静一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就算再怎么操练,大抵效果也只等同于后世非洲的黑蜀黍。

    卢象升除了操练,但凡能抽出一些时间,倒也会拿出书来,传授一些书里的知识,这显然是读书人的小心思,好为人师,总想教点啥。

    张静一渐渐和卢象升相熟了,彼此之间也变得热络,他摸透了卢象升的心思,卢象升也了解了张静一的想法,两个人都是有大志的人,自然而然,能脾气相投。

    因此,操练结束,夜深的时候,卢象升便喜欢和张静一在校场里漫步。

    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夜空闪烁着几颗不甚明亮的星光,张静一道:“马上要年关了,往年的时候,北地也是这样寒冷吗?”

    一说到冷,张静一便忍不住的哆嗦。

    卢象升则道:“今岁的天气,比之往年更加恶劣,只怕明年……各地又要遭灾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脸上显出了几许忧虑之色。

    曾经的大名府知府,作为一方父母官,卢象升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多变的天气,意味着气象的聚变,也是极容易引发灾害的。

    “明年会遭灾?”张静一的心沉到了谷底:“大名府当初毕竟隶属于直隶,就算是出了灾情,理应也不至百姓们受苦吧。”

    卢象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瞥了张静一一眼:“张百户久在京师,想来并不知道地方上的情况,百姓们任何时候都是受苦的,若是遭灾,朝廷根本鞭长莫及,到了那时……即便地方官如何治理,采取任何的举措,后果也十分可怕。”

    “可怕?”张静一皱眉道:“百姓们没有饭吃?”

    卢象升沉默了很久,而后幽幽地说出三个字:“人相食!”

    张静一顿时打了个寒颤,这三个字,轻飘飘的说出来的时候,才格外让人觉得恐怖。

    到了人相食的地步,可见饥饿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有多少人行将饿死的时候,才不得不出现这样的惨景。

    而更让张静一觉得可怕的是,卢象升说出这番话时,面上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就好像说的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一样。

    张静一脸上表情认真了几分,道:“你曾是地方官,可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这样的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