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七十八章:兵败如山
    勇士营的特点便是好勇斗狠。

    他们驻扎于宫禁之中,隶属于内四卫,由御马监的宦官们提督掌控。

    当然,内四卫乃是永乐年间建立,此后又从内四卫的精锐组建勇士营之后,勇士营一度威名赫赫。

    可任何军马,一但养久了,就难免沾染许多的习气,比如永乐年间的时候,勇士营是三日一操。

    也就是三天操练一次!可到了现如今,已是一月两操!

    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勇士营的待遇好,上头又有御马监做后台,给养也是充足,难免养尊处优。

    不过即便如此,现在他们奉了东厂的命来袭击锦衣卫,这对他们而言,却是手到擒来,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正规的军马,绝不是锦衣卫这样的业余人士可以比拟的。

    何况人数还多了一倍!

    因此,来之前,他们已是摩拳擦掌,个个龙精虎猛,一听号令,顿时提着哨棒冲杀,犹如开闸的洪水,朝着锦衣卫奔腾而去。

    砰……

    一个勇士营战卒已率先如狼似虎的冲入了校尉们的阵中。

    姜健只看到对面的身形越来越清晰,他瞳孔收缩着,双腿如钉子一样,依旧还钉死在地上。

    双手抓着哨棒,哨棒前挺,身子微微弓着,在这一刹那之间,他只有一个念头。

    完了!

    不错,是完了。

    他虽然在这里操练了一个多月,可姜健并没有意识过自己是正规的军马。

    毕竟一个多月的时间,绝大多数的操练,不过是没完没了的跑步和列队,凭着这个……怎么可能拉上阵去?

    这若是被眼前的人冲垮,虽然对方动的不是刀枪,而是哨棒,只怕今日……也要被打个半死吧。

    想想当初,张百户可是将那东厂档头生生打死的啊,这些东厂的人能轻易放过他?

    双方接触。

    冲在最前的,分明是个彪形壮汉。

    他身上自是穿戴着棉布甲胄的。

    只是这甲胄……此时已有人看清了。

    阵中,有人突然高呼:“是勇士营!”

    这一下子,阵中的校尉们哗然了。

    不是东厂的番子,是专职的内卫勇士营。

    姜健只觉得自己头脑一片空白,若是勇士营,那就真正完了,他脸上错愕,不知所措,甚至连握着哨棒的手都在颤抖,心里的恐惧在不断地放大。

    就在此时,身后,他听到了张静一熟悉的声音:“给我稳住阵型!”

    这声音……居然稍稍让姜健安心了些许。

    或许是在卫中,已经习惯了听从号令,这时候,哪怕任何人告诉他应该做什么,也令他心里有了一些底气。

    而后,那彪形大汉便如蛮牛一般,提着哨棒冲至前,他挥舞着哨棒,口里发出怒吼。

    姜健眼看着那哨棒当头劈来,居然下意识的没有想去躲,不是他有用天灵盖直面哨棒的勇气,而是吓懵了。

    越来越多,如潮一般的勇士营健卒也已杀至,他们纷纷挥舞哨棒,像撵鸡崽子一样,显然这些人,是完全没将锦衣卫放在眼里的。

    “刺!”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如晴天霹雳。

    这一个声音,虽然没有带来稳定人心的作用,不过……

    就在已吓懵了的姜健这儿,却下意识的开始了手中的动作。

    满是肌肉的双臂,死死地抓着手中的哨棒,而后……与肩并肩的所有校尉们一同将手中哨棒刺出。

    果断、坚决,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哨棒破空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攻势。

    最前队的二十多根哨棒,竟是整齐划一。

    而这一刺,完全来源于他们的肌肉记忆。

    因为这样的前刺动作,他们已经完成了不知多少次,已形成了肌肉记忆。

    破空的声音之后。

    如林的哨棒直抵冲杀而来的勇士营健卒。

    轰……

    他们出棒的速度很快,甚至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

    当然,勇士营的健卒们好勇斗狠,自然不会将这些棍棒当一回事,毕竟……只是棍棒而已,他们好勇斗狠惯了,就算挨这么一下,直接冲乱对方的阵列,便可将这些该死的校尉迅速分而围之,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可是……

    姜健面前的彪形大汉……突觉得自己胸口一疼。

    猛地……他感觉到了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直接桶在了自己的棉甲上。

    棉甲的好处在于可以吸收一定的伤害,可这排山倒海的力量,却是让他身形不稳,带着胸上的闷痛,整个人竟是直接朝后飞出。

    就在这刹那,这汉子眼里只有不可置信了,眼前不过是个个头矮小的小校尉,却是没想到竟是力大如牛。

    呃……

    大汉发出了哀嚎,整个人直接向后甩出。

    其他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在这刹那之间,形势就已逆转了,勇士营健卒们竟是七零八落,有人摔倒在地,有人在地上捂着胸和肚子躬身SHENYIN。

    他们曾妄图冲入阵中,却发现……对方的棍阵看上去是一字长蛇,毫无技巧可言,可校尉们却是肩并肩,丝丝合缝,凭借着手中的长棍,居然直接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勇士营的冲杀开始出现了混乱。

    而姜健在这一刻,竟也惊诧起来。

    他显然没想到自己这一刺的威力,竟如此厉害。

    对方竟毫无还手之力。

    虽还有人妄图冲杀到他的面前,可肩并肩的其他袍泽却已将对方直接捅开。

    勇士营……竟也不过如此。

    他脑海中升腾起这个念头。

    而后……心定了。

    “刺……”

    这时,姜健再没有犹豫,他变得开始娴熟起来,心里开始古井无波,平日里操练的技巧开始涌入心头,他照着平日里反复练习的动作,狠狠将哨棒刺出。

    如毒龙出水。

    又是一阵混乱。

    “向前三步。”

    与人肩并肩,迅速开始向前踏步。

    这些都是平日里的要领,早就操练了无数遍,姜健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太轻易了,一切只需机械式的照着命令行事,就好像平日里操练一样。

    至于其他的事,他不必管,只需单一的做重复动作即可。

    张静一在队中,已经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显然就是协同的力量吧。

    通过操练提升士兵们的力气,然后教授最简单的战术动作,不求复杂,同时确保他们能够协同,能做到这一点,至少在这个时代而言,已经算是精锐了。

    当然,这毕竟只是演习。

    对方至少没有拉出火枪和火炮来,也没有拉出骑兵。

    可就以步兵而言,这样的战法,是最简单有效的。

    勇士营的混乱开始扩大。

    后队冲杀来的人,察觉到前队已是倒了一片,地上全是捂着伤口哀嚎之人。

    而眼前,校尉们组成了一堵人墙,照着一道道的口令,向前,平推,迎着后队的勇士营健卒们推进。

    所过之处,零散的力量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于是……后头观战的周百户,竟是呆滞了。

    情况显然比他想象中要糟糕得多。

    他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弟兄们,竟是奈何不了一堵人墙。

    而那人墙,已是碾压而来,依旧确保着凌而不乱。

    周百户的脸色已是一片苍白。

    后头,骑着高头大马的王体乾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忍不住皱眉道:“周百户,出了什么事?快,快,让人赶紧杀过去。”

    周百户硬着头皮,可此时却是哭笑不得地道:“王公公,他们到底是不是锦衣校尉?”

    王体乾瞪着他道:“不是锦衣校尉是什么?”

    周百户脸色惨然:“会不会也和我们一样,打着东厂的招牌,实则却是……”

    王体乾气得差点一下子摔落下马。

    可周百户说这样的话,却是认真的,他虽然只是百户,可毕竟也是识货的,在他看来,在作战中能保证凌而不乱的军马,只有少数的精锐,或者是某些大将身边的‘家丁’们才能做到。

    就在此时,前头终于有人开始崩溃了。

    虽然用的是哨棒,可这些校尉太狠了,一刺下去,人便立即栽倒,只片刻功夫,冲杀的勇士营便七零八落,于是有人胆怯起来:“退,退……”

    既然根本就冲不过去,那就赶紧退了吧。

    退在军中有两层意思,一层是传统意义上的风紧扯呼。

    还有一种,是大家先脱离战场,然后大家再重新组织,根据对方的情况,制定新的战术方案。

    不过往往在战场上喊退的时候,喊的人都寄望于后者,可实际上撤退的时候,大家只恨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一条腿,最后兵败如山,局势直接变成了前者。

    王体乾见状,脸色已难看至极,他万万没想到……这才开始,这些勇士营,便已要撤了,一时勃然大怒:“后退者斩。”

    说着,他死死地盯着周百户。

    原以为这个时候,周百户一定会硬着头皮,说一句公公放心,卑下这就去跟他们拼了。

    却是哪里想到,周百户居然很关切地看着王体乾道:“王公公,此地危险,不宜久留,为了王公公的安危,卑下这便护送您离开。”

    王体乾:“……”

    这狗东西居然挺会说话。

    …………

    第一章送到。